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人有我有和與眾不同之間/山地媽

萬聖節過後,網上瘋傳一篇題為《[無言] 外甥女的萬聖節》的帖子,內附一張照片,是台灣某幼稚園的萬聖節派對,全班女生都穿迪士尼卡通 Frozen 主角 Elsa 女王的冰藍裙子。有網民留言,對女人來說,撞衫慘過撞車,這宗就是幾十車連環大相撞了,悲劇啊。

跟許多同輩香港人一樣,山地媽也是看《壹週刊》名人版和《萬千星輝賀台慶》長大,相信「撞衫如撞車」是真理乃自然不過的事。不過,根據觀察自己兒女和同學仔,山地媽的結論是,對幾歲小孩子來說,自己的喜好大過天,是否獨一無二並非最重要,甚至會因為好朋友跟自己撞衫咁啱 key 而高興。「撞衫如撞車」是我們大人的想法,如果幾歲人兒都這樣想,就真是老積過老人精了。

香港是中國人社會,家庭教育講求循規蹈矩、四平八穩,不鼓勵獨立自主、我行我素,從小開始最緊要人有我有。幾歲開始去迪士尼玩、穿 Elsa 裙、每年開有蛋糕汽球禮物的生日會,都是指定動作。中學生除了校服一模一樣,連書包筆袋皮鞋都是來來去去幾個牌子,不是因為家長專制,十幾歲人的衣鞋物品多數自己挑選,但偏偏就是要人有我有。有個性一點的,買同樣牌子,選個較特別的款式或顏色,算是與眾不同。

中學生人人去補習,未必考慮自己需要甚麼就跟大隊去補,去到補習社其實是睡懶覺和睇靚仔靚女,藥石亂投浪費時間和學費,山地媽年輕時也試過。升大學,每個年代有不同的「神科」,從前人人蜂擁醫科工科,現在商科才是王道。報讀「神科」的年青人,出於志趣,出於人報我又報,還是出於父母之命,一時說不清。聽過有學生想讀「傳說中最抯兜」的人文學科,家長暴跳如雷,彷彿考入文學院比誤入黑社會更大逆不道。

畢業了,要投身社會,沒有太大主見的話,投考政府工、Big 4 和其他「錢」途錦繡的大型機構是理所當然之選,十個家長有九個會鼓勵,而且人人都去考,我不去考就很蝕底嘛。

入到大公司,賺到錢了,奢侈點買個名牌手袋傍身,幾乎是每個初出茅廬女生的指定動作。不過「公認」的名牌不多,款式又來來去去那幾十個,撞袋悲劇不亞於撞衫,所以可以個人化就最好不過,例如特首二千金那個與美國名媛同款、上面卻大字印著她名字的手袋

人是群體動物,要服從某些規範,社會才能正常運作,例如人要守法,不要偷呃拐騙;人要有公德,不要打尖喧嘩、霸道橫行。不過遵守規範不等於不經思考就人做甚麼我做甚麼,有些事情可以人有我有,但有些事情卻不能隨波逐流。大事如擇偶成家、自身前途就隨波逐流,小事如用甚麼手機、手袋上面印個甚麼名字等,才來講究與眾不同,這種人生可以活得無憂無慮、肥肥白白,但意義何在?

今時今日,資訊流通得很快,有好亦有壞。媒體有一種特異功能,就是瞄準了一件出格的事,就能大書特書營造一種風氣,把它打造成人有我有的必需品,working holiday 就是一例。十年前,工作假期是冷門玩意,只有真正有冒險精神的年青人才敢做這種與眾不同的事,排除萬難出國去流浪。到了現在,大學生畢業又話要去 working holiday,打工打得不高興的後生仔又話要去 working holiday,甚至有工作假期指南之類參考書給懶人專用。

出走的確能大開眼界、鍛鍊自我,不過前提是要肯吃苦、肯應變、肯虛心學習。公主病末期病人要去日韓 working holiday,自己不肯學日語韓語,卻埋怨找不到工作;對起居飲食嫌三嫌四,還思鄉病發急 call 爸爸媽媽速遞港版即食麵和有中文字幕的韓劇 DVD 過去,這種工作假期,就像山地媽少時打著呵欠上的萬人操補習班,浪費青春,不去也罷。

做人哪,不論年紀,每天都在人有我有和與眾不同之間抉擇。揀衫揀鞋如是,升學搵工如是,養兒育女如是。有時自以為己與眾不同,但只不過是人有我有地與眾不同,其實隨波逐流也不自知。大事情,要思前想後;小事情嘛,就隨心而行,不必想那麼多了。孩子去 party 撞裙這種小事,有何大不了?今年不撞,明年也會撞,開心對待,撞得高興就是了。

【後記:話雖如此,山地媽猜到萬聖夜肯定會一街 Elsa 裙,所以堅決不買,卻用黃色尼龍草為女兒的皇冠加了條長長的 Elsa 辮子,就連穿 Elsa 裙的女孩都給這個辮子 look 行注目禮。】

分類:社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