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痛心未認清事實,矢志爭取真普選 / 中大及港大醫學生政改關注組

20141029 威爾斯醫院的醫科學生宿舍 Silvia Lo

威爾斯醫院醫科學生宿舍  Photo Credit : Silvia Lo

中大醫學院學生政改關注組及港大醫學生政改關注組就《550名醫生在報章刊登聯署廣告,標題:痛心疾首》一事回應

回應之先,我們必須表明,我們明白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而我們所期望的民主制度也能容納不同聲音。故此,對於有五百多名醫生於報章刊登聯署廣告,表達他們的意見,我們予以最大的尊重。

痛心未認清事實,矢志爭取真普選

以癌為喻,誇張失當

醫護人員運用其專業知識作比喻時,必須非常謹慎,以免誤導市民及濫用公眾對醫護專業的信任。《聯署廣告》以癌症比喻佔領運動,指責運動「不受制衡,侵蝕香港的核心價值」,為佔領運動扣上惡性蔓延、過度生長的帽子,實屬誇張失實 。縱觀佔領運動的一個月以來,佔領區內的市民一直堅持和平理性、自我制衡,即使遭警方及有組織人士無理打壓,仍恪守非暴力的原則,並無愈趨激進之勢。而一眾前輩將「癌症」與「侵蝕核心價值」拉上關係,對癌症作出此等政治道德判斷,亦未必恰當。

香港病了,佔領非因

香港無疑是生病了,卻非因為血管被堵。特首違法僭建,官員囤地自肥,商賈抬價壟斷,市民蝸居板房,無一不屬病態。此等徵狀,俱遠在佔領之先浮現。其主因乃在於本港政制發展停滯不前,特首由小圈子選舉產生,毋須向市民負責,以致政策向權貴傾斜,引起社會分化,階級對立。這才是「破壞民生,撕裂香港」的真正原因。致病機制如此顯淺,一眾前輩又豈可諉過於佔領運動?佔領運動無疑對社會帶來影響,但這是社會進步的必然陣痛,我們堅信佔領運動將誕下重生的香港。

免疫反應,社會預警

佔領運動持續逾月,正是香港社會對不公政制的免疫反應。香港市民眼見落實民主遙遙無期,不忍不公義的制度在香港植根,才擔當免疫細胞的角色,以佔領行動向假普選說不。正如人體的免疫反應會使病人發燒、疼痛,佔領運動無疑為市民帶來不便。身為醫者,面對如此病況,理應對症下藥,而非只治其標,忽略病原,強求表面康復。社會所患並非絕症,只要香港實現民主,落實基本法承諾的真普選,自然能夠藥到病除,而免疫反應亦當然隨之停止。

法治根基,社會公義

無可否認,佔領運動所提倡的「公民抗命」概念,的確衝擊我們過住對法治的理解:守法,有法必依。但法治並不是管治社會的工具,而是社會公義的彰顯。法律的存在是為了行使公義;法治的最終目的是以法達義。港人多年來以遊行、靜坐等合法途徑爭取民主,惟政制發展仍然毫無寸進,市民迫於無奈走上公民抗命之路。佔領行動雖然違反法例,追求的卻是法律與法治背後的公民權利及社會公義。若我們細心察之,堵塞馬路其實只是一個手段,目的是透過主動違反法規並承擔罪責,以堵塞馬路向政權施壓,撤回不義的政改方案,爭取真普選,達至社會公義

撫心自問,時代責任

即便如此,我們知道大眾仍可批評此舉是違反法規,以及佔領運動為生活帶來不便。誠如前輩所言,佔領行動或許違反了「毋傷害」 (Non-maleficence) 的醫學道德原則,但我們必須謹記,其餘三個原則:「行善」 (Beneficence)、「自主」 (Autonomy) 、「公義」 (Justice),同樣規範醫者所為。過去三十年,一代又一代的香港人前仆後繼投身民主運動,最後換來如此不公的方案。我們撫心自問,身處於這大時代,面對不理會民意的政權,又應當如何自處?當一個旁觀、「痛心疾首」的人,還是勇於負起時代責任?
今天,我們毫無保留地選擇後者,只因太愛這個名叫「香港」的地方,這是我城,也是我們的未來。

在此,我們謹希望所有醫護人員正視香港面對的社會問題,本着醫學界一直以來革命創新之精神,勇於求變,體察病因,認清事實,為我城除疾。

一群熱愛香港的醫學院學生敬上

 

中大醫學院學生政改關注組

港大醫學生政改關注組

 

分類:政治, 教育, 佔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