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18歲生日未到   他用一個足球改善難民生活/場邊故事

sedrickMarhula_20141118

他無錢無權,只是流落烏干達5萬名難民之一。單憑一個信念一個足球,這個男孩未滿18歲已改善當地難民的生活。

Sedrick Murhula跟隨媽媽與6名兄弟逃離家園時,還只有17歲。在暴力中長大,見證老家剛果共和國圖西族人被種族滅族,一場5百萬人喪命的大屠殺;經歷內戰,村民被帶到森林殺頭;女人集體被強姦。Murhula帶着堆滿屍首滿目瘡痍的街道記憶,在2007年與家人逃到與烏干達接壤的邊境。

得到教會與親友的幫助,一家人終有幸逃到烏干達的首都坎帕拉;殊不知,是另一個不幸的開始。他甫抵步就被加上一個新身份,難民。

由一個臨時的家,轉到另一個臨時家,如果那裡可以叫家的話,有時一家人擠在放有一張薄床墊的小房,有時是教堂內。那裡的學費太貴,難民都負擔不來,他只好參加非牟利團體辦的英語班。鄰居大多帶有敵意,難民,不一定會同舟共濟。來自盧旺達及布隆迪的難民往往敵視講不同語言的剛果共和國難民,認為他們會搶去自己的資源和飯碗。衝突無時無刻發生。

「你百分百覺得自己是異類,」Murhula形容一個城市難民的生活,「即使幾經艱辛來到,你仍未安全。」

男孩很快發現像他這樣,來自五湖四海無親無故無支援的家庭比比皆是,在坎帕拉有5萬名難民,只有一間志願機構。要找這個團體幫助,男孩就要半夜3時起床去排隊攞籌,只為了能約見,會面還要等上一個月。

「我想,這不是人應有的生活,這裡每個人沒有希望,只有沮喪。」男孩說,「問題是,我可以做甚麼?」

很快Murhula想到了,他開始招募同齡的朋友,開展一件可以把不同背影的人聚在一起的活動:踢波。

可是沒有足球呀。他就走去找一個當地神父,不單獲贈一個足球,更可以在教會的草地踢波。

足球賽人傳人,數星期後,已有超過100個不同年齡的難民來踢波。

Murhula 開始在大樹下搞聚會,與其他年青人高談濶論如何改善生活。如何避免衝突,預防愛滋病,女人不當妓女可以如何生存等嚴肅而普及的問題,在大樹下一一討論。最終他找到同路人,與同樣來自老家的Robert Hakiza及Kefa Mayanga,成立一個正式組織﹣﹣非洲青年難民綜合發展機構。

不足3年,2010年組織在坎帕拉成立辦事處,時至今天有8名義工長駐,負責不同的項目,包括職業培訓、開班教授英文、愛滋病預防及母嬰健康資料等等,全都是為難民服務。最令Murhula 自豪的一個項目,是婦女站起來運動,鼓勵被強姦及性侵的女人站出來舉報。當然,毋忘初衷,中心最少不了的,是搞體育活動。

兩年前Murhula 移民美國聖地牙哥,他未有忘記舊友,繼續遙距營運組織,並在美國為組織籌款,巡迴到大學及中學講述戰亂下難民的生活。搞踢波這條成功方程式在這裡也大派用場,Murhula 自己也初來埗到,卻搞了聖地牙哥青年難民足球隊,透過踢波幫助來自不同國家的難民融入社會。

「看到絕望流離失所的人重拾希望,於願足矣,」還只有廿多歲的男生笑了,目標是「成為無聲一群的聲音。」

資料來源 /圖: TakePart

http://bit.ly/1vahxar

非洲青年難民綜合發展機構

http://www.yarid.org/

分類:社會, 難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