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有今生 無來世的暗角馬拉松(上)/園丁

10580685_10152908669920649_7584029521140982636_o

在香港舉辦一場真正屬於人民、讓跑手走入群眾的馬拉松,一直是園丁的夢想。這個夢想終於實現了,幾個主場跑步博客友好,上周六在金鐘夏慤村及中環海濱,舉辦了一場有全馬、有半馬、有十公里的暗角馬拉松(Occupy Marathon),並邀請暗角被警員毆打的社工曾健超主持起步禮,為被警方濫用私刑虐打的示威傷者籌款。

Occupy Marathon的構思

IMG_0926

遮打運動在香港的中心,開拓了一片無車的淨土夏慤村。也只有這裡,才令我有踏在自己土地上的感覺,呼吸自由的空氣。當你有空間,各種創意和創作力就釋放,把所有不可能的構思實現了,我們在水泥地上種花、在馬路上蓋自修室,建了舉世聞名的戶外藝術館,也開始在這裡集體跑步,發起了香港有數以千計的觀眾、可以互相打氣的「遮打馬拉松」。

繞夏慤村的地標和添馬公園跑一圈,路程大約四公里左右。咦!跑十圈不就是四十公里,差不多等於一個馬拉松嗎?是否可以辦一個真正的馬拉松比賽?更何況這一圈的路,擁抱了全世界最美的夜景、有最善良最美麗的人民、也有各種大型的裝置藝術,以及那個惡名昭彰的打人暗角,是全香港最精采的路段了,重覆十次、五十次、甚至一百次也不會覺得悶。

搞比賽最難是封路,既然最難的部分已經由勇武的香港人和學生爭取了,剩下的工作不過是安排補給、招募跑友和設計賽道,只要參加者限於四十人,避免因太高調而招惹的麻煩,幾個搞手夾錢就搞掂了。

於是,我們幾個主場友鐵定,只要夏慤村仍在,便會於11月1日辦一個真真正正的馬拉松,由暗角出發、暗角終點,Dress Code是黃色,並要參加者捐贈支援學生運動。總之,賽事的定位是一個以比賽形式包裝,支援遮打運動的跑步活動。

籌備細節

我們有十二天時間籌備。三軍未動,Facebook先行,第一步是要在FB開了一個Group發放消息,並把身邊支持學生的跑友拉入來,向他們介紹構思,以及邀請他們落場跑,並叫他們幫忙邀請相熟的跑友。

同時間,我們要諗比賽的正式名字、比賽開始時間、籌款捐贈的對像、找義工等。畢竟稱為「比賽」,當然也要加入比賽的元素,例如安排號碼布、行李區、補給、計時、攝影、獎牌、完賽紀念品及主禮嘉賓。

在各友好的支持下,籌備的進展相當順利,Melonie建議稱為Occupy Marathon,而四十人的名額,不消七日已剩四個。但由於時限有限,已趕不及製模做金屬獎牌了,經Raymond介紹,我們找了一間支持學生的膠牌製作公司,製作完賽紀念品及獎牌。
IMG_1292
號碼布和完賽紀念品的設計靈感,來自貼在暗角那一塊路牌。這次遮打運動的元素──黃色雨傘,則要在獎牌設計中體現,而其中一隻角塗上黑色則代表暗角。店鋪老闆相當支持我們,告訴我們只需一天時間便可以做好所有完賽紀念品,較細塊的獎牌當送給我們,不收我們錢。

其餘的籌備工作如下:

Dark corners bib1
號碼布──一間經營長跑賽事的公司義助我們,他們把設計概念做稿,並幫忙印刷號碼布;

10Oct27_Occupy_Marathon_medal-02

獎牌和完賽紀念品──由主場博客TC的設計師同事,把設計概念做出來;
PG
補給品──在跑友Wilson介紹下,聯絡了Power Gel的香港代理商。他們樂意以批發價賣出過百條Power Gel給我們作補給,並有同事順道送貨至中環;Peter則買熟蕉、水、Sport Drink、可樂、咖啡,並叫貨車帶長枱。

義工──參加者叫朋友來,friend搭friend,很快已找到五六人了;

攝影師──找了前攝記Gary Sing幫忙,他堅持不收車馬費,並吩咐我們捐給記協;

主禮嘉賓──既然在暗角開始、暗角終點,自然想起請曾健超來主禮。發出邀請後不久已有好消息,曾先生答應邀請參與。我們也不知道,原來這次也是他被毆打後,首次重返暗角;

籌款項目──順理成章,不如捐款給被警方毆打的受害者?但由於募款基金未設立,相信要各跑友等一等;

route

路線──主要由Raymond, TC, Peter和小弟負責用GPS量度,前後跑了五、六次。始終解放區範圍有限,而且也有不少帳幕及物資站,不可能把路線全部放在解放區內,一定要把中環納入路線,我們設計了一條具挑戰的賽道,要上一條行人天橋、一條夏慤橋、要跨過石壆。每一圈大約3.34公里,全馬要重複12次,半馬和全馬的尾數,分別靠最後回程逆走至立法會一次及兩次,全馬總共爬升的高度應該等於半座IFC。

暗角做起點是不二之選,一來附近夠寛敞,有足夠位置做行李區、登記和放補給品;二來沒有人在暗角附近過夜,不擔心聲浪擾夏慤村民。

定好路線後,由TC拍照、Peter劃地圖、小弟拍片,由Peter組合好,然後放上網。有相、有片、有洗手間、有路過地標的路線圖

各種東西齊全,最後四個名額都填滿了,香港第四個全馬不是夢。我們從未試過如此期待一個本地賽事。(待續)

分類:跑步, 佔領

6 replies »

    • Hi 園丁 🙂
      我就是當天守東防(東X島)不斷地叫你們加油的女生之一:) 也就是你之前文章說起東防加建路障那一夜、不顧自己走光(=v=)、唸翻譯的那個女生。(其實我畢業三年了,也許不再是年青人?!)
      最近發生好多事…但我心底,仍然好想守護這裡的每一位。雖然我力氣不大,又沒有很多防守的智慧(甚至常識!),但我很希望裡面的每一個都安全。就是這個想法讓我們一直待到現在。
      這幾天晚上有點冷!周五晚跑步的時候大家記得不要著涼!明晚我也會在,繼續為你們加油,也代表大家謝過你們的打氣!明晚不知道會不會再有什麼行動,記得注意安全!有什麼問題找防線的兄弟姐妹就可以!

      • Hello Yvonne,

        謝謝你的回應。至今你仍否留守嗎?可惜我太遲看到你的留言,無法跟你在佔領區相認了,算是緣份太淺吧。

        若你看到留言,可以email我,am730gardener@gmail.com,看看我有沒有機會認識你?

        祝幸福。

園丁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