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保衛郊野公園系列—香港第一峰/羊獅虎

140824_012

接近大帽山頂,在荃錦岰那邊,遠望荃灣、九龍、香港 Photos by K.K. Joe MAN

蜘蛛仔的行為藝術震撼人心,令香港人突然對登高很感興趣。大帽山是香港最高峰,但最高點為軍事禁區,不大可能在那兒掛些甚麼。若有大塊頭如蜘蛛仔所用者,垂在近山頂的之字路或許可行。要登大帽山之巔,我常用的路徑有三:沿荃錦公路荃錦岰的車路登頂;從城門水塘菠蘿壩出發,沿城門水塘邊走到鉛礦凹,主壩或菠蘿壩自然教育徑兩邊都可以,但菠蘿壩自然教育徑那邊路程較短,再沿麥理浩徑第八段走上;又或是由大埔運頭塘出發,經碗窯走到鉛礦凹,接麥理浩徑第八段。這都是毅行者熟悉的路徑,我也是因毅行者而認識大帽山。今次因緣際會,和戴緻賢從菠蘿壩出發。

140913_005

菠蘿壩自然教育徑那邊的城門水塘

140913_010

榕樹

140913_007

140913_022

由麥理浩第八段走上,不多久就到達一高原。芒草、巨石,遠方的聚落、山形,是這段高原路的風景。由鉛礦凹出發走到高原,城門水塘在腳下,靠著草山、針山。這是真正香港的中心,一邊是荃灣、葵青、九龍、香港;另一邊是馬鞍山、大埔、八仙嶺;再另一邊是錦田、元朗平原、深圳。高度城市化的深圳正對綠色的香港,是超現實的風景。

140913_034

城門水塘

140913_040

八仙嶺、船灣淡水湖

140913_052

大帽山的高原,背景為馬鞍山

140913_027

大帽山的高原

140913_029

大帽山的高原

140913_062

大帽山的高原

140913_058

大帽山高原的巨石。今天我們遇見超級馬拉松之神 K.K.,不是圖中這位。

140913_075

大帽山的高原

我很喜歡這段高原地,在不同天氣走過這段路,天朗氣清、烏雲密布、凐兩淒迷都試過,近廿年多有野牛相伴。在四方山附近重新接上柏油路,跟剛才的泥路完全不同。山頂一直是禁區,近來政府在此處多撥了地給解放軍秘而不宣,用途為何也不透露,只能讓市民感到不安。經過幾星期的佔領運動,這事顯得沒有甚麼大不了。明明警察襲擊手無串鐵的市民,卻硬說是警察「克制」、市民「暴力」;明明交通暢順,隧道的廣播卻不斷說「港島區交通擠塞」;明明是政治問題,卻說是治安問題;明明是假普選,卻明目張膽叫人「袋住先」。香港人到抵受了甚麼詛咒?尼采在「超越人類與歷史的六千尺」喘著氣孕育出「永劫回歸」之說,我在海拔三千尺的高原逃避令人窒息的荒謬。

140824_021

大帽山頂的禁區

140824_025

絕處逢生

140824_024

大帽山頂

140824_009

大帽山頂

140824_001

大帽山頂的野牡丹

原本的攝影計劃,是用同一部拍攝 6×9 的 Voigtländer Bessa II 老爺相機,以黑白菲林記錄我的毅行者隊伍練習時所經之路。結果今年毅行者行不成,計劃改為以同一部老爺相機拍攝香港郊野。但這老爺相機有點脾氣,快門偶然罷工,幸好每次工業行動都在行程尾聲。這部相機就醫時,就以另一部拍攝 6×6 的 Rolleiflex 2.8E 雙鏡機暫代。我明白 6×9 跟 6×6 大不同,但我只得一部 6×9 相機。

延伸閱讀 —— 這篇文章的影像屬於同一攝影計劃:保衛郊野公園系列 — 大浪四灣之西灣鹹田/羊獅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