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反佔領、撐七警」心理學 / 姚崢嶸

學生時代,有師兄傳授追女仔絕橋:對心儀對象不應送花,而是要她幫你做各種雜務,如買飯盒、借書、借功課給你抄。這看似違反常理,卻是建基心理學「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理論:女方無緣無故為你奔波,心理上需要合理化自己行為——難道我喜歡了他?

這種本能對人類非常重要;沒有它,我們會為日常大小錯誤抱憾終生,下任何決定前,亦會掙扎選擇是否正確。可是,「Mistakes Were Made (But Not By Me)」一書指出,它是雙面刃,會蒙蔽人認錯能力,令人在偏見中泥足深陷。

很多人有此疑問:藍絲帶朋友,怎會將周融、屈穎妍這類歪理連篇的文章奉如至寶,對林行止練乙錚區家麟的評論卻充耳不聞?(註1)心理學者做過研究,要「實驗品」讀兩篇分別是支持和反對「死刑有助防止暴力罪案」嚴謹學術文章。百份百客觀的人讀過文章,應覺得「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實驗結果,原本支持死刑的人,讀後更加支持;反之亦言。這是因為合理化本能令人偏聽,拒絕接受相反意見。

百多年前,婦女產後感染死亡率甚高,科學界未有「細菌」這概念,但匈牙利醫生 Ignaz Semmelweis 發現,只要醫護人員在接生前用藥水洗手,感染率立刻大降。他大力鼓吹這做法,你以為醫學界必定熱烈擁抱吧?剛好相反:他受盡口誅筆伐及排擠,因為醫學界拒絕相信行內一貫做法導致大量婦女無辜送命。Semmelweis 甚至遭關進精神病院,被守衛毆打致死。

我想起那班把佔領比喻為癌症的醫生:他們自許社會精英,卻袖手旁觀香港回歸以來的沉淪,豈不是有負精英之名?唯有維護現狀,抹黑抗爭,才能消弭認知失調。

有人反佔領,可以理解;警察拳打腳踢被捕疑犯,肯定是錯吧?對某些人亦不盡然。

警察從入職已被灌輸「除暴安良、職務神聖」信念。「Mistakes」指出,自我形象越強的人,傷害別人時,合理化的需要越高(「我是好人,怎會傷害無辜?」),所以警察對示威者用胡椒噴霧、催淚彈及警棍時,毫不留手,過程會更加深「這班是暴徒,我在做好事」的感受。雙方武力越是懸殊,施暴者越有需要蔑視對手,否則「無理恃強凌弱」的認知失調更難平衡(註2)。正如士兵在戰場上殺敵軍,不會有特別感覺,但誤殺平民的,往往要以「他們是軍人偽裝平民」或「為何留在戰場這樣蠢」為自己開脫(註3)。如是者,也有人會認為示威者縱已被制服,但既是暴徒,打不足惜。

所謂「一件污、兩件穢」,合理化是個滑坡,有越踩越深的傾向。就正如某高官,起初或覺得富豪請食飯不是問題;到包機請他看歌劇時,推卻就有點尷尬,因為不想間接承認之前不當;後來的免租豪宅,又怎拒絕?因此,連平日對警察未必有好感的人,也會由起初的「堵路無用」,變成「佔領是暴民」,以至「黑警是七俠」。

註1:當然,對方也有權同樣指控黃絲帶,儘管屈穎妍 vs 林行止,水平何止雲泥之別。

註2:10 年前美軍爆出虐待伊拉克 Abu Ghraib 監獄囚犯醜聞,囚犯被虐打、性侵犯、拍下侮辱性照片,就是這類例子。一如所料,事件受全球遣責,但美國部份好戰人士和傳媒,竟然表示同情施虐美軍所為。

註3:這也有例外,正如不少在戰場上殺過人,尤其殺過平民的士兵,心情難以平復引致精神病,有些香港警察相信也在承受心理折磨。

【本文為原整版,刪減版刊蘋果日報 What We Are Reading 專欄

Mistakes were made

分類:生活, 佔領

Tagged as:

3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