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絕地狂奔 / 夢飛行

絕地狂奔

毅行者出發前,很多隊伍都會準備好一張時間表,用作速度控制也用作支援隊的行程指引。這時間表在執行上極難精確掌握。毅行無小事,任何看似微小的事如溫度濕度、進食時間、隊友心情甚至腳底的一粒沙,都會左右大局。這情況只會一直伸延,待所有大山過去,所有支援隊也離去,一切回歸黑夜的平靜,從進入兩旁樹蔭的賽道開始,仍走在一起的四人,方能徹底掌控速度,直奔終點。

大帽山CP8後的停車場,是支援隊的重要據點,毅行者剛橫越大帽山頂的極地,高興返回這溫暖的高度,開心重回人間之餘,遇見支援隊成員遠遠的站著,他們厚重的外衣,呼出的霧氣,在月黑風高下不知等了多久,令人內心不禁有點歉意。毅行者在低溫與寒風苦戰一輪後,慶幸遇到人間溫暖,這刻時間表只好暫時放下,心想最多一陣跑多兩步追番。

絶地21公里
毅行者來到第九段,除非意志已消沉,否則可以是一次精確行動的開始。離開大帽山停車場過馬路,進入毅行者最後階段,黑夜溫度清涼,再沒有高山攔阻,下雨亦無損路面情況。現只有這四人,你再不需要思索下個支援點要做甚麼,不必再報告時間,所有人在終點看著大會時計倒數恭候。只有這四人,連背囊都可以放下,再沒有心理包袱,能做的只是集中精神走下去,沒有人在這裡會不夠水,不夠食物,只會不夠精神。只有這四人,你們在下坡的路段再沒有藉口,一切不穩定要素已消失,跑與不跑,全是乎自己的意志。這裡是毅行者絕地,交通極不方便,離開比留下更難,來到這絶地所有人都腳痛,這不能成為走佬的原因。

絶地只有一個出口,途中所有路段沉悶之極,進入CP9之後的水塘段,如走在黑暗迷宮之中,拐過九曲十三彎卻仍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只有腳踏泥土的聲音告知自己在前進。要打破迷宮的悪咒,最好拔足狂奔,用節奏喚醒自己與隊友。當全隊都在半夢半醒之時,若有一個人能以行動打破沈默,領跑向前邁進,他肯定是隊中英雄。

走出水塘再跨進最後一段山路,剩下是四公里水泥路。在最後一段山路上上落落,終再次踏上堅實的水泥路,有如從怒海爬回岸邊找緊石頭的一刻,腳踝再次感受到每步從硬地反彈上來的力度,即時刺激已沒有感覺的每一條腳筋。終點在望,神經末梢處釋放強力麻醉劑以供最後狂奔,你或會不相信身體比腦袋更强捍,越過了96公里,仍能作出抗命一撃。這最後四公里爭分奪秒,只要你肯跑,世界就此停頓,站著的工作人員,越過的所有隊伍,掀起的秋黃落葉,都在為你追逐世俗外的成就而喝采。

今年我們的成績是21:59:55,狂奔的公差以秒來計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