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佔領】每個人,都是一座獅子山 / Daniel-C

20141023 Howard Liu

Photo Credit : Howard Liu

我得懺悔,當吾友 TC 和 Allan 決定要盡快上山親睹「獅子頭上掛Banner」奇觀的時候,我沒有告訴他們最佳的觀賞位置。

正午時份,幾位朋友忽然同時傳來獅子山的照片。獅子山是香港最有名的天然地標之一,山不高但勢雄奇,幾乎在港島北和九龍市區的每一個角落,只要地勢稍高,都可以看見這座如雄獅伏頂的奇岩。獅子山勢雄奇,但是英雄慣見亦平常,照片忽然被廣傳,當然是有不尋常事情在發生:俗稱「獅頭」的主峰,東南面陡峭懸崖之上,一幅長6公尺乘28公尺的鮮黃色巨型直幡,正在展開。十五分鐘後,收到最新照片,終於看到上面的雨傘圖案,還有其下「我要真普選」的五個大字,蔚為奇觀。

在這場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中,香港人屢創新意。以「香港蜘蛛仔」自稱的一班攀岩愛好者,經過一個星期的計畫後,以繩索下降獅子山山頂上著名的攀岩勝地「金銀銅牆」,掛起支持「雨傘運動」的巨型標語。當時正值午飯時間,各大電視台的《午間新聞》直播這天然岩牆上極具氣勢的巨幅直幡,震撼全城。

香港蜘蛛仔組圖

影片截圖 Credit:香港蜘蛛仔

一眾山友已經急不及待,開始組織翌日清晨登獅山的行動;也有更加心急的,已經即時動身上山,剛從外地回港的TC,便是其中一位,下午一下飛機,便衝上山來。山友們的焦急,是有原因的,一睹為快是其次,主要還是希望到現場守護。大家很清楚,這巨型標語是當局的眼中刺,必定盡早去之然後快。Allan覺得當局不會貿然冒險在吹起強風的黑夜中拆除標語,所以等到清晨才登山。

20141023 TC

Photo Credit : T.C.Chow

最安全的路徑,當然是先沿「麥理浩遠足徑」到達山腰,然後轉入陡直石梯升登上「獅背」。我沒有告訴他們的最佳觀賞位置,不在途中,而是在懸崖底下,一條被稱為「獅腰棧道」的「無路之路」- 在獅子山南麓破碎崖壁上橫攀,到「金銀銅牆」崖底仰望巨型標語,角度是最壯觀、最具壓迫感的。因為兩位朋友都具冒險性格,為安全計,決定忍口不說。我想,他們會原諒我的(希望)。

DSC04275 X

設計圖片:如果可以從崖底仰望

大家興奮莫名之際,亦有山友對「獅子頭上掛Banner」不表贊同,一來是不希望純淨的大自然被政治染污,二來也擔心破壞了自然環境。我也明白他們的擔憂,從前自己也是希望置身政治之外的人,但在爭取保護我城珍貴自然遺產的過程中,深刻體會到,你不想碰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為了保護郊野,要跟貪婪的發展商角力,近來就連政府也對郊野公園土地虎視眈眈,對抗官商勾結,揭破利益輸送,哪一樣可以不涉政治?一個並非真正民主的選舉,無法用選票趕走只向權貴階層和利益傾斜的執政者,結果只能任其魚肉。至於破壞自然環境方面,自己反而不太擔心,「金銀銅牆」一直是攀岩勝地,岩壁上早已打滿岩楔和錨樁,可用來繫牢直幡,毋須新增確保點而破壞岩壁。況且,大家都很清楚,當局是絕對不容忍這幅標語存在太久。

果然,不出二十四小時,當局便祭出《郊野公園條例》,不惜動用大量資源,就是為了立即移走眼中刺。飛行服務隊直昇機出動,派警員封山,再由消防員游繩,拆下標語。「拆掉了便不存在」,急急拆下獅子山上的巨型標語,是某人一貫的思維邏輯。只不過,拆掉實物,真的有用嗎?

有當教師的朋友,早課時帶學生到校舍天台,看掛上標語的獅子山,眾人驚呼狂叫「好勁」,也許是意料中事,意想不到的是,回課室觀看錄像時,大家竟興致勃勃地跟著唱不屬於他們世代的《海闊天空》,然後再嚷著要唱羅文的《獅子山下》,雖然並不知道那原來也是一部電視劇的名字。然後,他們會記得這一天,記得「我要真普選」。

飛龍2

親眼目睹這震撼景像的人,固然會受感動,更重要的,是那份感動已在心中留下烙印。然而目睹實景的人再多,總不及被拍下的影像、以至衍生的眾多創作,流傳得更廣泛,也改寫了香港人心中「獅子山下」這神話的意義。

by Vasco Lam

Designed by : Vasco Lam

老一輩常說,要刻苦耐勞、任勞任怨,在上世紀那艱苦年代,努力拼搏,的確能得到回報。但是到了今天,在這不公義、只向權貴傾斜的政治制度下,大部分人無論如何再拼搏,也不會有出頭天。仍然盲目歌頌、死抱著已過去的「獅子山精神」,還有用嗎?當權者當然樂得高唱《獅子山下》,以歌頌過去獅子山下基層市民的拼搏,換取大家繼續的任勞任怨。當那幅寫著「我要真普選」的直幡在獅子山上展開,彷彿在告訴全香港人:時代經已轉變,「獅子山下精神」所象徵的內容,經已被顛覆。對「香港蜘蛛仔」成員之一的ANDREAS來說,也是雨傘廣場上眾多的年青人來說,「每個市民為爭取民主和社會公義努力,比過去只管賺錢的上一代香港人來得更加拼搏,且永不言敗,這才是新一代的『獅子山精神』。」

過去一個多月,政府強硬打擊的每一件事,結果往往是火速的遍地開花,並且更深入人心。「政府可以拆掉獅子山上的Banner,要掛起『我要真普選』,我們還有窗台、晾衣架、商店櫥窗、課室壁報、帳篷、背囊…,甚至自己額頭。」

對,還有自己額頭。每個人,都是一座獅子山。

 

每個人都是一座獅子山 - Jonathan Liu

Photo Credit : Jonathan Liu (局部)

5 replies »

  1. Daniel,幸好你沒說,不然黄昏一小時的首選必然是最佳觀景位置,我就不會遇上獅子頭上一群專程上來守護直幡的年青人及游繩下去打氣的杜先生。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