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戰逆豪情》:理想就是和平,歷史就是殘暴 / 林兆彬

FURY_Launch Poster

‘Ideals are peaceful, history is violent.’ — Don ‘Wardaddy’ Collier

荷里活的戰爭片多不勝數,但近日在香港上映的《戰逆豪情》(FURY)相信能夠在電影史上佔一席位。故事講述在1945年4月,二次大戰接近尾聲,盟軍正攻入德國。以「戰頭」(Brad Pitt 飾)為首的五人坦克小隊Fury,奉命進攻德軍最後的防線。新兵Norman(Logan Lerman飾)的加入,讓坦克小隊內充滿火花,在「戰頭」的嚴格訓練之下,Norman漸漸成長,Fury成功完成各項任務。在最終的作戰中,只剩下Fury這一架坦克,而在前面迎接他們的卻是二、三百名納粹陸軍……

DF-11679_low res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敬請留意)

電影從前線坦克小隊的遭遇,折射出整場戰爭的殘酷,甚有反戰意味。電影的結構和劇情簡單,戰爭場面的規模亦相對較小。不過,電影精彩的地方在於導演巧妙地以文戲和武戲互相輪替,觀眾喘不過氣的時候,提供文戲稍作休息。文戲的部分,描寫了軍人在戰場上的內心情感,以及他們被扭曲的精神狀況,五名主要角色也描寫得性格鮮明。武戲方面,臨場感十足,細緻地描述坦克小隊的內部如何進行團隊作戰。在頭三分鐘,就已經有一場殺人的戲,提醒觀眾已經進入了戰場。

「唔係你死,就係我亡」

電影的重心落在「戰頭」與Norman身上,講述「戰頭」如何擔當Norman的老師,帶領Norman學習和成長為一個軍人。有幾場文戲令筆者感到印象深刻:

(一)Norman本來應該被編配為軍隊裡的打字員,但意外地被調配上前線(因為軍人數量不足夠吧?)。因為Norman的懦弱,導致一個坦克小隊被少年德軍炸毀,「戰頭」罵他:「只要是德軍,就算是拿著牛油刀的嬰兒,也要立即殺掉。」沒錯,軍人如果不稱職,不單自己會被敵軍殺害,還會連累戰友,讓軍人長期活在高壓之中。

Wardaddy (Brad Pitt) in Columbia Pictures' FURY.

(二)「戰頭」捉了一名德軍,強迫Norman近距離用手槍殺掉他,讓他感受殺人的感覺,跨越殺人的心理關口。當時,Norman說:「殺人是不對的行為。」寧願自殺也不肯殺人,「戰頭」罵他:「軍人是上戰場殺人,而不是來判斷是非。」在戰爭中,軍人被迫放棄道德和人性,變成了一副殺人工具,這對軍人留下了永久的心靈創傷。

(三)電影對軍人描寫得很立體,雖然他們是無情的軍人,但亦有放鬆玩樂的一面。盟軍佔領了一個小鎮,獲得了短暫的安逸。由於軍人知道自己隨時也會墮進鬼門關,他們也抱著及時行樂的心態。有的喝酒,有的彈琴,有的跳舞,有的與鎮內的平民發生性關係……有趣的是,「戰頭」帶Norman進入了一間民居,讓民居裡的平民替他們烹飪食物。這一場食飯戲是電影中最重要的一場文戲,滿足軍人「回家」的需要,「戰頭」變成了「正常人」一樣洗頭、剃鬚和閱報,Norman則與民居裡的Emma從性開始,發生了短暫的愛情故事。整個小隊五人難得坐在一起吃飯,部份人一邊說瘋狂的往事,一邊流淚,反映出軍人被扭曲的精神狀況。

電影以一場近半小時的精彩攻防戰告終,筆者觀看完之後,所感受到的震撼,在短期無法釋懷。一將功成萬骨枯,在戰爭裡頭其實沒有一方是贏家,只有雙輸,軍人倖存與否,其實亦由運氣決定。相信觀眾都會感受到戰爭的殘酷和恐怖,要想辦法避免戰爭的出現。整體來說,電影非常緊湊,沒有悶場。除了荷里活式感觀刺激之外,電影還有比預期有意思的文戲,實在是值門票價,甚至有機會成為奧斯卡的贏家。

分類:藝術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