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別「消費」傷痛的世越號意外/鍾樂偉

htm_201410301263430103011

*剛被尋獲遺體的女學生「黃智賢」(音譯),她的家人昨日為她舉辦「已逝去」的生日會

以佔中發起人陳健民和戴耀廷教授決定返回校園復教,與南韓世越號沉沒事故中,船長李俊錫在沉船意外發生後,沒有做出任何營救乘客的努力,反而自己先逃生保命的行為相比,似乎不論是事件性質、源起、參加者、爆發原因等等方面,都不大相同。

TABLE

一來,雖然陳健民和戴耀廷教授在整個佔領運動還未有任何成果前,便選擇回到校園講課,暫離群眾,在某些群眾眼中可有爭議,但是,正如二人所說,兩位教授只是回到大學復教,不是退場,二人還會在非教學時間回到佔領地區,情況與南韓「世越號」沉沒事故有本質上的分野,因為在那個時候,船長李俊錫在船隻發生意外時,未有盡上船長的要求,先營救船上的乘客,反而立刻打開救生筏自行離去,就在離開以後,船長根本沒有意欲且沒有任何可能再次回到船上拯救其他正中水深火熱的學生,這與今天兩位教授還會 /可以留守在群眾中的處理根本不同。

二來,相對而言,在南韓「世越號」發生意外時,除了法律責任,船長也擁有在整條船上,維護所有乘客生命安全的唯一專業技能,因為只有他才懂得控制船隻,所以他的擅自離去,就是置全船所有乘客安全之不顧。可是,在香港的佔領行動中,佔中三子到現階段,大概已不如最初時對大局有全權的主導。現在的佔領活動,已經轉化為群眾自發的「雨傘運動」,因而,與「世越號」時船長李俊錫擁有唯有懂得駕船的專業角色,他有不可推卸責任要把船隻安全駛至目的地的不同,陳健民和戴耀廷教授不會有如船長般的專業角色,能否「安全」地處理事件,正如有人說是「自救運動」,是在每一位運動參與者的手上,責任也在各民眾,與南韓「世越號」沉沒時船長的冷血行為,絕對不能同日而語。

再者,隨便拿來別人國家的「國難」,來與香港的「民主運動」相比,更給別人覺得冷血涼薄之意。南韓「世越號」沉沒事故迄今,在當地社會還是一件極大的民族傷痛,還有9位學生的遺體仍在打撈中,不少人仍在哀悼,也有更多的罹難者家屬在沉痛中向朴槿惠政府申冤,要求政府公開整件意外的真相。當中,南韓海警昨日在珍島附近海域,在意外發生數月後終於尋獲一位罹難女學生的遺體,家人們還在為他死去的女兒在舉辦「已過去」的生日會,被南韓媒體說為「世上最悲傷的生日會」。現在,就在那個「國難」未完結前,在別人的傷口撒鹽,只會顯得香港人不懂體統,就如在「喪禮上比較別人的喪禮安排」,對別人「國難」的死難者家屬涼薄,也不尊重仍留守在街頭上爭取民主的學生。

兩件事件,唯一可比的是,恰巧兩地的民眾,都是同樣地以「黃絲帶」作運動的號召。

圖:http://bit.ly/1q6CPic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