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一粒腰果 令峇里窮村脫貧/場邊故事

bali_cashew_20141109

陽光海灘、梯田米稻、豪華渡假村,這些峇里島的典型印象,在島上偏離旅遊區的村落,找不到絲毫痕跡。貧瘠的土地,不要說米,其麼也種不了。享譽盛名的旅遊業救不了這些貧村的村民,但一粒腰果救了。

在 偏遠的Ban 村,9千名村名中,大部分沒有上過高中,女人大多小學也讀不完。兩年前終於有電力駁到村內,卻經常停電。旅遊業令整體峇里島人比印尼其他地區過到好,但仍有像Ban村一樣,活在貧窮線下苦苦爭扎的人。
峇里省長日前才批評島上的酒店只在島上搵錢,對當地的扶貧計劃不關心。一個為貧民修復舊房的計劃,只有兩間酒店積極參予。

像Ban村一樣未能從旅遊業受惠的村民,比比皆是。這裡乾涸的土地種不了米或其他糧食,除了腰果。
村民自90年代發現原來一無所出的土地,原來是種腰果的良田;而各地對腰果需求甚殷。可是,腰果改變村民的生活,卻只是近兩年的事。
「我一向把生腰果賣給貿易商人,他們每公斤付我們9,000印尼盾(不足6港元或24台幣);現在卻可賣到14,000盾(9港元/36台幣),可以有餘力去改善種植方法。」腰果農夫Nyoman Kantun說。

東峇里腰果廠就是出更高價的新買家。創辦人在兩年前有感大部分印尼生腰果都是出口越南跟印度去加工,對種植的村民如Ban村的,帶來裨益甚低,就成立了這間社會企業,加工腰果。

工廠成立前,村民也試過用合作社形式加工,但大部分失敗告終。東峇里腰果廠今年的收益卻有100萬美元,預期明年倍增。
創辦人之一美國企業家Aaron Fishman相信,因為公司有資本引進現代科技,才能成功。
工廠吸引了美國私募基金巨頭Kohlberg Kravis Roberts 的注意,基金正在尋找適合的社企投資,回饋社會。「有了新資金,我們由6台機擴展至目前的40台。」Fishman說。

由剝縠、烘烤、包裝等工序,工廠騁用了300名當地工人,大部分是從未賺過薪金的女性。她們每月賺得150萬盾(近千港元),終於攀上峇里省政府訂下的合理生活水平下限。
雖然距離生活舒適還有很遠的路,但在沒有就業前景的貧村,卻是跨過一大步。

Wayan Suni 跟丈夫一直在城市打散工,自從工廠開設後就回鄉,她被騁做剝縠工人,丈夫就做司機。
「不是這份工,我們只能種田,根本不足以糊口,」Suni 說,「現在我可以買多一點食物,慶祝節日,送孩子送上學。」Suni 的幼子就讀工廠開設的幼兒園。

幼兒園是附近鄉村唯一的一間,這一天,10多個4、5歲的孩子,邊唱遊邊學數目字,唱的,是印尼文英文混雜的版本。看似簡單的英文數目歌,卻是他們的上一代從未曾唱的。

資料來源 / 圖:英國廣播公司
http://bbc.in/1qod2lZ
耶加達郵報
http://bit.ly/1zTkX0q

分類:社會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