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Interstellar 與譚玉瑛姐姐的恐龍/查映嵐

Interstellar_ALT_Artowrk

譚玉瑛姐姐在張敬軒的演唱會上說起大滅絕,她說,不知道世上剩下最後一隻恐龍時,牠腦裡想的是什麼。恐龍平常會想些甚麼,本來就沒人知道,但聽罷還是不禁代入恐龍的視角,想像那個彗星殞落、岩漿流瀉的末日畫面﹣﹣但當然我們知道,恐龍經歴的,不是甚麼末日。世界沒有毀滅,只是你和你所熟悉的一切將不復存在;地球如常轉動,只是你們將被遺棄於過去。

Amelia Brand 待在那顆沒有了 Edmunds 的星球,跟最後的恐龍無異吧,至少在她的認知中如是。一起登上太空船的同伴,一一在她眼前死去,三顆有可能讓人類存活的星球,兩顆被證實無效,有機會生還的三個科學家都死了,而她知道地球上的人類根本沒救,迎向他們的,只有滅亡。宇宙那麼大,未知的星系不計其數,「滿天星光,滿屋月亮,人生何如,為什麼這麼悲涼。」天大地大,只剩她一個,獨自佇立在那顆陌生的星球,即使日後她成功孕育出新人類,也不再有人和她分享那些從地球帶來的回憶,她將成為孤獨的女媧。

看過電影之後的一晚,我試着想像那最深重的孤寂,結果淚流不止。甚至不是同情 Brand,而是想到我們也和她相差無幾:各自寄居於一個冰冷無明的星球,知道他人存在於宇宙的另一端,算是一種慰藉,也只能是一種慰藉,在茫茫時光之海,我們寄望着發出的訊號在黑暗宇宙中經過多少光年,終於抵達他人的星球。而那些訊號甚至不能承載我們真正想要說的話。

“Love is the one thing we’re capable of perceiving that transcends the dimensions of time and space.” 但是最終,愛甚麼也超越不了,Cooper 回到摯愛的女兒身邊,其時她已是將死之人,他將再次失去她,永遠地,無可挽回地失去,錯失的時間,無法重來。秋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秋風即使帶涼亦漂亮/深秋中的你填密我夢想/就像落葉飛輕敲我窗… 倒不如說,我們受困於自己的星球,於是思念,並想像愛可以跨越一切物理性的限制,但是愛始終無法確證訊號成功傳達,更不能克服他人的不在場。

“No one will ever love you as much as I do. Why isn’t love enough?” 愛總是不夠,永遠不夠,不管是多麼濃烈、綿密、悠長的愛,也無法勝過星球之間若干光年的距離,還有重力造成的時間差;自以為與他人同在,還攜手看着天空黑與光,而其實,大家經歷的時間根本不一樣。

譚玉瑛姐姐又問,各位小朋友,你們到目前為止的人生,經歴過多少次大滅絕?

當冬眠箱到了關機的時候,當我們從漫長的夢中轉醒過來,太空站仍是絕對靜默,還在朦朧之間,就覺得好像失去了一些很重要的甚麼,其實從未得到過,每一個這樣的時刻,都是一次大滅絕。然後我們再度遙望太空,不知第幾次試着發送訊號,繼續相信,繼續盼望,繼續無限 loop 這個西西弗斯式的循環,直到永遠。

分類:生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