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雨傘運動視覺文化庫存計劃」緣起/黃宇軒

archive_v4

雨傘運動視覺文化庫存計劃 | Umbrella Movement Visual Archives & Research Collective

https://www.facebook.com/umbrellaarchive

還記得一年多前,曾兩度為《號外》雜誌撰文談佔領中環。當時特別談到「佔領」行為本身,亦應為一種釋放對都市空間想像的集體創造,而不僅僅是關於堵路、靜坐和向當權者施壓的。佔領本來就是對城市空間的物理和身體介入,改變種種既有的行為秩序。是故,自佔領華爾街運動以來,有關世界各地佔領運動的文化生成、參與者互動、視覺產物、示威創意、社群運作等課題,在學術界每有專著研究。

及至香港的「雨傘運動」爆發,「佔中」成了佔鐘、佔旺、佔銅不一而足,很快就知道年前所撰的文章實是多餘。原來一旦佔領作為抗爭形式,得以逗留和延綿,被佔領的都市空間只會有機地生長、進化,甚或突變,當中的人會產生前所未見的行動力和創意,把「地方營造」與「社群營造」的願景,帶到存在於例外狀態的街頭。當形形色色自發的物質文化、空間實踐和日常創意茁壯而長,全球媒體皆注視報道,大家難免開始焦慮。一方面,除了即時的媒體報道和社交媒體照片流傳外,有關佔領的「文化研究」,初步但有系統而嚴謹的研究,能否在運動最終「離場」前完成?另一方面,如果各佔領現場不幸被暴力清場,我們是否必然要面對在場物件被肆意破壞、和被警察沒收的下場(就如早前旺角首次被清場的早上,那教人痛心的情況)?

10月第一個星期,金鐘與旺角的集體創造開始撼動港人和世界,關心上述兩個問題的人愈來愈多。一天晚上走過灣仔(10月5日),發現一度曾被佔領的部份已被清場,行將通車,卻遺下不少無人理會的物品,我在路邊發現一張被風吹到暗角、隱沒在花槽裡的油畫,並把它帶在懷裡。這張因灣仔清場而被棄置的畫,讓我跟友人開始構思,如何凝聚民間力量,既及早開展有關佔領運動民眾創意行為與空間營造的研究,亦思索如何可長遠建立民間主導、獨立的物件庫存及研究力量。不久之後,遂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提議大家集思廣益,幸運地不少朋友都提出了具體和專業的建議(有在不同博物館工作的朋友),很快這偶然的網上討論,就轉化成10月14日第一次公開聚眾的公眾會議。當次會議有近60人參與,讓人明白到從前只在各地佔領運動民族誌研究讀到,大型會議的運作情況,實際上該是怎樣的。

事有湊巧,倫敦的V&A博物館從夏天以來對外免費開放的展覽Disobedient Objects(不服從的物件),以極具深度的研究支撐,將全球因示威而生的進步設計與創作對外展示,大獲好評,也啟發不少新一代抗爭者、學者和藝術家。這個展覽背後,不是傳統的博物館收藏機制,而是全球各地近年建立起的民間抗爭資料庫和小型博物館,以及慢慢形成中的國際交流網絡。在第一次公開會議上,我們就討論到,為雨傘運動建立視覺和空間文化的庫存計劃,也是參與進這場對話之中,是global solidarity的一個面向。因剛好在九月尾、雨傘運動開始前,到倫敦參觀了該展和訪問了其策展人,及後運動向現在的方向發展,對方亦向我們引介了其他民間主導的抗爭物品資料庫。其實,香港早在2003年起,已有由蕭競聰、陳沛浩、謝柏齊和黃小燕成立的「民間博物館」,是在本土致力保存示威創意和物質文化的先驅組織。既承接著這些已有經驗、也向國際同類組織取經,在兩次公開會議後,「雨傘運動視覺文化庫存計劃」應運而生,它特別針對當下還是「現在進行式」的雨傘運動,有何視覺、物質和空間文化上的獨特性(現在由十數人的核心籌備小組和約50人的義工團共同協作)。

換句話說,短時間內迅速組織起來的庫存計劃團隊,關注的不獨是佔領現場的「藝術」,關懷不在「保育藝術品」或「拯救藝術品」,而是一項以捕捉佔領運動中、公民的創造性和空間生產為目標的研究計劃。由於研究和庫存,也涉及是否要在緊要關頭,把部份重要物件保存起來的疑問,當中行動的方針,免不了要深入討論把物件搬離原來脈絡的意義和必要。有關的討論,我們在會議上和研究過程中跟各方(包括物件的創造者與群眾)溝通的時候,都將參考同類機構所累積的倫理思考、專業知識、公眾理解、可行性、與及參與工作人員的安全。在這些因素的平衡以外,就是有關長遠保留物件有何意義的嚴肅討論。建基於這些理念討論,「拯救」物件的物流和人手調配才按步就班地落實。

長年以來,香港的都市空間都被認為是過於井然有序、潔淨和「衛生」至上,並嚴格規訓著市民的日常行為。有學者更會視這種人與空間的關係,跟殖民時代以來,香港人就開始被塑造為循規蹈矩的「黎民」息息相關。就此而言,公民覺醒,當體現為佔領運動,就不只是對民主化的追求和不合作運動的普及,更是在一波又一波集體行動中,公民自覺而自發地開創嶄新的空間實踐和文化生產,展現出與別不同的能動性(agency)。去研究這種文化變異和實踐,也是回答一個簡單的研究問題:在2014香港的時空,佔領這行為,如果不只是坐著和站著,所為何事?庫存計劃,說到底就是為了他日可整全地解答這問題而生。

日前吳藹儀女士發起了雨傘運動檔案計劃,開始在歷史與資料搜證層面著力於這場運動未來必然出現,有關記憶與遺忘的拉据戰。雨傘運動視覺文化庫存計劃希冀能在另一面向,出一分力,在新時代大歷史的縫隙間,寫下香港人集體創造力的一份備忘錄。

(一些朋友讚許庫存計劃的標誌設計,在此特別感謝Chu Cheuk Ying的義務幫忙,她是還在中文大學就讀的學生,在學時期已跟中大同學創辦「請槍出設」,時時為不同團體擔當設計工作,學聯罷課期間,他們亦有參與。)

「雨傘運動視覺文化庫存計劃」
https://www.facebook.com/umbrellaarchive

聯絡、協助與查詢
umbrellaarchives@gmail.com

20141021_mapping1

20141021_meeting2

UMVARC_pass_map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