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夏愨村的信】寄夏慤村 28號/投稿

IMG_0395

親愛的:

「一場秋雨一場寒。」農諺有著這麼一句。凌晨3時許,被視為雨傘廣場的金鐘夏愨道忽然下雨,繼周四(16日)後另一場凌晨時份的雨。

朋友滑水前說的這句農諺浮上心頭,那天剛剛下了一場雨,跳進海前她說:「昨夜下雨,一場秒雨一場寒,天氣開始涼了,要玩,趁早。」

天氣確實在變,風大了,雨密了,大家都感覺得到。周四凌晨5時下的那場雨其實引起過一場小騷動,席天而睡的市民被雨叫醒,睡眼惺忪,匆匆收拾避走到橋底、帳蓬底,為免擾人清夢,大家躡手躡腳,僅發出㗭啐腳步聲,蝸在帳蓬內熟睡的妳卻混然不知,未察覺這場秋雨。

這時我看著躺在街上的民眾被雨打醒,慌忙走避,問為什麼。為什麼要在公廁內洗臉刷牙?為什麼要在瀝青路上和衣而臥?為什麼就簡陋地以保暖鍚紙包著身體取暖?為什麼要忍受這一場場秋雨?

迄今仍有不少聲音責難學生、民眾野蠻堵路,非法佔「鐘」,讓家住半山的富人、藝員花兩小時下山。可蜷縮路邊的市民有其另類的成本,田二少佯裝清潔工兩日已叫苦連天,可憐年輕人邊餐風路宿邊主動清潔公廁、垃圾分類。

旺角衝突升溫,秋雨變得頻密,寒意也漸濃,那種由心而發的心寒。無論是誰先挑起旺角戰幔,群眾運動確隨時失控,星期二由梁粉鄭國漢主持的會面會有成果?誰判別這是成果這不是成果?沒有成果的話如何了結?

希望妳明白,即使再喧寒問暖、熱茶暖湯再隨手可得,烏托邦終有落幕的一天,身處這種運動最大的挑戰是難知進退,要跳出烏托邦重新審時度勢絕不容易。市民忍受的秋雨愈多,撤退成本愈大愈不甘心,結果是自行散去還是流血收場?不會有勝利者。

「十場秋雨一場霜」是農諺的下一句,倘十場秋雨換來的是一場流血的傷,誰想見到?憂慮的是警隊壓力開始爆煲,也擔心廣場上帳篷中曾經兩度為我遞上熱湯的妳。

JL

一人一信夏愨村 – 譜寫香港《夏愨七號》計劃,由「主場博客」發起。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arcourtvillage

分類:政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