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易智言—我所喜愛的怪叔叔/山月

10306391_577616529022816_3781409028132564637_n

長年徘徊於校門前,緊盯孩子不放的中年男人,一般稱作「怪叔叔」。「怪叔叔」素來都是負面的,但培養出金馬影后桂綸鎂以及金鐘影帝黃河的他卻是個例外,他的名字叫易智言。

由《藍色大門》的桂綸鎂和陳柏霖;至《危險心靈》的黃河和張書豪;再到新作《行動代號:孫中山》的詹懷雲和魏漢鼎,易智言偏好素人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謂素人,乃指未經正式學習或培訓的演員。不難想像,採用缺乏經驗的素人會為拍攝帶來不少意外,增添製作難度。而明星效應作為當今電影行業爭取票房的利器,以素人擔正亦予人在宣傳上自斷一臂之感。困難這麼多,何以易導仍然愛用素人呢?

要說原因,我認為很重要的是易智言天生就有打磨原石的強烈欲望。且聽他說:「全新的素人或是經過重塑的演員,就像是一張白紙,無法預期他們的表現,但過程中有著驚喜與驚嚇。」反映他喜歡與新人相處,享受把他們培育成才的過程。這種心情其實不難理解,回想我們幫人補習時,指點學生有成時的欣喜,大體就與之相近。問題是,等待那份喜悅到來的成本,對大部份成人來說實在不值得,畢竟素人一方面固然純樸,可另一方面也就是糊里糊塗,調教他們需要非凡的技巧和心血,你看多少老上司毫不留情地痛罵新丁,就知容忍一個新人的「鈍」是那麼知易行難的事。點石成金、作育英才之能,並非人人皆有。

易智言顯然擁有這種能力,這當然有相當一部份建基於他出色的戲劇指導技巧上,但更多恐怕是受助於易導本人的態度。在觀看《行動代號:孫中山》的製作特輯其間,有一幕特別打動我,當時易導正指導魏漢鼎演一場哭戲,可緊張過度的新人,卻怎樣也無法在鏡頭前流下淚兒,折騰一輪,易導還是要暫停拍攝。然後他和魏漢鼎到走廊聊時,這孩子就不爭氣地抱頭大哭了…面對這個情況,人所共同的反應自然是「我就說魏漢鼎,你為什麼不在攝影機前面哭」,易導也一樣,但他之後沒有如其他人一樣抱怨及發脾氣,而是有以下一番體會:

然後於是就變成了,那個Take沒辦法用,可是魏漢鼎這樣子就是說,不安全不制式不標準,充滿驚嚇的時候,反而對我而言,那是多認識一個人,多看清楚,一個小朋友他本身內在的特質的機會,我覺得其實對我而言是一個…可能是更珍貴的一個moment。

這就是易智言的態度,沒錯,他有他的工作和要求,但在這之上,他更願意去理解一個少年的赤子之心。他協助晚輩成長,同時也將這個過整視為自己的成長—「教學相長」,易智言這個人啊!有賢師的特質,亦有賢師的志趣,他喜歡並擅長任用素人,也就不足為奇了。

除了易智言個人的傾向外,他處理的題材亦特別有利素人發揮。怎麼說呢?他大部份時間都在致力捕捉年輕人的躁動和不安:孟克柔對性向的搖擺;謝政傑對成長的困惑;小天對貧窮的憤怒,這些感情所帶有的敏感和純粹,都是專業演員難以還原的。以易智言自己的說法,就是:我最害怕,就是經紀公司訓練出的樣板新人,有一種匠氣。超齡演出青少年,總少了一份真實感;評斷標準就是符合那個年紀的真實和氣質。說白了,長大後的桂綸鎂,是演不回年青時的桂綸鎂的。

以易智言的人脈,找兩三個明星擔綱絕非難事,但他還是樂此不疲地任用素人—就似個頑皮的匠人,才剛打磨好一塊原石,還沒想好怎麼用,就急著去找另一塊了。跟他同樣有才氣的導演也許不少,但像他那般孜孜不倦地探索青少年的心靈,為影壇不斷又不斷送上新血的,恐怕沒多少家了。

分類:藝術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