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泡沫雕塑的由來/周文慶

 每一次展覽,都有人問我相似的問題──你怎麼想到用泡沫來做雕塑的?或你怎麼知道泡沫可以切成雕塑的?

「我都唔知呀」總是我的回答。然後我就會把以下發現泡沫雕塑的探險歷程再說一遍:

最初的時候,我只是想測試一下口腔可以產生多少泡沫。於是我拿了牙刷牙膏就在廁所裡瘋狂地刷牙,刷到口腔再不能忍受牙膏產生的泡沫,就把泡沫嘔吐在杯子裡。

當我看著一杯子的口腔空間所生產的泡沫時,我突然想知道我的肺部空間又可以產生多少泡沫?但我不能讓牙刷牙膏跑進在肺裡去刷泡。我想起小時候吹肥皂泡的玩意;我想到只要把深深的呼吸吹出一個泡泡,那我就可以看見一個接近我的肺部空間的泡泡。為了讓吹出的泡泡更容易被看見,我深吸一口煙。

當第一個注滿煙的泡泡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彷彿看見了一個隨著呼吸而死亡的身體部分。於是我趕快地再吹出一個、再吹出另一個。我看見一個個從身體呼出的一去不忘的呼吸吹進在泡泡裡,每一個都記錄著我前一秒隨著呼吸逝去的生命。於是我決定──把逝去的呼吸注滿一平方立米的泡泡。

那一天,由早上一直吹到傍晚,發現仍然無法把泡泡充滿一平方立米的空間。因為泡泡爆破的速度遠遠超過我吹氣的速度。在吹了超多六小時之後,吸入過多洗潔精的氣味已經令我感到不適昏暈,我決定放棄這個創作。

於是我把洗潔精水連同泡泡一起倒進洗水盆,討厭的事情發生了。我發現那些泡沫沖極也沖不去。於是我拿起一塊,泡沫很輕很通透,放在手上完成感受不到重量,只有一點涼意。泡沫依然持續在爆破,只是速度減慢下來了。我突然對泡沫這種材料感到好奇。我把它們放在枱上。心想,既然泡泡是圓的,那我就把他們塑成方形。我隨手撕下一張紙板,一下子切下去──居然是可以切割的!我就像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

ss

將一堆泡沫切成四方體之後,四方體已不能滿足我的好奇心;我決定嘗試切出更複雜的形態──此刻泡沫一直在爆破、沒有時間讓我作理性的考慮──我左一橫切、右一橫切,泡沫輕輕地漂起來──那一瞬間驚心膽顫,我害怕它漂得太開離得太遠,而我又對此感到無能為力──幸好它輕輕地乖乖地跌在「對」的位置。

泡沫雕塑就是這樣在一次意外的實驗中出現;泡沫是如此的不可控制,而正正是它這種不可控制的姿勢深深地吸引了我,令我對它的可塑性、可能性一次又一次地感到無知與新奇。

*此作品入選「香港當代藝術獎 2012」、並獲「譚志成紀念藝術獎」。

藝術家官方網站: http://www.chowmanhing.com

分類: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