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佔領】鴻溝/蕭家怡

digital divide 2

早前寫過一篇〈Shall we talk?〉,談兩代人對佔領運動之看法之所以南轅北轍,與成長背景和知識水平的差異有關,但隨著近來的事態發展,我發現兩代人間其實還存在另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數碼鴻溝(Digital Divide)。

當「原住民」遇上「新移民」

早在10月6日,練乙錚先生以一篇〈梁特彈壓狂態畢露 佔中世代華麗登場〉,為這場佔領運動的主要持分者——八九十後的年輕人定名,於是,「佔中世代」、「佔領世代」這身份開始慢慢醞釀成型。事實上,打從運動一開始,這群「佔領世代」的路線就註定跟上一代人不同,只因「佔領世代」同時也是不折不扣的「網絡原住民」。

「網絡原住民」這概念由Marc Prensky 於2001年首次提出,意指一群在上世紀末出生,與網絡時代一同成長的一代人,他們的成長過程乃至現時的生活中都充斥著各種不同的數碼科技,對互聯網上的資訊發佈、收集、過濾等亦有其一套心得。於是,你不難發現,這場由同時身兼「網絡原住民」及「佔領世代」主導的運動中,新媒體是一個極重要的戰場,小至一張改圖,中至現場情況的即時更新,大至群眾動員,都能做到「快、狠、準」,甚至能反過來跑在傳統媒體的前面,牽著其鼻子走。

但就如《易經》所言,「一陰一陽之謂道」,既有「網絡原住民」的出現,則必定伴隨著與之相對的「網絡移民」。簡單來說,「網絡移民」也就是「網絡原住民」的相反,他們成長於網絡時代來臨之前,見證著數碼科技的一路發展,最後卻因不同原因而對電腦、互聯網等有著程度不一的認知及參與︰走在前頭的,有的已經追及「原住民」一代的水平,完全融入新媒體時代;而走在後面的,則可能剛從子女手中接過新款的智能電話,開始學習如何上Facebook,以及用Whatsapp、LINE等通訊軟件與年輕一代溝通,當然,走在最後的,則可能完全跟「數碼科技」脫鈎。亦正因這對數碼科技參與程度不一而生的「數碼鴻溝」,突顯了兩代人因資訊來源不同而導致的分歧局面,「原住民」與「新移民」的分別,愈見明顯。

你恥笑,我深信

「數碼鴻溝」除了令「網絡原住民」與「網絡新移民」在獲取資訊的來源上有分別外,更重要的,它在兩代人對資訊真偽的判別能力方面起了關鍵作用。

對「原住民」來說,惡搞、改圖、流料、假新聞等根本不是新鮮事,甚至他們本身就已經是改圖、放流料的人,這令他們對網上資訊懷有一點戒心,每每能在收到消息時做到「停一停,諗一諗」,縱使仍時有中伏,但卻很少會抱有「百分百堅信」的看法;但「新移民」卻完全不同,他們會將以往對傳統媒體的一套權威想法套之於互聯網世界之內,所以對他們而言,「朋友轉發」、「千真萬確,請廣傳」等都是認真而實在的事,結果,每當收到「朋友」傳來的消息時,就會接力在自己的圈子中繼續發佈,間接成為了假消息流傳的幫兇。

所以,當「佔領世代」因看見「石天欣被佔中人士強姦」、「Laughing Gor單手掛Banner」、「HOCC變身關家姐」等在網上流傳而不斷恥笑的同時,可別忘了,確實會有人對這些「低智影像」深信不疑。正因如此,怎樣縮窄兩代人之間的這道「數碼鴻溝」,讓大家都能接收相近或相同的資訊,繼而在這些資訊下作出理性討論,可能才是運動能否真正「走入社區」的關鍵。

 

分類:社會, 佔領

Tagged as: , ,

3 replies »

  1. 其實只要「恥笑」並沒有使他們達到完全放棄新科技的程度,多多被「恥笑」正正就是成長最快的方法。畢竟,這又不是騙財騙色,被騙又不會有什麼損失。相反,「Laughing Gor單手掛Banner」這種新手級謊言其實正好給「新移民」練習,慢慢地他們才可以開始能識破「語言偽術」這種高級謊言。

  2. 蕭家怡你所說的很多人會相信網上的假資訊,其實是很少數的例子,大多數的情況是有很多人刻意去發放假資訊,而那些所謂相信這些資訊的人是「扮相信」,以藉此攻擊相反政見的人,我曾多次指斥有人在討論區貼上假李純恩的文章,那貼文者就推說是朋友推介的文章,我亦曾在討論區揭發有位寫信恐嚇毛孟靜的自稱退休警司龐衛龍,其實是有人冒認龐衛龍寫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