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放下 / 余愚 –  遺憾始自執着,放下源於坦然

image

一九九四年,父親因肺癌赴內地治療,母親随行。我一人留在香港應付高級程度會考。至今依然記得我和父親的最後一通長途電話:電話那一邊是一把虛弱的聲音。父親問:「會過來看我嗎?」,我回答:「會的,考完試馬上過去。」收線後一陣莫名的心悸,竟不知如何自處,人生唯一一次躲在書桌底下飲泣。

考試結束後我匆忙飛抵福州,母親及一衆親友聚集在機場餐廳等候,神色凝重。我竟不覺有異,忙說着要先去探望父親再吃,現場一陣寂然。「你父親去世了」,不知誰輕輕地牽我的手說了這一句。短短數字,頓覺天旋地轉,眼前一片黑暗。原來父親早於十日前午夜突然昏迷而不治,母親為免影響我的考試進度,封鎖了父親離世的消息。再見父親時已是陰陽相隔…

父親去世時四十九歲,正當壯年。我故知人的壽命乃天意注定,非人力所能及,可每想起母親提及父親禰留時流下的淚水,便覺上天可恨,竟連與至親最後一面道别的機會也剝奪了。這一念頭竟驅使我夢中幾番遍尋父親不果,留胸中無限遺憾。

今年九月份我去看了風車草劇團的「深夜猛鬼食堂」。鬼故事即驚嚇又好笑,說的是人的執着。其中一幕是男主角阿松第一次在一個盲人手中看到野生蘿蔔,發覺每一條盡呈不規則形狀,「岩岩巉巉」,與他平時在超市見的那些一式一樣的規則形狀溫室蘿蔔很不一樣。那盲人告訴阿松野生蘿蔔為了生存,哪裡的泥土太硬便避開向軟的一邊發展;哪裡有養份便向那裡生長吸收,因此每一條都長得「岩岩巉巉」。正如每個人的生活際遇不一,亦不可能一帆風順,我們想像的幸福人生只是超市
蘿蔔,太樣板也不真實。盲人又舉了另外一個例子 -「平太陽」來說明許多的理所當然皆為虛假的概念。每天廿四小時這看似理所當然的真理其實也是方便計時的虛假概念。真實太陽的運行速度和「平太陽」這一概念每天都有誤差 (後來上網查了一下,原來有些日子誤差可達十七分鐘)。

仔細回想自己的執着大概是自小受了電視劇的影響,親人離世的圓滿景象如超市蘿蔔

:親友們圍在牀邊逐個揮淚道别。可是現實是多少平常人家即使在醫院病死老去,都來得突然,離去時通常孤獨,何來逐一道别?人生太執着於圓圓滿滿反成了自身感情的缺口及傷痕。生活的陰晴圓缺、甜酸苦辣本為常態,揉雜成每個人獨有的成長經歷,坦然品嘗,自有一番滋味。

於是在父親離世的廿年後,在漆黑的劇院中,在哭笑怒駡的對白以及既虛幻又真實的情節故事裡,那封印在我心底最深處的一塊遺憾伴隨着暗湧的淚水而輕輕地被我放下了。

分類:生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