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假如「Night Raid」來到香港──塔茲米篇

在「帝都」的那個世界,我們“Night Raid”持著各自的「帝具」,與極惡朽壞的國家展開廝殺。我們殺了不少人,也有不少隊員被殺。那是一個醜惡、互相殺戮的血色社會。

我們突然被轉移到這個世界,面對著人民與警察對峙的狀況。

雖然跟這裡相比,根本是完全不同次元的事件,時空交錯、情勢轉變,我們失去了「帝具」,手上再也沒有超級鎧甲、必殺妖刀之類之類的殺人異能,只剩下那種名叫「雨傘」和「保鮮紙」的東西。

作為被欺壓群眾的代辯者,“Night Raid”自然站在人民的一邊吧。只是,身處於人民陣中的我們,卻對於他們的行為、動作、以致裝備都百思不得其解。我按捺不住,好奇地問我身邊那個撐著雨傘的少年:「那樣的裝備沒問題嗎?」

「大丈夫,萌大奶。」

喂。這樣大庭廣眾說這些話不太好吧!

正想這樣零秒吐槽之前,我才記得自己講的是日語,別人用日語回應我也是很平常的事吧?那句應該是「大丈夫だ、問題ない。(沒關係,不要緊。)」吧?大概。

好,入鄉隨俗,我就換種語言了吧。

那個少年看起來頂多十八、九歲,臉上掛著護目鏡和口罩,身上披著雨衣,手拿著雨傘。聽他這樣一說,我頓時接不上話來。少年,你太年輕了,你真的知道這句話背後的意思嗎?這句話可是僅排在「這場戰爭完結了,我就去跟她告白」之後的死亡句子啊!說了這句的角色,多半在三話之內就會沒命了!別放棄治療啊!

心中如此大聲吐槽,但顧及到現況,我還是選擇沉默下來。大哥說過,可不能因為情緒而影響戰鬥狀態啊。雖然現在的狀況遠遠不及我們的那個世界,但那樣的對峙氣氛,還是無法讓人安心下來。

001

「執行正義!」

似乎是從警察的方向,傳出了這句令人不寒而慄的句子。一種莫名的殺氣從背中竄出,彷彿聽聲音就知道是殘體字一樣的恐怖感覺──可惡,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其他從那個世界來到的人嗎?剛剛句子、氣息,完全就是──

「賽琉……是那個殺了希兒傢伙。」

目擊希兒死亡的瑪恩如此說道。

「吓?流?哪裡流?沒有人認識他啊。那班是警察,香港警察啊。」少年以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和瑪恩說,一副「你們連這些都不知道?」的可憐表情。「他們說的『正義』啊,不還是盲目執行指令、摻著個人的情緒、仇恨行事罷了。說難聽點,只是一班官方認可的施虐者。」這番說話完全不像是拿著雨傘的年輕人所說,反更一位身經百戰的武者──嗯,此子有成為“Night Raid”的潛質!

少年擁有一雙令人心醉的眼睛,彷彿好像看破紅塵一樣,他冷靜地看著步步進迫的警察,又道:「這個名叫『香港』的前殖民地,在回歸國家管轄之前,國家曾向這裡的人民下達承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然而過了十七年,所謂的那自由、自主、自治卻仍未兌現,甚至一步一步的被勒緊、漸漸消失不見……這裡的人,全部都是不甘屈服於暴力政治之下的勇者。」

002

(我心想,是不是類似這樣?)

……那不是跟我們的世界一樣嗎?真是天下烏鴉一樣黑,看來這裡也有需要整頓一下啊。

少年看著我閃過一絲殺機的雙眸,他搖頭道:「不。我們不需要做出流血的革命。二十五年前六月四日,我們前輩所流的血告訴我們──國家完全就不在意人民流了多少的血。他們只求國家在他們的理想範圍之內,哪怕這個香港佈滿著種種的問題──貧富懸殊、樓價高企、外勞湧入、鳩佔鵲巢,以致本土人民財匱力絀、民不聊生也好……」

……怎麼,感覺好像有點慚愧了。

細心一想,“Night Raid”的行動,可以說是玉石俱焚的自毀行為。為了扭轉這個已經朽壞腐敗的國家,我們以自己的血肉、性命,摒除國家腐壞的部份,拯救國家──然而,他們卻選擇理智的抗爭,哪怕手上的只是單薄的雨傘,而不是強力的「帝具」。

少年看著大街,嘆道:「只是,太多人選擇裝睡,甚至助紂為虐。」

我接道:「……那種人,在我們的世界也不少呢。」

同是天涯淪落人,我與少年又同時嘆了口氣。

現時,我們與警察的距離只有一線之差。前排的警察一手拿著盾牌、一手拿著警棍;第二排開始的警察已經做好了二階攻擊的準備,緊握著那名叫「胡椒噴霧」的大傢伙對準我們。

看起來波魯斯的噴火「帝具」很相似呢……正覺告訴我,得提防那個大傢伙。

如箭在弦,少年扭頭看著我,說:「喲,你準備好了嗎?」

我抬頭一看,警察充滿殺氣的雙目就在眼前,剎那間,的確令我浮起了賽琉的樣貌。我露出苦澀的笑容說:「不準備就不行了。」說罷,一手握著雨傘的柄子,一手往外推出,準備撐開傘子──就在哪瞬間,傘子的頂端「啪躂」一聲的奪框而出,並且摔落在地上。

你鹵味。

我買這傘子的時候明明是標榜可以抵禦十號風球的啊!什麼時候呼吸的風力也達到十級了?是螞蟻界的評級嗎?把我剛剛的自信還給我!!

003

(媽,為何結果不是我想的那樣?)

心中狠狠地咒罵著賣傘子的老頭,少年看到這樣的情況仍然不慌不忙,他指了指我雨傘的手柄──「Made in China 中國製造」

什麼意思?代表是危險品嗎?會爆炸嗎?

少年微笑道:「看來你真是異世界人嘛,中國製造的東西,像這種程度的自我解體已經是小事了。」

聽到這裡,我倒抽了一口梁氣

……更正,倒抽了一口涼氣。

不知不覺間,警察的警棍已經緊貼著我的頭顱──

「襲警!射雨傘襲警呀!有暴民襲警呀!」

一棍。兩棍。三棍。我已經流血了,但警察還是沒有停止攻擊,胡椒噴霧的威力比我想像中還要強烈,我沒有「惡鬼纏身」的情況下,我只能無力地挨打。幾秒之後,我感到自己被約七個人抬起,似乎已經遠離了人群。我被他們摔落在地上,僅有的視力告訴我,這裡是佔領現場的某個暗角。

在這裡的,是七人個警察,和一個示威者(我)。

「惡鬼纏身……現在真是顧名思義了呢。」

我苦笑著說。

利申:《幻想無極限》乃「三不作品」:不合理、不負責任、不斷抽水。只要是身處於動漫界,誰也可能成為遭殃的對象!因為……幻想無極限!

分類:政治, 佔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