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夏慤村的信】那年秋天 魔幻的夏慤村/園丁

IMG_1271

致夏愨村民:

寫這封信,只是想多謝你們,令我重拾做一個香港人的感覺,也令我終於覺得,自己在香港並不是一個異鄉人,並不是 diaspora,而是返回了我熟悉的香港。

自從十月開始,每天中午,我都會拿個包到夏愨村坐,享受每天的 lunch hour break。我很珍惜每次的機會,每天都當是最後的一天,只希望在一切終結前,再看夏愨村一眼,呼及多一口自由的空氣。

到今天,我覺得能成功佔領市中心,甚至可以佔大半個月是根本無法想像的,而且還要管理得這麼好。成年人做不到的,你們這些願意為理想犧牲的後生仔女做到了。只是大半個月,你們的理想、愛和和平,把這幾條原本只有廢氣、行人止步禁地變成夏慤村,譜寫了互聯網年代恍如童話的真實故事。

每一天都總會有新的驚喜,大家開始搭帳篷、貼傳單、貼告示、貼海報、設大台、設充電站、社工輔導處、開公民課堂、設環保回收站、簡單的更衣室、圖書角、貼報紙區、設路障、垃圾處理站、然後開始有過石駁的水馬樓梯、天橋上掛直幡、掛橫額,第一個裝置藝術品亦於添美道,由行人專用區,變成了一個小小的藝墟,亦開始吸引上班族及市民來散步。

後來還有 Umbrella Man、Lennon Wall、天橋中間由眾多把傘聯成的巨傘、巨型的黑色 Umbrella Man 畫,夏慤村變成了巨型的戶外美術館。木工、技工和設計系同學都來了,造了更安全的樓梯,並在馬路正中間開始搭建桌子,讓莘辛學子看書做功課,貫撤罷課不罷課,抗爭不忙溫書的精神!最近還多了 Information Centre,讓外國訪客知道發生甚麼事!

這個小社區,信任是眾人共同的語言、共同的貨幣,大家按需要取物資,最過癮是午飯時間,你們不斷宣佈:「有XX飯、有XX包」、「自己飯盒自己食、自己飯盒自己丟」、「飯盒告急」,嘻嘻哈哈嗌咪。這種最單純、最天真的快樂只屬於夏慤村,不可能出現在成人世界的冷冰辦公室。在告急的時候為你們買午餐,也算是少少的贖罪券,自己的選票,反而要你們為我爭取,心裡總是有點慚愧,愧疚自己未能做得更多。

這裡有每天守衛路障的勇武男,也有每天為大家灑水、派退熱貼、回收膠樽的普選女。報紙說,這些溫柔又堅強的普選女絕對娶得過,只是我這些已婚的中佬,已經過了「娶妻當娶普選女」的年紀了,最多也只能跟老婆說:「生仔當如旺角男,生女當如普選女了。」

我並不是甚麼熱血人士,只是一間大公司內的小職員,對香港的政治早已哀莫大於心死,很多年都沒有出來遊行了,反正遊行也沒有甚麼用,無論五萬、十萬還是二十萬人上街,政府懶得回應,只是求其是 copy & paste 一堆廢話,大家翌日又乖乖回到辦公室上班,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當大部分人繼續醉生夢死,大部分香港人根本不覺得一張選票有甚麼價值。在這個求賺錢、求食飯、求服從的城市,關心政治是很戇居的事,十幾廿年來,只是不斷浪費時間去爭拗「香港應唔應該有普選?」看著香港赤化、沉淪、大陸化、食飯主義取代對公義的執著,熟悉的香港正一點一滴地消逝,但又做不了甚麼去阻擋。

你們敢於做夢、敢於抗爭,為自己命運前途而戰,贏得國際輿論尊重的 Umbrella Movement。你們有幸見證數十年一遇的大時代,參與這場波瀾壯闊的學運,在年紀輕輕的日子,已留下永不會磨滅的回憶,以和平非暴力的道德力量,戰勝了各種的攻擊。或許當一國兩制已成為歷史後,再也沒有人知道夏慤村在那裡,我們的教科書只會以「2014 年夏秋之間那一場政治風波」,淡化這一段曾經是香港最有希望的日子,只希望我們這堆書信,告訴大家在那年的秋天,有一班學生送了一個魔幻的夏慤村給香港。

園丁

一人一信夏愨村 – 譜寫香港《夏愨七號》計劃,由「主場博客」發起。詳看:一人一信夏愨村 – 譜寫香港《夏愨七號》FB專頁

分類:佔領

Tagged as: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