佔領

金鐘村民撤退吧/鄧敏琳

Photo 2-11-14 7 11 16 pm

(攝影 Ginny Mak)

(容許我在這裡做個小實驗,到底多少人一看到「金鐘」「村民」「撤退」就有既定立場?支持的繼續支持,反對的繼續反對?)

佔領了五十多天,大家開始出現不同的路線之爭,不斷標籤化和妖魔化萬事萬物,一聽到「撤」就立刻上身,「你叫我撤你一定係鬼!」正如我寫了十數篇文,常覺得至少有七成人是只看title或引文,根本沒看全文便like/開罵的。

大家都叫大家冷靜,但其實自己呢?自己有好好守護過自己的腦袋嗎?

到底有多少人是認真看完媒體報導,然後再自己分析?
光是熱血時報、輔仁、獨媒就已是三個立場各有不同的網媒了,當我們學會分辨有哪些傳統媒體已歸邊,請不要以為網上流傳的掛著民主旗號的東西就必然是對的。你知道上述三個網媒有多少人是用筆名寫文章攻擊異己嗎?我並不反對用筆名寫文,只是大家必須明白,不少想攻擊他人的人,今時今日掛上筆名就可隨意在瀏覽率極高的網媒上發佈文章,如果我們毫不過瀘照單全收,輕則覺煩厭重則被論述洗腦。

真正主宰這場運動的人,不是「學運領袖」,而是每個面目模糊的人,「大眾」才是每個人都想拉攏的對象。所以,不論是政府、建制派,或是佔領區內的不同組織,大家都想爭取市民支持。

而我們作為「市民」,是必須好好裝備的。當運動膠著,大家就會想出路,而常常順理成章就是想如何施壓如何將行動升級,在這過程中溫和的中間派會被邊緣化、激進派就會抬頭成為中心,如果最初是佔中三子被邊緣化、雙學抬頭,現在則是熱血公民抬頭,而雙學被斥之為和理非非。在這過程中,之前積聚下來的民意就會不斷流失。

現在對立的層面已擴散至內部,金鐘VS旺角、撤VS留守、村民VS小市民,好像每個身份都被標籤然後被分類,裡面的人愈來愈被情緒牽著走,外面的人則愈來愈不想理會這爛攤子。長久下去,我們一定會輸,還要是把之前贏來的全部輸光。

今年暑假在危地馬拉認識了一位日本伯伯,後來回港後我傳電郵告訴他香港的情況。他告訴我,六十年代日本因續簽安保條約一事而引發學運時,他正是早稻田大學的學生,期間罷了兩年課,日本學運持續了數年,最終因激進派抬頭、市民逐漸不信任示威者而萎縮最後終結。(想認識更多有關安保鬥爭最後失敗的經過,可看由松山研一和妻夫木聰主演的《革命青春》)他最後語重心長地說,一定要留意「沉默大多數」的反應。

都說了,「大眾」才是整場運動的成敗關鍵。
我們和政府都在爭奪大眾。然而,這陣子所發生的每件事,撫心自問,你覺得,大眾真的會支持這些行為嗎?別以為割裂、劃清界線就已經處理這問題,對從沒有到過佔領區的人來說,你們是一體的。雙學正採用最艱難的方法,路線不同,就慢慢去傾去了解然後再整合。那我們作為大眾呢?我最近連新聞都少看了,因為不想看到雙方不斷開火,然而,我開始覺得內疚,如果我為了一己之安寧,開始拒絕接收資訊,這場運動只會更快凋謝。

睇新聞時,記得貨比三家,不要照單全收。

分類:佔領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