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書寫佔領之二:世代之爭

由9月26日黃之鋒帶領罷課學生重奪公民廣場開始,青年的激情便舉世矚目。這種主動出擊的社會行動,一直是以泛民為首的本港民主運動中少有,衝擊著不少成年人的固有價值觀,一場世代之爭就此爆發了。

世代之爭,就是如此?
一直以來,政府和主流論述皆認為,現今香港欠缺向上流動的機會,加上缺乏買樓的能力,導致年青一代對政府和社會有諸多的不滿,動不動便以示威和遊行來宣洩情緒。所以,政府一方面鼓勵青年人持續進修,又期望他們北上尋求發展機會,亦嘗試提供「上車」置業的機會,以為只要提升他們的經濟競爭力與及生活水平,就能解決問題。先不說上述政策之實行情況和成效,但是,他們有否問過,這一代的青年的需要,與及對社會的期望是甚麼?

雨傘運動中,青年表現出來的堅持,卻是令人側目。某次和金鐘的學生傾談後,我在facebook曾有如此分享:
……他們全都以堅定的眼神,道出爭取真普選的心聲,並覺政府以催淚彈對付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感到無比的憤慨,更對政府不願和學生對話,表示不滿。
……他們的眼神和說話感動了我,使我明白到他們是有理想、亦有理性的年青人。所以,我尊重他們留守的決定,並和他們擊掌,以示支持。

那麼,他們為何會如此堅持?

蜘蛛仔給社會的覺醒
2014年10月23日,一群名為「蜘蛛仔」的爬山愛好者,在獅子山掛上「我要真普選」的標語,為今次青年主導的雨傘運動,賦予更多意義。

當蜘蛛仔完成行動後,便在網上發表他們行動背後的原因,蘋果日報曾引述他們的說話:
「經常有上一輩訓示這一代為『廢青』,不懂『獅子山精神』,但我們在佔領區卻看到每個市民都為民主拼搏,為社會公義,比過去香港人搵錢更搏命,這才是真正的『獅子山精神』。」

原來,昔日被主流論述塑造出的「廢青」和「港孩」成長了。他們看重的,已不是個人的經濟利益和社會階級,而是政治制度的民主和公平,與及社會文化的改變。在獅子山掛上標語,並在錄影片段中,以「海闊天空」為主題音樂,便重塑了「獅子山精神」,就是不再以經濟生活掛帥,而是以追尋夢想和公義為首的拚搏精神。

當頭棒喝
對不少成年人而言,學生和青年的行動,對他們帶來不少的衝擊。我在facebook曾作下列的描述:
今次「雨傘運動」,被視為青年和成年人之爭,學聯和政府對話一役已是一例,家庭中父母和兒女的衝突亦是實證。
另一方面,佔領行動中的內部矛盾,也反映了世代之爭的情況。不少年青的佔領者,大都不信任對泛民和佔中三子,他們有人更會以「佔中三恥」來稱呼戴耀廷等人。
這等現象,既可說是青年人的反叛,也可是給成年人的當頭棒喝。

對青年佔領者而言,對外他們要面對政府、警方、家人和社會輿論對他們的批評和打壓,對內他們則反對以泛民和佔中三子為首的成人主導。為何他們會不信任成年人呢?

除了是彼此的信念不同,他們對成年人的處事態度感到極度不滿。不要說他們對政府沒有履行真普選的承諾了,就講他們對泛民和佔中三子的不滿吧。原來,他們早已厭倦泛民和稀泥式政治運動,就是每年六四和七一行出來高叫幾句口號,滿足於人數眾多帶來的「階段性成果」。遊行集會之後,第二天市民便繼續上班上學,之前一天群眾的訴求,好像煙消雲散般,卻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去爭取實質的成果。

有說青年追求實質成果的想法,是幼稚和不懂妥協的藝術。然而,青年就是不想現成年人的一套,他們追求的是一步到位,並以實質的佔領行動去達到目標。他們寧可放棄家中的高床軟枕,睡在冷冰冰的馬路上,又或是每天放工放學後,便到佔領區吹水、閱讀和溫習,為了就是追尋「我要真普選」的目標。

所以,我在facebook便對成人作出以下呼籲:
今天,當成人主導的社會輿論不斷批評學生,要求學生盡快離場時,又有否想過,大家應如何承擔起這班學生,完成他們爭取真普選的單純而良好的意願?未來的香港又是屬於誰呢?

分類:佔領

3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