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佔領】關於清場的思考 / 林兆彬

1505610_10152801178290199_3557190483328849763_n

執筆之時,雨傘運動已經踏入第四十六天。運動在現階段無疑是陷入了膠著的狀況,佔領群眾維持著長期佔領的姿態,不升級亦不降級,亦似乎對學聯上京、辭職公投、自首等行動有所保留,運動的前景方向模糊。同時,習近平表明支持香港政府依法處理佔中、董建華拒助學聯上京、林鄭表明與學聯暫無對話空間政府,都反映政府已經選擇了強硬的清場路線,不再與群眾理性對話。清場,只是時機的問題而已。

早前有報導指中共的底線是「不妥協,不流血」,從現實政治的角度,我們可以估計到,單靠繼續維持現時的佔領行動,在短期內是不會成功爭取到真普選,甚至連「梁振英下台」和「重啟政改」也不會爭取到。梁振英政府與中共已融為一體,削弱梁振英政府的管治權威,即是在削弱中共在香港的管治權威。在2017年之前,估計中共也不會讓梁振英下台。

佔領運動之所以能夠維持至今,除了佔領群眾的堅持之外,87枚催淚彈、黑社會藍絲清場、七警毆打示威者、藍絲打記者、獅子山直幡等事件也成為了催化劑,讓運動得以持續下去,成功爭取到市民的同情和支持,讓政府在過去四十多日不敢貿然清場,害怕會引來群眾的反撲。

反過來問,為甚麼政府一定要清場,而不是等待佔領運動自然地潰散?當香港出現三個大型佔領區,而政府無法盡快清場的話,其實這個威權政府的管治權威已被大大削弱,實在難以向建制內外的特權階級交代,以後還有甚麼政治力量去推出各種新的政策?包括2016年立法會選區「五改九」的政改方案。

而且,佔領區就好像一個維持民怨、鞏固反政府行動的平台,一旦日後政府再爆出甚麼新的醜聞或事件,例如政府要立法會通過高鐵超支撥款,香港人將未必會再以合法的遊行和集會方式表達訴求,而是到佔領區內進行新一輪的佔領。所以,在政府的角度,一定要盡快撲熄這堆火柴,以防止日後有甚麼東西一掉進去,就能掀起新一輪的火花。

另外,佔領區已經成為了民主教育的場所,不斷在播種,向經過的香港人介紹現時政制的各種不公、建制派的無恥,更讓大陸遊客學習港人的抗爭方式,對中共來說,後果不堪設想。

關於清場的時機問題,最大的因素「北京APEC」已經閉幕了,現時開始清場的話,估計已不會影響到中共的體面。但還有一些暗湧,例如11月15日至16日在澳洲布里斯本舉辦的G20集團領導人峰會,在這段期間清場的話,國際社會和媒體會否趁機向中國施壓,影響中國的國際形象呢?

另外,11月29日是台灣的「九合一選舉」投票日,被喻為國民黨捍衛政權的重要戰役,若果在選舉前清場的話,會否令國民黨流失更多選票、令兩岸統一更難達到呢?由此推斷,會不會12月初才是清場的時機呢?

雨傘運動走到這裡,佔領群眾和整個香港社會難免都感到身心疲累,會睡過夜的佔領者可能不超過三千。在時個候時展開清場,群眾的反撲相信也是有限度的。在閒日的深夜時份,政府只要派出大批警員,一邊使用警棍追打佔領者,一邊拘捕站在前線的佔領者,即日安排上庭,相信清場行動會比我們想像中快。

因此,我們都要問自己究竟這場運動的下一步應該怎樣走下去。正式展開清場的時候,可以出來反撲,但要有被捕和被打的心理準備。清場過後,還要再重返現場佔領嗎?有多少被捕過的人願意再走出來佔領?這個模式還有效用嗎?在沒有「大台」的情況下,怎樣擇日重新佔領?由誰來號召?人數少的話,變相是等於示弱,警方亦很容易清場。

雨傘運動需要轉化,究竟怎樣走下去,還需要由大家討論。大家不要忘記,民主運動是長期抗爭,若以8.31人大決定為象徵,香港民主運動只是進入左抗命時代兩個多月而已,在歷史上從來都沒有抗命兩個幾月就成功的民主運動。

在成功之前,絕對不能夠放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