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窮人談民主/陳婉容

Credit: Joey Kwok Photography

Credit: Joey Kwok Photography

南亞裔清場暴徒的身份已確認,原來是曾為少數族裔權益奮鬥的人,後覺得民建聯可以改善生活,所以投向建制。

離港前訪問過一些少數族裔,問他們佔領中環一旦發生,他們怎麼看待?其中一個為難民和少數族裔權益站到最前線的阿富汗人跟我說:「我們支持爭取民主,但不會參與。如果我們是香港人,對這裡有有歸屬感,或者就會加入了;但我們不是,而且不是我們不願意,而是雖然在同一城市裡,我們這些人都聚居在貧民區 (按:甚至是豬欄) ,連出去中環的車費都没有。」

他說,立法會議員中只有一個人是真心幫忙,那就是長毛。我不禁想,如果没有了長毛,他們可能全都倒向建制了。公義是甚麼呢,是每個人都只得到平等的對待 (那怕這種對待是多麼惡劣) ,還是每個人的生活都應該達到某一種生活水平,獲得在這個社會裡作為公民的尊嚴?那位南亞裔人士最終走上這條路,叫人難過,因為他不是無知,而是被貧窮迫上了歪路。

談民主,很多人會立刻響應,一談到經濟公義問題,大家都開始武裝起來。

制度的改變,就不止是用慈善眼光去看「幫助窮人」這回事,是大家在心態上要明白,所謂政治權利,公民權利,跟經濟權利是分不開的。當有些人連去中環撐場都沒有經費,那就是經濟剝削造成了政治剝削。貧窮造成的社會不公比我們想像的更要巨大。

看過著名經濟學者Amartya Sen寫小時候在家鄉孟加拉發生的一個叫人感傷的故事。那時候孟加拉的穆斯林和印度教徒衝突頻仍,雙方的人民都不敢去對方的聚居地,恐怕人身安全會受到威脅。有一天,當年幼的Amartya Sen在家中後園玩耍,一個滿身是血,明顯受了重傷的男子闖進來求救。在送往醫院的途中,這個男子告訴他們,他是個穆斯林,因為要養家,被迫到印度教徒的聚居地工作,雖然薪水微薄,而且國內政治環境又令他的工作變得那麼危險,他還是無法放棄用來養妻活兒的那點人工。他被印度教徒在背上刺了幾刀,失血過多,最後為貧窮付上了生命的代價。

那就是政治與經濟密不可分的關係。有些人因為階級﹑宗教﹑膚色,在政治動蕩時,所付出的代價永遠比其他人要多。貧窮剝削了人的真正自由,如果只講政治權利和公民權利,那麼我只能說,選票是不能吃的,到了真的有了民主,蛇齋餅稯還是會令許多人投向建制派。那就是民主的內涵被掏空了,選哪一個人都一樣了。

說回那個南亞裔傷人暴徒。貧窮絕非傷害別人的藉口,但不代表我們要接受貧窮繼續存在。不止少數族群,就算是許多被建制派利用的公公婆婆,還有新移民,都一樣。他們所作所為極其惡劣,但不要忘記背後的制度也一樣惡劣。運動來到今天,希望大家都有想過這些問題,希望我們對民主的願景都是一樣的。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分類:政治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