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任建峰: 唔好為咗民主放棄賺錢能力/梁淑儀

公民社會聯合行動昨晚繼續在添馬公園開壇,邀請了社福界、法律界、廣告界、文化界及宗教界,談「民主運動走進不同界別」。跨界別的嘉賓晚上在添馬公園論政論民主,仿彿把榕樹頭搬到了金鐘,現場最高峰時有百多人參與。

自從成功罷免了前律師會主席林新強後,任建峰久未露面,他分享了自己三個身分下的佔領運動經驗。首先是律師身分,他說正和年青律師組織關注組,希望把「法治」、「司法獨立」和「民主」等抽象概念帶入社區,繼續捍衛香港核心價值。而他另一個身分是美孚居民,和其他居民在屋苑內掛黃絲帶曾經被管理公司阻止,現在他希望透過另一些途徑,聯合大業主力量,把民主運動植根這個中產社區。最後他說正以教徒身分,繼續透過報章專欄,分享他從宗教角度分析政治。

Kevin Yam

他形容自己「曾經和國家機構對著幹」,成功捍衛律師會的良好管治、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後,有不少政黨向他招手,他對自己說「勿忘初衷」-已經轉做一間令他不太忙碌的律師行,以便騰出更多時間照顧小兒子,因此不會再花時間從政。他說,勝利一刻的確有全城熱捧的飄飄然,但冷靜過後,已想清楚最想要的是怎樣的生活。

筆者問他得罪了國家機構後,現在安然無恙嗎?他說不察覺生活有何異樣,反正家人剛發現長期病患,一段時間也不會返內地工作,而且最近甚至有中資機構找他演講談法律,相信不會在「監控名單」內吧!

反動成功,任建峰「見好就收」,他說會跟現任主席好好溝通,繼續保衛律師會,也不會讓會員以為自己別有用心。同樣在場分享的文化監暴成員何式凝說要研究香港很變態的「搵錢文化」,他則回應「唔係要不擇手段去搵錢,但亦唔好為咗民主放棄賺錢能力,因為而家唔願意放開提名權的都是香港最最最有錢的人﹗」他說自己有錢有能力,才可以資助和支持更多民主運動,才可「走下去」。

大家怎樣平衡「努力賺錢」和「爭取民主」?我想就不要預設它們是互相排斥吧,憑我們創立社會企業的經驗,只要社會價值有足夠市場認受,客路自然會出現和持久。

另一位出席分享會的大律師楊岳橋,是佔中義務律師團之一,他說自己希望用專業力量支持正在為香港人爭取民主的學生和市民,有些同行甚至會在佔領區過夜,往往能在突發事件後即時到警署支援。

Alvin Yeung

楊岳橋說,輪流做義務當值律師原來比義務醫生更忙,但自己做的事也微不足道,只希望喚醒更多人能在自己崗位內做一些推動和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事。他說,近日的禁制令或許令市民不喜歡法官的判決,但他郤有百分百信心,今天法官仍堅守崗位,不會隨便因為社會輿論而影響判決的專業,法治和司法獨立,仍然令香港較鄰近地區優勝。他也同樣會把這些概念帶入社區,擴散佔領運動的影響力。

這夜分享的還有社會服務界社聯的黃健偉及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的竺永鴻,黃健偉談及長者中心內如何處理黃藍絲帶的分歧,他說原來不是想像中那麼難,有藍絲帶伯伯知道黃絲帶社工將到佔領區過夜,還細心吩咐小心安危。而竺永鴻則說希望更關顧香港人在佔領運動內遇到的精神心理健康,也希望透過更多理性討論,讓更多人明白這場運動的背景和因由。

最後,由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蒲錦昌牧師分享聖經故事內的民主智慧,「民主不是解決所有社會問題的制度,而是制衡當權者濫權的好東西」,而若香港超過一半有宗教信仰的人口也有這種智慧,民主運動將會有一定的成果。

明天下午三至六時,添馬公園內「從佔領經驗說起。。。再走下去。。。」主題為「公民社會新秩序:自發之後。。。」有主場博客出現,分別從建築和體育角度看看佔領運動內的創意,分析如何把這些創意變為政策,重建公民社會和公共空間。

詳情請參考公民社會聯合行動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00089920198104/303094923230937/?notif_t=plan_mall_activity

3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