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不除煤電,煤碳戰沒用/ac

arizonalady / flickr

arizonalady / flickr

奧巴馬政府上月正式公布首個聯邦碳排放限制法案,限制發電廠二氧化碳排放量,並要求電廠必須有碳收集及儲存 (CCS) 裝置,在煙囪內消除二氧化碳,然後將之泵到地下作永久儲存。雖然方案受不少環保份子歡迎,然而前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Burton Richter 卻撰文指方案實際作用不大。

該文早前於紐約時報刊出, Burton 直言方案只針對新建煤電廠,無甚用處。因為天然氣成本較低,利潤較高——用煤發電量已由5年前的50%跌至去年的低於40%;天然氣發電量則在同期由20%升至30%。

根據美國能源資訊局,近年絕大部份新建的發電廠都使用天然氣,而未來五年亦只有少數新的煤電廠投產。此外,大部份天然氣發電廠均符合方案排放要求,所以對它們來說無關痛癢。Burton Richter 續指天然氣除了價錢平,發電時排出的二氧化碳是煤電的一半,經已達到減排目的,要鼓勵業界轉用天然氣,他認為需要落實碳稅,但現時時機並非適合。

此外, Burton 亦不同意 CCS 已經可以大規模使用的說法:

至於碳收集及儲存裝置,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 (EPA) 舉証石油業成功利用 CCS 從煙囪收集碳,並促進舊油井產油。但這一舉証(與能否大規模使用)並無關聯,因為舊油井儲存的二氧化碳數量相對煤電廠排放的小,面臨的挑戰根本就不同。地下深處的鹽水層有潛在的大容量存儲碳,但無人知道,能否盛載二氧化碳幾百年而不洩漏。假如我是 EPA 的技術小組顧問,我認為 CCS 並未可以大規模使用。

Burton 建議 EPA 先加強執行2012年落實的水銀排放限制令,將未達標的舊電廠強制關閉,並加強管制現有電廠的碳排放; CCS 的實驗要在適當規模下試驗完成才推出。

文中末部, Burton 促請所有官員、國會議員,參閱美國國家科學院2010年出版的《能源的隱藏成本 (The Hidden Costs of Energy) 》,當中估計,煤電廠於2005年排出的氣體,對人類健康、木材產量與建築物造成的損害高達620億美元。他直斥我們再無任何藉口繼續使用貴價以及危害健康的煤發電。

去年有137,000人從事煤礦相關業務……政府可以為這批人發放每年五萬美元免稅退休金,每年只需約68億,節省了國家大量開支、保護美國人免於健康損害和減少令地球變暖的溫室氣體排放量。

延伸閱讀:
極速去碳、刻不容緩 — 文明急救組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2010). The Hidden Costs of Energy: Unpriced Consequences of Energy Production and Use.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奧巴馬的煤碳戰

來源:
New Clear Air Rules Would Do Little – New York Times, Burton Richter, 23 October 2013

-ac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