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

田少被「搣柴」,「人渣」仍受寵?/易惜行

昨天早上寫了一篇《「人渣」結局已定》,內文提到「田少就直頭叫佢(人渣)不如歸去,後來被西廠召見,不曉得跟他說了什麼」,下午就有新聞,田少會被「搣柴」(被免除全國政協委員職位),罪名是呼籲特首梁振英辭職。憑此現象,似乎說明了「人渣」仍然深得帝寵,也就是說易某昨天之預告是「美麗的誤會」又或說是「良好預望」了!是否如此呢?!

常看中國電視工業出品的歷史肥皂劇的讀者必然看過以下橋段:皇帝要廢一個曾被寵幸的妃子或是重用的奴才,考慮甚多,還要佈局周密,情況若然有需要甚至會羅織罪名,並要在主子的時間表內發生,通常除了數名為皇上辦事的人,其他奴才都通統被蒙在鼓裏,而最後獲得通知的當然是當事妃嬪/奴才啦!

皇帝殺人花款甚多,其中之一叫做「捧殺」,「捧殺」典故出自《風俗通》:「長吏馬肥,觀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馳驅不已,至於死。」意思就是說殺你馬的人就是在旁邊那些給你馬鼓掌的人,誇之者就是害之者,也就是捧殺。後來魯迅據此寫了一篇《捧殺與駡殺》,這是後話,就按下不表了。

官場引用此招就是刻意提升當殺之奸佞,奸佞還以為自己得勢,疏於防範,行為更為乖張,黨眾亦如蠅逐臭,待時機成熟,皇帝一舉收網。

也就是說,朝廷之種種現象,通常不能用直線思維去解讀,尤其是封閉的極權政治,就必須按照其內在迂迴扭曲的邏輯作多重解讀。正因如此,錯誤解讀的機率甚大,加上中途出現變數以致要改變行事軌道也是有的。那麼,易某有關「人渣」結局的預測會否也是錯的?這個可能當然存在,畢竟我唔係習近平和江澤民肚裏面條蟲嘛!對吧?

田少受靶,似乎是因向梁振英叫陣而起,但這現象不能證明梁振英仍然深得帝寵。讓我們來細看這則新聞。

田少的罪狀是什麼?政協陳永棋說:「文件提到田北俊早前公開叫梁振英辭職,違反全國政協三月有關支持特區政府及特首依法施政的決議。」我們可以這樣理解,田的言論違反了政協的決議,係人都知,所謂的政協決議就是「阿爺」的指令。換言之,田少的真正罪名係公然唔聽「阿爺」之笛,「公開地」叫梁振英落台不是「阿爺」的心意,甚至可能妨礙了「阿爺」原本的計劃。試想,拉梁振英下馬的時間表已定,但你此一叫陣,梁振英下馬,豈非就成了「阿爺」聽令於你,試問這成何體統呢?!

陳永棋又說,政協主席俞正聲會議後接見委員們,發放訊息,全國政協仍然視田為朋友及愛國愛港人士,只是其言論違反決議,提議並非針對人,而是針對事。俞主席似乎生怕奴才們錯誤解讀事件,對田少落井下石。究竟是田少罪不至死,還是田少按他的渠道收到了風,過早披露,故此也只是技術犯規?

再看,田少被「紮棍」,事前獲西廠邀約見面,明顯地是要減低事件對田少之震盪效果,顯示「阿爺」仍然關心田少的感覺。

我們再換一個角度看,田少經此一役,看似是給主子摑了一巴掌,卻增加了他在香港巿民心目中的份量。以作用論,當今局勢,建制派中,究竟是田少的用處大,還是民望破底的「人渣」大?!以田少的政治歷練和跟中共的離離合合難捨難離的關係,說不定有一天在衡量複雜的政治局勢之後,田少取梁以代之,製造「愛國愛港」特首的典範也是不可預料的啊!我勸建制派還是別要太快對田少動手動腳好!

當然,中國三十六計中有所謂的「苦肉計」,你就當易某諗多咗吧!

圖片出處:香港蘋果日報

IMG_4385.PNG

分類:政改, 政治, 佔領

Tagged as: ,

2 replies »

  1. 對聯一則
    自由黨黨魁無言論自由
    中國人人民需思想解放

    有得你揀, 都唔揀?
    順我者昌
    逆我者亡

  2. |照睇,689無力破鳩嗚之陣。既然無德無能,下屆特首遊戲無佢份。目前,以董馬房的松松領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