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書寫佔領之一:先寫自己

928之後
雨傘運動,始於9月28日,當警方放出87枚催淚彈後,這場香港回歸後最波瀾壯闊的群眾運動便正式開始了。那時候,我卻在家中執拾行裝,準備日本之旅。

9月28日的中午,我也有去到金鐘,既為了解局勢,又為探望早一天參與佔中的朋友。那刻的氣氛非常緊張,警民間充滿對峙的氣氛,我感受到事態不妙,也考慮過留下,看看有何幫手。可是,次日清晨便要到機場出發,我只好在下午3時許回家。回家以後,萬料不到警方會以武力清場,我望著電視機,雙眼通紅了。

經過難以入睡的一晚,便要出發往日本了。離港前,在facebook留言:
帶著難捨和不安,暫別我城。
無奈假期已定,只好繼續原定計劃,往日本去,小休10天之餘,亦進行超過100k 的長跑訓練。
請原諒我不能和大家共患難,但我和妻子穿上印有區旗的黑衣,以示支持之餘,亦會將港人高尚的情操和爭取民主的堅持,向日本人分享,好讓國際社會支持我們。
回來之時,期望民主之花能遍地盛放,社會更有愛。

就是這樣,開始了日本之旅。

日本給我的改變
頭數天,我在清森,住在偏僻的旅館,他們大都沒有Wifi,要知道香港消息的話,只能在旅途中火車站上網了。在極有限的時間內,看見頭數天金鐘、旺角和銅鑼灣的警民衝突,與及facebook和whatsapp的種種謠傳後,令人想起昔日六四鎮壓的片段,擔心香港將會出現大規模的流血事件,心裏憂愁。

在旅途中,無論是日本人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知道我是來自香港後,都會關心香港情況,我亦將自己所知的情況和他們分享,得來的就是他們一聲鼓勵。某溫泉酒店的老闆,曾因我的分享,用了一天時間去了解香港政情,然後明白香港現時在選舉制度上的不公,並表明支持港人爭取真普選的訴求。

或許身處異地,又或未能上網,加上跑步能令人身心舒暢,令我漸漸在巨大的張力中冷靜下來。後來到了東京,可以上網了,但卻沒有之前那份緊張之情。還有一個重要經歷,讓我放下憂慮。在facebook,我曾如此書寫:
對於香港的現況,起初滿是憂慮,更擔心六四鎮壓之重演,千斤重擔壓心頭。然而,在東京的打風經驗,改變了我的想法。
原來,東京在狂風暴雨後,天色立即放晴。我拔足奔馳之際,明白到香港的打風經驗,不一定是常態。每次經驗之不同,才能為生命注入朝氣。
說回香港現況,我明白以史為鑑的重要,但今天的跑步中體會到,勿讓歷史和往昔經驗成為包袱。昔日六四傷痛,今天不一定重現;同樣,零三七一之成功,也不必沾沾自喜。
與其不斷回顧,不如向前奔跑!我決定回港之後,投入在新世代的民主運動中,與香港人,特別是青年人,一同創造歷史,創造未來!

帶著一絲盼望,便回到香港去。

回港之後……
回港後的第二天,我立即去到旺角和金鐘探望佔領者,盼能追回10天以來離港的空白,也想了解各個佔領區的現況。在facebook,我曾作如此留言:
今天讓我深深體會到,這12天港人是如何在不安和撕裂中,尋求理想和公義。
未來日子,會以謙卑的心,遊走於旺角和金鐘之間,去書寫屬於年青一代的故事。

為何會如此留言?在旺角,我不斷看見在留守者和反佔領人士的衝突,我曾想勸止反佔領人士的無理指責,反被他們大聲指駡。原來,928以後,社會的對立和撕裂更為明顯,令到社會的氣氛緊張不已。去到金鐘,我看見一班又一班青年,憶述928中催淚彈的情況,他們都眼裏有火,憤怒非常,而且和旺角一樣,面對著極大的退場壓力。至於銅鑼灣,更是只得數十人的消耗戰,留守者只可堅守防線,保存著他們爭取民主的尊嚴。

我也曾經想過,既然佔領成果不彰,政府又寸步不讓,加上越來越大的社會壓力,不如勸留守者先行離場,從詳計議。然而,他們對爭取真普選的支持感動了我,讓我看見這一代對理想社會追求之執著。後來,我便在facebook有如此慨歎:
別讓火紅的年青一代太沉重,他們需要更多的支持、諒解和安慰!

與其不斷對他們指指點點,不如先去了解他們為何投入在這場運動中,並去明白他們的佔領行動,還有甚麼不為大眾所知的事情,好讓他們在香港歷史上,留下更多足印,得到更多肯定。因此,我決定「讀寫佔領」!

今次先書寫自己,未來就會書寫青年為主的留守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