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十公分的留守者--醫院阿姐的二十六夜/場邊故事

polly

雨傘運動開展二十六日,乖乖(圖)便在金鐘睡了二十六夜,除了主人妮妮要返通宵更的四晚。其餘日子,她都頻頻撲撲地跟着妮妮,半夜放工到金鐘,瞓五小時,再離開趕返早更。與主人不同的,是妮妮在醫院跑上跑落、搬床、抬病人、換屎片時,乖乖會在儲物櫃休息。

妮妮是公立醫院的病人助理,俗稱阿姐。每日到醫院就像打仗,有時連吃飯時間也不停手。928那天放工,她乘的士到金鐘支持學生,司機在西營盤已要落客,妮妮勉強拖着疲憊的身驅,一直走,走到大會堂附近,就在這裡,改變了一個醫院阿姐未來三星期的命運。

感謝善良警察

「一陣奇怪的氣味夾着人群湧向我,我大聲向人群大叫,向前行,向前行,」妮妮回想當時也很奇怪,不知那裡來的力量指揮眾人,在場二十多個年輕人就跟着她走,與後來加入的人一同來到夏慤道橋底,與警方對峙。妮妮不是來與警為敵的,但看着擠在行車天橋上的大群學生及市民,「恐防有人一不小心跌倒,蘭桂坊人踩人慘劇就會重演。」有醫護常識的妮妮,背向警察,眼盯住人群,腳就釘在地上,再也顧不及自己安危了。

突然一名警察在後面對她說:「快點離開。」然後輕輕推她一把;妮妮才回過神來,話音未落,另一警察就拉着她手喝着:「仲走唔走。」此時旁邊一名攝影記者用力拉她的背包扯她退後。就是那位好心警察一提,攝記一拉,站在前排的妮妮才逃過被捕。

催淚彈避不了,打向妮妮兩旁市民的警棍,卻一棍也打不中她。「應該是後面那位輕輕推我的警察保護了我。」

從那一夜開始,妮妮決定留守。「每天都去,多是通宵留守,但有四晚當夜班便沒有通宵。」醫院工作經常輪更追更,妮妮每天準時返工,放工準時到金鐘報到。「中更放晚上十點,放工去,睡到半夜四點左右,坐的士,回醫院冲凉,返六點早更。」

病人助理工作需要體力勞動,妮妮卻說幸好暫時未有影響工作。「在街瞓好容易入睡,但有人吹雞也可立即起身,冇事再瞓……」

年輕人累壞了,年近半百的妮妮卻說不累,該是毅力與信念在支撐着吧。妮妮年過四十才開始參加毅行者,練就一副堅毅意志。公仔乖乖早已陪伴她走過崎嶇遠路,「參加毅行者時一路行山帶着她,為自己打氣。」去佔中,乖乖自然也乖乖地陪在左右。

不是孤獨一人

絕大部分的日與夜,妮妮都是獨自一人,但其道不孤,「不覺孤獨,除了乖乖,知道身邊有學生、市民一起互相支持。」26個晝夜,笑容與淚水交織,「見到場內無限創意、大家互相照顧、好難得好開心;但是,看到警民衝突,有人受傷好難過,眼淚即時湧出來。」

多高的山,多遠的路也難不到她;民主路卻太崎嶇,「好擔心香港的未來。」堅持會留守到最後的妮妮,早預了暴力清場,「會揀人少的時間吧。這兩晚返通宵,好擔心。」

昨夜妮妮又要返夜,形勢愈來愈險峻,令她擔心不已。乖乖昨晚沒有睡儲物櫃,獨自替主人留守在金鐘的營幕內。

警察叔叔、黑幫大佬、執達吏哥哥,下次拆嘢時,見到乖乖,輕手點,好嗎?

圖:受訪者提供

分類:抗命時代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