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

【佔領】誰還在聽民意?!/易惜行

退場還是留守,道理都已經有充分說明了,這篇文章不是意欲在這個話題上作重複的陳述。

直至昨天,雙學仍然勸佔領者不要離開,作為對運動即將要發生的一連串後續行動的支援。他們認為「空間佔領」是這些後續行動的重要「籌碼」,沒有了「空間佔領」,就失去了跟政權討價還價的本錢。

明顯地,雙學對於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前天公佈的有高達73.2%受訪者傾向同意退場的民調結果不太上心。理大這個民調結果所帶出來的訊息是如此清晰,雙學卻選擇了完全相反的策略,即勸說佔領者留守,原因有很多可能性,可能是質疑結果的有效性,也可能是認為作為群眾運動的帶導者,應該抱有「一往無前」的精神,不受群眾的多元聲音所干擾,做自己認為對的事就好了,或許是結合上述兩樣的原因。

我當然不可能知道雙學在想什麼,故此也只能按著上述的猜測陳明一下我的想法。

正如前述,理大民調結果所帶出來的訊息非常清晰,「空間佔領」這個策略的支持度正在急速地下降。繼續地佔領,只會令支持者離開,甚至轉入反對佔領運動的行列,要求政府恢復秩序的聲音會急速增加,為警察清場提供正當性,運動的後續行動根本就再找不到足夠產生效果的支持者量數。

要質疑調查的有效性是困難的,首先73.2%支持退場,當中高達48%認為佔領影響經濟及民生,這樣的結果我們稱之為「壓倒性的」(overwhelming),即使有若干誤差,也不會影響結果和所反映出來的訊息。

好了!有人會說,500多個受訪者會否太少了,這個問題應該由負責民調的鍾劍華來解答,但我相信有所謂的「有效樣本」,當然樣本是愈大愈好,但足夠的樣本量數意謂誤差率在可接受的範圍,我相信鍾劍華的專業。

另,我猜雙學或許會比較看重年輕人的意見,調查受訪18至29歲的年輕人中,不同意退場的佔59%,比重不少。不過我會說,在過去很多有關民主和政府表現的民意調查,年輕人的意見都是傾向非常一致的,有高達70甚至超過80%是選擇同一選項,那麼相對之下,59%是否可以視為意見傾向分歧呢?再說,雙學代表也說過,這次佔領運動不是學運,不能亦不應把整個重擔要學生肩負,所言甚是!這是一個關乎全港市民福祉的事,所以各個年齡層市民的意見和意願應具同等份量。

再來說群眾運動帶導者的策略選擇問題。任何群眾運動在保守及沉默大多數的社會𥚃,都確實是由少數具遠見者作先導,不過,這不是說少數先導者就可以完全置多數人的意願不顧,恰恰相反,任何運動能夠達到「群眾」規模的,先導者都必定十分看重「公眾觀感」(public perception),大多數人究竟是怎樣看這件事的?上策是爭取他們過來,中策是讓他們不作反對,下策是挑起(irritate)他們的不滿,令他們站在運動的對立面。

群眾運動能夠給政權構成壓力,民意才是先決條件,什麼上京、變相公投、集體自首、不合作運動都是後話,若是欠缺足夠量數的民意支持,就淪為廢話。

我不是在勸退,我要說的是雙學和五方平台的先導者們,別要犯了政府的毛病,忽視民意,我們稱之為「佔領運動」或「雨傘運動」都好,其根基都是在於民意,民意一旦失去,就萬事皆休了!

易某曾在此寫過一篇《比誰做更少的傻事》,意謂運動的成功與否看的是政權和運動帶導者誰做的傻事更多或更少。綜觀近兩星期的發展,佔領者無視法庭的禁制令、雙學無視公眾甚至佔領者對辭職公投效果的質疑,學聯對「上京」的執著,到這次對民調結果的輕忽態度,不得不令人擔心他們已經離開民意愈來愈遠了。

很早之前,佔中運動還在搞商討,戴耀廷說,他像是在走鋼線,經常要在溫和與激進支持者之間找一個雙方都能繼續走在一起的平衡點。我十分同意這說話!搞群眾運動,要一點一滴地累積支持者,對民意的掌握和回應是必須非常審慎,不可輕率。否則,曾經有過的「群眾」,一下子就會流走,返回原點,再要累積起來,就會比之前更為困難的了!

昨天我在電視屏幕見到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循循善誘地勸說學生聽一聽市民的意見,我心裏一寒,暗叫:「不好了!」試想像一下,理大民調那73.2%的市民聽到這樣說到心底的話會產生怎樣的共鳴感?!不要以為蘇錦樑說就會無效,中聽的話,即使是由「人渣」689講,他的民望也會上升。

相片出處:香港蘋果日報
IMG_4540.PNG

6 replies »

  1. 退場是必然的, 問題是何時退場? 不如先訂下deadline, 指定最遲在某一個日子, 無論如何必須退場, 例如六四, 七一或一周年日, 並透過廣場內群眾公投確認. 正如美軍決定撤出伊拉克或阿富汗, 都先由總統訂下一個撤退期限, 到時候就要離開. 這種做法可以令佔領群眾有充裕時間準備退場, 並在退場前有更大的動機尋求各種出路.

  2. 所言甚是,很多人都説過了,怎樣才令雙學明白呢?我們支持學生,但看着策略不對,乾着急!

  3. 這是過於簡單的說法,除了民意,還有對錯,佔領人心也有主動與被動之分。只跟潮流走是下策

  4. 我一直不明白雙學搞甚麼東東,為何不聽一眾同路人言。如黎智英,佔中三子。但佔中已變鳩嗚。種種迹像看來,那是事先準備好的策略。如清旺後兩天,已看到鳩嗚宣傳,有圖解有文字。雙學早想退,但要被人擡走,不能自己走。為的就是要警方出錯,造成聲響。在合法,低成本的鳩嗚運動下,政府已經技窮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