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幾代人的幸福(上):閒話當年/山地媽

圖:香港首個徒置區石硤尾邨,取自維基百科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1956riot_02.jpg

圖:香港首個徒置區石硤尾邨,取自維基百科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1956riot_02.jpg

又來話當年。

祖父走難來港,經歷過香港淪陷,還曾被日本軍人摑了一巴掌。娶過兩個老婆,第一個生了個女兒就死了,第二個就是我的祖母。

從前人們相信「女子無才便是德」,祖母家裡有錢也沒有送她去讀書,所以文盲一輩子。

當年重男輕女,且冇啖好食,祖母又早被父權封建洗腦。生了女嬰,竟馬上殺掉親骨肉,說是夭折云云,如是幾次,直至追到男丁,為祖父「繼後香燈」為止。

家父少時住在新界鄉村,當年沒有電視、遊戲機、玩具,最大的娛樂,是玩啤牌、踢足球、落河游水。當年未有免費強制教育,家父讀到中二就投身社會。

家母在徒置區長大,一家六口擠在二百呎空間,女孩睡碌架床,男孩在外面走廊睡帆布床。外祖父終日酗酒玩失蹤,外祖母打理水果檔賺錢,家母負責家務。

徒置區單位沒有廚廁,所以家母只能在屋外走廊搭個火水爐,煮好全家的飯菜。公用浴室在地下,有鹹濕佬偷窺,所以女生必須結隊去洗澡,互相幫忙睇水。

一家吃的都是粗茶淡飯,豬油撈飯加隻生雞蛋已是人間美味。煮雞翼,一人只有一隻,家中男孩正值發育時期,吃了一隻正要夾第二隻,外祖父一雙筷子往手背打下去。

每年只添置一次新衣,就是過年前。其餘日子都是穿親友孩子不合穿的舊衣。家母讀教會小學,成績名列前茅,學校發獎品,除了中華牌鉛筆,還有罐頭、奶粉、毛巾等日用品。

家母有時也幫手看檔,空閒時就把紙皮橙箱翻轉充當桌子做功課。家母很想讀預科、入大學,不敢問父母要書簿學費,別人暑假、周末去開P跳舞,她去兼職賺錢。晚上全家關燈休息,她躲在上格床點起蠟燭繼續溫習。

當年分數未貶值到十優狀元通街走,家母會考全科合格,雖未夠在港升預科,但已是難得的成績。膽粗粗逐個字查字典,寫信去外國學校叩門,終有一間取錄,但家中實在無法負擔留學開支,升學夢就此告吹。

而我,從小到大,因為父母努力工作,實踐《獅子山下》那種自強不息的打拼精神,所以有幸住有廚有廁的私樓,有自己房間和書桌,三餐豐盛,玩具圖書從不缺,受惠於九年免費強制教育,父母亦大開水喉供我去補習社、學琴棋書畫、讀高中、升大學。

難怪我扭計不吃飯、不溫習,就氣得全家大人七竅生煙,覺得我生在福中不知福。上述的故事,許多都是父母罵我時說的:「阿媽細個時開燈溫書都唔敢呀,而家買晒書檯比你又唔溫!」「阿媽細個想食都冇得食,你還嫌三嫌四!」

如果我投胎去了父輩、祖輩的時代,很可能會冇命、冇飯食、冇書讀,就算能捱到結婚生仔,也要啞忍老公嫖賭飲蕩吹而不敢離婚,又或是因為醫療落後而難產送命,生不出男丁就更是生不如死,一輩子抬不起頭做人。

說我比父母、祖父母幸福九條街,真是一點沒錯。

分類:社會

4 replies »

  1. 你的描寫不太接近實況,如是徙置區即圖所示,應是百廿呎樓底約九呎,大部份人都會搭建閣仔,以供子女睡眠。有些會舖蓆在地而睡,只有夏天才會睡在橫騎樓,亦只限於男性。豬油撈飯確是美食,但不會有一人一隻鷄翼,因斯時應未有雪鷄翼,時人亦不喜「雪藏」嘢!蛋以蒸水蛋為主,一人一疍非出粮日或贏錢都是稀有。生活狀況雖然每家不同,但在石硤尾災後,大部份人生活都不寬裕。

  2. 記得以前爸爸買豬油回家是整罐火水罐咁大桶買回來的,全家人十幾口,高興到不得了,當晚吃飯便每人一碗熱飯,一湯匙豬油而且不能再添,加豉油撈在一起,那種香味四十年後我還記得,記憶中我只食過一次加蛋的豬油撈飯,那天是我的生日,而我家是搭建閣仔的,閣仔下面是父母營生的五金店。往事只堪回味,生活雖貧但街坊睦鄰人情卻不窮,正正是我城現金最缺乏的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