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夏愨村的信】一堂終身受用的課/Kenny

IMG_1264

致夏愨村23號:

你好嗎?我想與你分享一個我的經歷。
我 做了三十幾年人,只試過一次在露營帳幕中過夜,那是十年前夏天的事。當時我是一個背包驢友,一個人去了新疆一個月。朋友介紹下,在烏魯木齊認識了一班登山 愛好者,剛好那個週末他們一行十數人要去博格達峰的base camp (海拔3千600多米),3日2夜的徒步遠足旅程,邀請我一起去。我心想自己平日在香港也經常遠足行山,前幾年也體驗過西藏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反 應,只是沒有野外露宿的經驗,這麼多人一起去互相照應,膽粗粗一口答應。

在帳幕裡發生過很多難忘的事(篇幅有限,有機會再告訴你),但都比不上我在離開base camp營地(目的地)最後一段路所感覺到的吧!

雖然說一行十數人,但大家的體力和速度都各有高低,到最後這段路(其實當時都不知到原來已經很接近終點),基本上是自己一個人默默在走。這段地圖上直線可能 只有幾十米的路,垂直爬升應該也有二三十米吧,那時候,身體對稀薄空氣的反應終於來了! 大背包好像突然加磅了,每踏出一步,就好像用光身體所有氧氣,要回幾十口氣(深呼吸那種),才能踏出另一步。如果當時可以選擇投降放棄的話,我會認真考慮,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路還有多遠。

正當自己只剩下半條人命時,一位隊友經過我身邊,她鼓勵了我一下說:“很快就到。上次有個北京來的上班族,完成這段路後告訴我,以後再遇到什麼艱難都不怕,因為這段路那麼辛苦都能夠完成。” 說完就告訴我她再上面等我。

聽完她這番話,效果並不怎麼戲劇性,沒有振奮的背景音樂和體能爆 seed,我還是超級辛苦兼有點神智不清地捱過最後這段路,看到了等侯我多時的博格達峰。

我這次帳幕露營,給我上了一堂終身受用的課,學了什麼我就不再長氣講了,你懂的。我相信你這次帳幕露營學到的東西,一定比我那次更多更豐富。

最後,我還是要老土但衷心的說一句,多謝你!

Kenny

一人一信夏愨村 – 譜寫香港《夏愨七號》計劃,由「主場博客」發起。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arcourtvillage

分類:政治, 佔領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