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Fury》:立於灑滿汗血的大地之上/JS

FURY

或者,當你站在今天的浮華大道上,不曾想過這裡曾伏著無數軍人、難民的屍體,「歷史巨輪」其實就是一代又一代人的步履,我們一直以來,都是踏著先人的汗和血走過,並且活著。

電影《Fury》令人期待的原因有很多,男主角畢彼特的演出,真實的戰爭場面……不少外國大小傳媒皆稱,這是近年來最令人震撼的戰爭電影;筆者早在電影上映前看了優先場,當時全院滿座,的確,這是套很出色的電影,無論戰爭場景,以至軍旅生活,皆拍得非常細緻。電影中有無數精彩鏡頭,但當中數令我難能忘懷的,卻是開段的那兩秒。

話說畢彼特和他的坦克隊伍(坦克名稱正是「Fury」)回到美軍陣營裡,沿途滿目瘡痍,縱然美軍如何強盛,片中的主色調總是陰沈的,它的感覺讓人開不了心,想必大家看電影時,心情亦是灰灰的;那來個令我震撼的畫面來了:一個女護士拿著一個大大的塑膠盤,盤中滿是鮮血,她就若無其事地將膠盤托到護理營外,隨意將鮮血倒在泥土上。

這一幕大約維持了兩秒左右,卻一直縈迴我的記憶中,揮之不去,因為那種若無其事的「倒血」動作,最令人感到心寒;我們看戰爭電影,總是集中看軍人如何勇於殺敵的場面,因為它帶來最「華麗」的視覺享受,這方面《Fury》當然做得不錯,可是更令人動容的,是片中軍人的懦弱面:畢彼特的勇猛是久征沙場而來的,首次坐上「Fury」時,根據戰友的回憶,他是「嚇到瀨尿」,其窘態讓人取笑;是的,沒有人天生就是打仗的材料,人的殘酷和野蠻是後天而來,片中典型的角色,莫過於那位剛入伍的新兵,眼看他由一個打字員變成毫不留情的坦克炮手,這轉變是「老套」的章節,但它無礙整個故事的完整性。

野蠻和文明只差一線,在戰地之中,畢彼特曾刻意保持自己「文明」的一面,這一幕在他「佔領」德國女人大屋時表現得淋漓盡致,他先在屋中梳理自己,然後拿出雞蛋讓德國女士為他烹調,刻意地用刀叉吃煎蛋……這一幕欲以展示長期作戰的畢彼特,他內心所嚮往的理想世界,他在片中拋下一句:「理想是和平,歷史是殘暴」,藉以點明全片要旨;然而畢彼特的「理想世界」,在他離開屋後不久,便被炸彈徹底炸毀,兩名漂亮的德國女人,立即死在剛吃完煎蛋的大屋內。

是的,畢彼特的角色正正認清了戰爭的現實,在戰爭中,任何文明的想法只是過眼雲煙,因它不可能在戰火中留存,戰爭就是歷史最殘酷的一面,它能讓文明轉瞬崩壞;看完此片後,一份落寞感油然而生,當人站在車水馬龍的鬧市街頭,有誰會想過一百年前此地的景況?這說明為什麼歷史是如斯重要:沒有歷史,我們不可能認清自己社會的過去,它就如一個警鐘,時時刻刻提醒當權者和人民,文明演進有時,和平得來不易,在這片曾灑滿汗血的大地之上,人要時刻保持謙卑,別要讓悲劇重演。

原文刊於 memehk

分類: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