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藝民節2014】糾纏的期限/文:吳惠麒

200_T1

觀塘的工廈離鬧市不遠,入黑後卻顯得有點荒涼。在網上看過《期限》的資料,故事靈感沿自1979年紐約轟動一時的失蹤兒童案,案發後男孩Etan Patz的照片被印至每天送到每家每戶的牛奶盒上,但至今仍下落不明,據說他的家人三十多年來沒有搬家和更改電話。

我踏進小劇場,一個狹小房間在幽幽的燈光下呈現:小餐桌﹑梳化椅和工作桌,擺設跟普通的居所無異。可不然:一疊疊報紙﹑失蹤兒童檔案和書藉散落一地,天花垂下的交纏的紅線掛滿失蹤兒童的尋人通告。待燈光漸暗,孩子水靈靈的笑臉隨之消失,我被帶進一個困局。

女主角Sarah於二十年前遺失6歲兒子Brian後一直活在現實的邊緣,時刻恍惚地搜尋蛛絲馬跡,更不惜放棄工作和與女兒的關係。女兒Carmen選擇移民外地並與同性伴侶結婚,與母親的種種分歧引起一場又一場的爭吵。丈夫William雖對Sarah關懷備至,亦難以安撫她的不安。

我的理解是,對於傷痛,Sarah「沈溺」﹑Carmen「擺脫」﹑William「轉化」,三者設定鮮明,形成一個互相抗衡和牽引的膠着狀態。但對於更細微的心理描寫,我仍有不解的地方,例如Sarah對兒子的愛為什麼沒有轉移到女兒身上,反而忽略後者?她對同性戀的歧視是基於甚麼?或許略加細節可幫助觀眾更了解她的複雜情緒。

演員的演繹無疑給角色注滿靈魂,操控了觀眾的情緒起伏。而小劇場優越之處是觀眾與舞台的距離只有數呎,兩口子互相取笑對方身型走樣的灰諧,儘管在繃緊的氣氛下來得短暫,亦令觀眾會心微笑;Carmen指控Sarah偏愛弟弟時流下委屈的淚水,和當時Sarah的一面無助,也烙在觀眾的眼簾。

Brian在戲裏的角色是隱藏的,觀眾對他的了解是陌生的,幾乎沒有句白形容這個孩子如何可愛迷人。但如Carmen的獨白道出,「弟弟消失了,但他永遠都在」,這個不朽的美好概念成了三人刻骨銘心的痛楚和禁忌。終於「期限」到來,打破了固有的平衡,困局反而有了出路。

劇目對存在和人際關係發出疑問,每位觀眾都可透過自身經歷去解讀這場包含失去﹑痛苦﹑憐憫和無奈的悲劇。畢竟我們不是獨自活在世上,他人的選擇為我們帶來限制,令生活不如所想的完整美好,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在活一個「被偷走的人生」。我們該如何自處?堅持和固執﹑理想與幻象要如何劃線?演員在向觀眾發問。

劇終,演員邀請觀眾到舞台參觀一下房間,我看著糾纏的紅色繩索沒有回過神來,事實上,我有上前把它一一拉斷的衝動。

【藝民節2014】節目T1 - 《期限》

團體:劇場工作室

場次:25/10 8pm

地點:觀塘興業街16-18號美興工廈B座12樓B5室

剩餘場次:沒有

《藝民節》網頁: http://www.pplsfringe.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