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與昔日同袍書/場邊故事

police_lam

編按:由「黑腳」、「死差佬」到「警察先生」、「阿Sir」,這位老差骨走過香港警察的黑暗至光輝歲月。今天,他有話對同袍說。

【與昔日同袍書】 讀者來稿

同袍們!戰友們!近日香港所發生的大型抗爭行動,普遍市民對警隊的處理手法和在其他個別事件的表現,有很多負面的批評。也許是較你們幸運地早退休離職,今次沒能與你們並肩攜手、參與其事,但作為一個服役了卅五年、退休不久的警察,此事卻勾起了我無數撫今追昔的情懷……。

我懷念與你們一起共事的許多片段,有你們一起同甘共苦的陪伴和支持,使我有足夠的勇氣和力量,去面對不同的逆境和挑戰。

我亦懷念那些緝拿各式罪犯時的智勇、妙抗無理上司時的肝膽和應對少數刁鑽市民時的不卑不亢及堅忍。

我更懷念我們從七、八十年代被人『尊稱』『黑腳』、『死差佬』和『有牌爛仔』的坎坷無辜,直到卅多年後轉而被稱呼為『警察先生』、『阿Sir』和『Madam』的過程。這過程絕非簡單輕易。
能夠厠身其中並且見證着這個微妙的變化,我感到無比自豪,相信你們也有同感,亦是這麼多年來絕大多數的你們克盡厥職和堅守專業的肯定和回報。在我服役後期的日子,我一方面享受普羅大眾禮遇尊崇的同時,亦不忘告誡新入職的同袍,這禮遇尊崇是怎樣的得來不易和易毁難建。

應對現今香港的局面,我特別懷念二零零五年時,我們一起處理世界貿易組織部長級會議輪值在港舉行時的韓農抗議事件。當時我們從各警區抽調人手組成多個不同的梯隊大隊,連續多日的長途往返警區和現場崗位,面對休息不足和進食時的擠逼和惡劣環境,應付緊張、超時和體力透支的工作,可說是極度艱辛困苦。
到韓農抗議後期,突破了警隊護送遊行的防線,欲衝擊灣仔會展中心會場時被催淚彈所阻,退而靜坐佔領高士打道高速公路時而需要我們的通宵執勤,緊接着休息不足三小時便要當值另一天的挑戰,各位有幸參與其中的同袍,想必至今仍有深刻的體會。

我還記得在當天的工作暫告一段落時,我們的大隊獲准稍息候命,全隊車隊停泊在堅拿道西天橋底路旁,除了輪值負責看守武噐彈藥和裝備等少數隊員外,其餘的都累得在警車內東歪西倒。

不久,奇怪的事發生了!一位貌似OL的女士,一手提着一大袋車厘子、一手輕敲我那警車的車窗,一面以生怕驚擾好夢而刻意壓低的聲線說:『各位阿Sir,唔好意思,有冇打攪你哋呀?辛苦哂你哋呀!』一面把車厘子塞入車內。在我們還來不及反應作出推辭或道謝時,該女士已翩然轉身離去!竟然對我們的當值時『蛇王』加以獎賞而非投訴!
事後統計,我們大隊的其他車內人員,接收了不同性別、年齡、階層等各式市民的心意,包括有燒肉、义燒、西餅、疍糕、菓汁、汽水和多種鮮菓等,全都是購自他們在附近路過的街市和商鋪,以作『勞軍』之用。當年可還沒有那些愛字頭和撑警組織呢!

同袍們!戰友們!也許今天的我老了、不中用了!我亦沒有躬逢盛會、親歷其境,以下問題我一直猜想不透,就交給你們代為冷靜細想:同樣面對大型的抗爭活動、同樣面對極度艱辛困苦的環境、同樣施放了催淚彈和使用了『適當的』武力,為甚麼警隊今天迎來了的,是多方責難和大量投訴而非車厘子讚賞呢?

同袍們!戰友們!老人也許是過時了!但我特別懷念與你們共渡的『好老』日子,亦懷念警隊精益求精、聲譽日隆的光輝歲月,我更懷念那『敲窗細問』的警民關係!

文:子止

圖:林亦非
http://on.fb.me/ZSPkXz

分類:抗命時代

Tagged as: , ,

3 replies »

  1. 作者有一個一直猜想不透的問題, 警隊今天為甚麼備受各方責難. 答案其實呼之欲出, 因為警隊今天做錯了事, 而且是做錯了很多事, 並且死不認錯, 認為認錯是天方夜譚; 出動防暴隊對付學生沒有錯, 大放催淚彈沒有錯, 縱容黑社會及愛字頭襲擊示威者沒有錯, 聲稱拆除障礙物但實際上清場沒有錯, 怠慢處理七名圍毆被補示威者的警察沒有錯, 警察大棍大棍扑示威者頭沒有錯, 等等.

    • 今日警隊嘅表現其根本原因在於其已經被共產党統戰,滲透及控制,視其為專政之工具。在這次民主運動中可見警隊之表現十分稱職,武力鎮壓,警黑配合,完全合乎黨的要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