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情陷夜中環:100個未接來電/葉朗程


Screen Shot 2014-11-03 at 10.48.12

有關分手的比喻,最貼切還是這個:分手有如在馬路上cut線,你總不可以話cut就cut,這是沒品的司機才會做的行為。如果你是有經驗的司機,你會知道失驚無神將軚盤扭向一方,其他的車輛有機會閃避不及,最後可能釀成嚴重後果。有品的司機,決定cut線之前會打燈,目的就是要給對方一個signal。Yes,signal好緊要,預先畀個心理準備人哋,然後才慢慢地、自然地cut過去。那當然,分手就是分手,冇人話畀咗signal之後就可以分手分得皆大歡喜,就正如被人cut線的司機,都唔會話因為你畀咗個signal佢,而佢就會話「你cut我線我真係好開心呀」。既然佢係唔係都會唔開心,咁點解仲要畀signal咁麻煩?Well,世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打燈就是這個道理。

上星期一的IFC,出現咗一個奇景。我話奇景,的確有少少誇張,但真的,在這個地方剛好工作十年,也從沒見過這等事情發生。那一晚,留在公司工作到很晚,差不多九時才離開。還未吃晚飯,所以打算求其吃幾件壽司醫肚。就正當我從公司的升降機大堂走入商場的時候,我看見一個女人在哭。年約三十歲,長頭髮,稍嫌老土的黑白OL裝束,即係白恤衫黑色裙加件黑色cardigan。個樣靚唔靚?Honestly,唔知,因為佢喊得好犀利,唔係眼角流兩滴眼淚咁簡單,係喊到「扯晒蝦」嗰種。佢喊到面容嚴重扭曲,所以我睇唔到佢本身個樣靚唔靚。係,有啲女仔喊起上嚟好靚,但佢絕對唔係呢種。

你大概應該估到,老土OL唔係一個人企喺度喊。鬼上身咩,一個人好哋哋點會無端端喊到豬頭咁?冇錯,企喺佢面前,係一個男仔。我一見到男仔個樣,好奇心立刻急速膨脹,因為我識呢個男仔,佢同我同一間公司但係唔同department,係邊個department就唔好講啦。男仔一身運動裝,滿頭大汗,根據我作為一個private banker的專業分析和觀察,我大概work out到之前嗰幾分鐘發生過乜嘢事。男孩子正在做gym,做得如火如荼之際,就收到老土OL的奪命追魂call。佢應該打咗好多次畀個男仔,如果唔係,男仔唔會衫都唔換而且滿頭大汗就走落嚟。

IFC鬧分手不尋常

以上所述場面,就是我所說的奇景。中環人注重class,所以中環人不會做沒有class的事。或者應該說,中環人也會做沒有class的事,但他們不會選擇在大庭廣眾做出來。情侶當街當巷吵大鑊,唔係乜嘢出奇事,但呢件事竟然發生喺IFC,證明咗個女仔真係好desperate,又或者佢好唔甘心,如果唔係,佢唔會喺一個咁嘅地方喊到咁樣。個男仔又真係鐵石心腸到不得了,佢企喺個女仔面前,只係用一個極不耐煩嘅表情望住個女仔。

填飽肚子後,想起要回公司拿點東西,於是又往寫字樓的方向走。就在這時候,我跟那個那位同事的眼神碰過正着,女士竟然還在糾纏。男人望着我聳聳肩,表情一臉無奈。我用兩隻手指向他比了一個「走路」的手勢,即是叫他快啲閃。當男人正想向我「回覆」之際,他的女友突然抬起頭。那個懷着破碎小心靈的她,向男生走前一步,而那個男人竟然惶恐的往後一退。約兩秒鐘後,女的離去,男同事慢慢地走過來。

點呀?ok嗎?「你話呢。」他苦笑說。隔一陣冇事㗎啦,我說,心裏肯定唔會咁快冇事。「I hope so,咁夜都未走?」走啦,陣間仲約咗人飲嘢。「嘩,Monday night都飲?」我個朋友聽日返去Chicago嗰邊,所以catch up吓囉,你join唔join?大佬,我擺明隨口問吓,然後expect佢話「thank you不過下次先啦」。點知,佢竟然話yes。佢冇真係話yes,但係佢就問:「唔會唔方便咩?」我諗,佢今晚真係需要有個人同佢傾吓偈。

因為我的朋友是北京人,所以我們全程都是普通話夾雜少少英文。起初以為男同事的普通話不太靈光,所以沒有說太多,怎料他一開口就聽得出他的普通話實在不錯。我們談起iPhone6,然後還在用5S的男同事就問:「你們知道5S最多可以顯示多少個未接來電嗎?」我和北京朋友都被他這個問題考起,原來未接來電的數目有上限嗎?「我女朋友,應該是以前女朋友,過去三天,每兩分鐘給我打一個電話,但去到100個未接來電的時候,電話顯示的數字就停留在100,沒有繼續加上去,雖然她仍然是每兩分鐘一個電話。」我們知道這個iPhone的秘密後,不禁大笑起來。

之後的話題,很自然就扯到他們的故事去。男同事憶起他們一年半前剛開始的時候,女生說的一句對白:「先別太認真,好嗎?也不需要有任何承諾,順其自然就好,最重要是空間,我怕有壓力。」有些男人不能接受這種愛情觀,有些男人發夢也想找個能有這種「胸襟」的女人,我認,我屬於後者。可惜,女人的瀟灑,多數是扮出來的。有一天,男同事去Prada專門店,選購波鞋。女人全程沉默,沒有意見。買完戰利品後,女人好半天沒有說話,男人終於問她有甚麼事。

太早談將來冇好結果

「你那對Nike不是好好的嗎?」女人問。Nike是做運動的,Prada是平時穿的。「Nike不可以用來平時穿嗎?」男人無言,想起以前女友說的那句「最重要是空間」,原來一切都是「夢囈與謊言」。「你其實有沒有為我們的將來籌劃一下?」女人再問。有些男人很怕女人,但其實你們要知道,「怕」,並不是真正的愛。怕女人的男人,好易管,只要妳惡,佢就會驚,只要佢驚,佢就會乖。對於那些不怕女人的男人,妳要控制的,不是他們的腦,而是他們那個心。

由那對Prada波鞋開始,女人漸漸露出原形,以前的可愛、隨意、調皮,剎那間消失。男同事眼中,女人一下子老了十年,因為她正自把自為地把他們的人生16倍fast forward。男同事不想就此跟女人快速老死,所以他選擇及早跳離沉船。所以話,當一個女人跟男人太早談及將來的時候,就是她正式斷送自己將來的時候。

葉朗程

原文刋於蘋果日報

分類: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