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由佔領到解放/鄺穎萱

我每晚都在金鐘佔領區,起初是因為支持學生罷課,然後是嘗了催淚彈後對鎮暴的憤怒。頭一個禮拜每次到金鐘,心情總是忐忑,充滿警覺性,擔心武力清場亦害怕黑社會搗亂。但隨著扎營行動開始,佔領區氣氛出現明顯改變,區內的活動與日俱增。首先是自修室出現,如植物一樣有機地向四周伸延,然後遮打工場工匠動手製作學生用的枱椅、穿梭的木梯級、織布作坊編織坐墊、各式自發創意出現如雨後春筍。我也開始了黃皮絲帶作坊,跟一群五湖四海的義工,嘭!嘭!嘭!拿起槌子鑿子做起手工來,每晚大家準時出現,他們的説笑對答點滴,伴我渡過一個又一個午亱。甚至開始每天惦記著這個佔領區,趕快完成工作回到這裡,曾自問為何這個一度叫人憤怒、焦慮、恐懼的地方,會變成想念記掛。

傳媒稱這裡是佔領區,因為我們打破了公共權力對這地方的控制,但亦因此這裡成為了解放區。「佔領」與「解放」的關係,其實很微妙。我知道自己喜歡上這地方,是來自她帶來的解放。在香港生活,我們早已被各式各樣的意識形態、政商利益勾結所馴服。每次徒步來回金鐘中環,才發現路程是如此之近,自小已「被習慣」香港空間規劃只以車流為主,不為行人而設。公共空間被消費主義、大型商場連鎖商戶進佔。

在這裡,充滿各式的政治創作,有幽默、有正氣、有創意,亂中有序,與今天的主流媒體相比,後者早已被政權及利益所佔領,維穩歸邊,凡此種種,更突顯了為何年輕人對我説這裡就是他們的烏托邦。

我們的自主性、可能性早已不經意地淹沒在消費生活裡,在佔領區反而得到解放,陌生人互相扶持,討論社會、政治、人生,甚至發現了自己的其他可能性,大家動念動心動手,集結志同道合的人,把無數的不可能變成可能,而且做得穩固妥當。

喜歡這𥚃,正因為她的理想化,並且能真正實踐出來。亦因為她會隨時消失,有一天這夏慤道將變回車龍廢氣,唯其表面如此脆弱,更令人不捨。但我也知道,這一個月經歷,將會永遠倍伴自己一生。尤如獅子山頭的「我要真普選」直幅,雖已被拆走,卻長存香港人心中。

一個月過去,不少人問佔領運動將如何結束?何時告終?這問題我答不上。我只知道經歷了這場運動,不管是自已、年輕一代、甚至這個城市,已變得不一樣。

分類:佔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