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下一任西班牙首相是…長毛?/假才子

西班牙政壇近日大地震。震源不是正在鬧獨立的加泰羅尼亞,而是一個成立了不足一年、由學者和社運人士組成的超新政黨,在民調中竟然擊敗了所有其他政黨排第一,其「長毛」領袖有機會成為下一任首相!

先簡單回顧一下西班牙本國政局。西班牙自從1970年代結束「佛朗哥將軍」(Francisco Franco) 獨裁政權,開始民主化以來,政壇長期由兩大黨「人民黨」PP 和「社會黨」PSOE 把持。過去30年,首相寶座都由這兩個黨的人輪替,兩黨的合計得票率亦往往有7成以上,而西班牙選舉雖然使用比例代表制,但受選區劃分方法影響,對大黨稍為有利,兩黨的合計議席往往達8成,甚至有近半時間是其中一個大黨能獨自取得過半議席。

可是數日前公布的一項民調,PP 民望跌至20.7%,PSOE亦只有26.2%,反而一個今年初才成立的全新政黨 Podemos,民望達到27.7%,是所有政黨中最高!

PSOE PP Podemos
1982 election 48.1* 26.4
1986 election 44.1* 26.0
1989 election 39.6* 25.8
1993 election 38.8 34.8
1996 election 37.6 38.8
2000 election 34.2 44.5*
2004 election 42.6 37.7
2008 election 43.9 39.9
2011 election 28.8 44.6*
29-10-2014 poll 26.2 20.7 27.7

這個 Podemos 是甚麼來頭呢?它的翻譯是「我們可以」We can,是由一群左翼、反建制的學者和社運人士發起,希望能踢走多年來壟斷政局的兩大黨,讓西班牙政局重新洗牌,並且取消多項他們眼中是歐盟強迫西班牙實行的經濟緊縮政策。分析認為Podemos 的出現是幾年前的 Indignados 反政府示威的影響。

以前看過有評論文章推測,西班牙身為「歐豬」國之一,肯定是政局混亂才搞不好經濟民生。但上面的段落都講過了,西班牙政局其實相當穩定,現在經濟民生出問題,主要是幾年前泡沫經濟爆破,以及福利好競爭力不好,失業率高,而且貪腐嚴重。

2011年夏季,西班牙政府因身陷歐債危機要大刀闊斧削減福利和開支,但經濟又無起色,民眾不滿程度達到頂峰。適逢5月22日要舉行地方選舉,西班牙網上有人發起各地群眾,特別是工人和青年,在5月15日上街示威。當日西班牙各地真的都有幾千至幾萬人上街示威,其中在首都馬德里,有示威者通宵留守在市中心廣場,卻遭警方武力清。但這反而引起更大反彈,次日各地再次湧現大規模示威,而且都學馬德里的人般留守在市中心。今次警方就不敢再驅散,而是以擔心妨礙選舉進行為由,向法庭申請清場令。雖然法庭批准,但多數示威者都無視命令繼續留守。

今次示威浪潮有不同叫法,較多人用 Indignados (“憤怒了"或"憤怒者") 或15-M (5月15日)。事後回望,從時間軸來看,西班牙的「憤怒了」示威在「阿拉伯之春」之前 (2011年春季) 和「佔領華爾街」之後 (2011年秋季),某程度上起了一個將示威訴求從反獨裁變成反緊縮,並且引導到世界各地的效果。

結果在5月22日的地方選舉中,執政黨 PSOE 大敗,而持續一個星期的各地佔領行動亦漸漸冷卻下來。最終馬德里的留守者在6月12日決定退場,但會留下一些情報站和展示品,繼續推廣運動理念,示威暫告一段落。同年11月西班牙舉行國會大選,執政黨 PSOE 一如預期大敗,得票率跌至史上最低,反對黨 PP 得益取下過半議席。

800px-Democracia_real_YA_Madrid

當時示威 (wiki圖片)

可是今次大選其實有一個很詭異的地方,那就是民眾因 PSOE 推行緊縮政策而踢走他們,但其實換來的 PP 同樣是會推行緊縮政策的。可能是人們慣了在兩大黨之間二選一,將問題歸咎於 PSOE 並且踢他們走,就等於要投 PP,於是忽略了換了人後其實政策不會換這一點。結果2011年至今,PP 上台後繼續行緊縮政策,而且歐洲整體經濟仍然疲弱,西班牙經濟和失業問題無明顯改善,PP 民望不斷向下。當日上街的「憤怒了」人們更加不滿情況沒改變過。

於是今年1月,一群左翼、反建制的學者和社運人士成立 Podemos,參選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以一位「長毛教授」Pablo Iglesias (馬德里大學政治系講師) 為首席候選人。筆者以前分析歐洲議會選舉時都講過,這個選舉本身對反對派有利,因為此時反歐盟議題會成為討論重點,加上它選出的人是去一個很多人不太熟悉的歐洲議會,對本國政局無直接影響,人們可以放心投票給反對派。即便如此,作為一個剛成立不久的政黨,缺乏知名度,又無選舉樁腳或網絡,外界並不看好 Podemos。民調亦顯示 Podemos 的支持度只有2~3%,根本不入流。

1389696764518pablod-etalledn

Pablo Iglesias (互聯網圖片)

可是選舉當日,它竟然一舉拿下8%票,成為第4大黨,還有5人當選 (out of 54席),令西班牙甚至全歐洲的傳媒大跌眼鏡!筆者當時的文章主要分析英國卡梅倫反對盧森堡前首相容克當歐盟委員會主席一事,但亦略有提及西班牙:

「在歐盟第五大國西班牙,執政黨人民黨 PP 雖然得票跌至26.1%,但總算保持到第一位。主要反對黨工黨 PSOE 的秘書長 Alfredo Pérez Rubalcaba 因該黨只能取得第二位 (23.0%) 而辭職。西班牙選情焦點,是一位以反緊縮政策的激進言行出位的『長毛教授』Pablo Iglesias Turrión ,第一次參選就以8%得票成功殺入歐洲議會。他以極左言論上位,對 PSOE 構成威脅。」

隨著 Podemos 意外打入主流,其聲勢亦越發厲害。歐洲議會選舉後進行的民調,其支持率立即爆升至1成以上,近日更升至2成,甚至有民調指已經排至第一。筆者幾個月前的文章強調他們對 PSOE 構成威脅,是因為兩者在意識形態上都屬於左翼,按理來說 Podemos 的崛起對 PSOE 威脅較大。但最新民調顯示,執政黨兼右派的 PP 同樣流失了大量支持。

外媒分析指,這跟兩大黨上月爆發連串貪腐醜聞,不斷有資深政客被捕有關。事件令平民更加不滿兩大黨長期壟斷政壇引致官商勾結,寧投反建制和極左的 Podemos。筆者沒怎麼 follow 這些貪腐醜聞,但 wiki 上有這麼一大段,似乎真的很多政客涉貪甚至被捕:

In early October 2014 a massive expenses scandal was unconvered involving former Caja Madrid senior executives and advisers. At least 86 bankers, politicians, officers and trade union leaders were accused of using undeclared “black" credit cards between 2003 and 2012, spending over 15 million euros in private expenditures. Involved was former Caja Madrid chairman between 1996 and 2009, Miguel Blesa, but also notable members from the PP, PSOE and IU parties, such as former Deputy PM, IMF Managing Director and Caja Madrid/Bankia chairman Rodrigo Rato, as well as members from Spain’s main trade unions UGT and CCOO.

On 21 October 2014, judge Pablo Ruz charged former PP Secretary-General and several-times Minister during José María Aznar’s tenure, Ángel Acebes, with a possible misappropriation of public funds as a result of the Barcenas affair. Two days later, on 23 October, Ruz charged former Toledo Mayor José Manuel Molina over an alleged irregular donation in 2007 to finance the regional election campaign of then Castile-La Mancha opposition leader and PP Secretary-General María Dolores de Cospedal. The next day, on 24 October, Ruz’ inquiry on a Treasury investigation unveiled that the People’s Party could have spent as much as 1.7 million euros, undeclared money, on works of its national headquarters in Madrid between 2006-2008.

On 27 October, a large anti-corruption operation, Operation Punica, resulted in 51 people arrested because of their involvement in a major scandal of public work contract kickbacks, amounting at least 250 million euros. Among those arrested were notable figures such as Francisco Granados, former high-ranking member from ex-Madrid premier Esperanza Aguirre’s cabinet, or Parla Mayor José María Fraile, successor to Madrid regional PSOE leader and previous Parla Mayor Tomás Gómez. Also involved were other mayors from several Madrid community municipalities under both PP and PSOE control, as well as a large number of politicians, councilors, officials and businessmen from both those and other parties in Murcia, Castile and León and Valencia. PP and PSOE announced the suspension of membership of everyone involved in the operation.

如果大選真的由 Podemos 勝出,「長毛教授」Pablo Iglesias 能當上西班牙首相嗎?暫時來說,機會仍然很小。

首先,現在距離西班牙大選仍有近一年時間 (如沒提早大選),政情仍可以有很多變化,而選舉來到時,選民的考慮就會回復務實,Podemos 的廿幾趴支持度能否持續到那個時候仍是未知之數。二來,我上面也提過,西班牙選制對兩大黨稍為有利,Podemos 即使支持度上升,議席亦未必能超越傳統兩大黨。三來,Podemos 的政綱頗為極端,很難想像能跟其他政黨合作組成執政聯盟。

有多極端呢?包括不理會歐盟意見自訂財政政策、國有化大量企業、降低退休年齡、降低標準工時、增加有薪假、提高最低工資、推出全民保障金,還有大量其他極左政策。總之是實行的話經濟隨時更悲慘的政策。

雖然如此,Podemos 的崛起仍然對西班牙兩大黨甚至整個建制敲響了警鐘,他們執政無能之餘還要貪腐不斷,已令人民完全失去耐性,他們將以選票將大量建制派人員踢出局,甚至送上法庭。另外,Podemos 的政綱說會尊重少數民族地位,意味會對加泰羅尼亞和巴斯克等地的民族主義採取較放鬆的態度,對兩地獨立運動可能也有影響。

ElectionMonthlyAverageGraphSpain2015

WIKI 上的各黨支持度推移。最左面是上次大選,右面是最新。 高處的藍色是PP,中間紅色是 PSOE,而右面突然爬上來的紫色是 Podemos。

筆者之前討論台灣和香港社運時,有提過反體制示威在世界各地都正流行,但他們對政局能起的實際影響卻大不同。西班牙的 Podemos 的興起是少數成功將示威者的不滿化為政黨,並且有機會撼動整個政壇的個案。筆者也提及過社運跟政黨的運作不同,前者流行群眾參與,但後者則需要組織。

「世界各地主張參與式民主的政黨和社會運動,批評既有制度和政黨不民主,但自己往往也會陷入相同的困局。行動要有效率就要有組織,但組織越嚴格就越是要犧牲內部民主。沒有領袖,難以有效統籌行動,但當領袖無法滿足所有支持者時,又會被人指是假民主。另外,儘管批評聲音很多,至今都未有人能提出取代代議民主和政黨政治的合適機制。反政黨或反建制人士想影響政治,要麼是變成壓力團體向政黨施壓,要麼就是參加選舉從議會內部破舊立新,但這樣他們就要回到他們所反對的框架內,變成又一個政黨,光環消退。新冒起者和他們的支持者如何適應他們加入政治圈子後改變了的角色,從外圍示威者變成內部參與者,是一個考驗。既有政黨如何應對,能否自我改革,重新爭取選民支持,也是個挑戰。」

Podemos 也正在研究如何形成更有效的組織。他們現時並無固定的黨內架構,之前參選歐洲議會時候選人名單也是通過網上投票決定。據報道,Podemos 在下周將舉行成員大會,正式確立執委會和秘書長等職位,預料 Pablo Iglesias 會當選黨總秘書長,然後積極研究明年大選的選舉對策。

怒火轉化為選票,影響政局,是絕對可能的事,而且速度可以快得驚人。既有政黨的表現亦往往是重點。今次西班牙如果不是兩大黨這麼多貪腐醜聞給人抓到,Podemos 民望也不會升得這麼快。老是指責別人民粹主義、街頭政治、破壞制度,不自我改革和回應民意是沒有用的。人民就是受夠了所謂成熟政黨的無能、議會政治的無效、原有制度的荒謬,才更加要踢走和打破它們。

分類:政治

Tagged as: ,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