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美國佬亡我之心不死,又如何 / 區家麟

從來,我都相信,美國佬「亡我之心不死」,鷹派確實要「圍堵中國」;香港,從來都是一個間諜基地,從國共內戰到冷戰,一直都是英、美、共產黨、國民黨的情報中心,每個領事館、辦事處、新華社、中聯辦,內藏各種各樣情報單位。以前去北京採訪,就有國安托中間人要搵我傾計,成個北京都諜影幢幢,有幾奇?大家唔好扮天真。

美國的 NED,全球到處出錢支援有關民主人權的 project,是公開的事;就等同中國的孔子學院,大花筒用錢在全球設了幾百個點,教漢語和中國文化。這種官方統戰色彩濃厚的組織(中國的孔子學院還是教育部直屬的),不論中美,目標一致︰都是希望向外輸出覺得自己文化中最有價值的東西,這種大國傲慢值得商榷,大國有大國的 agenda,至於受唔受,有無被美國佬利用,就係另一回事。

1212480例如職工盟接受為美國勞聯產聯成立的基金組織資助,近日不斷受口誅筆伐,實在莫名其妙。馬克思的墓碑上,就寫著「讓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這是共產國際主義的其中重要一環,要全世界工人聯合起來,抗拒資本家壓逼;工人無國界,這種主張,中國共產黨應該熱烈擁抱,與外國勢力勞工組織連繫,促進全世界工人的福祉,問題何在?為何中國共產黨的羽翼要開盡輿論機器痛罵?

至於梁振英近日首次直說,佔中有「外部勢力」,還要來自「全球各地」,真係好想知,有甚麼證據?

外部勢力很強悍,他們發明了電力、製造了火車、發明了電話、發展了互聯網、研究很多財技搵快錢,他們有陰謀,收買我們眾多尖子,給他們獎學金,去學他們的技術,而且很多中國留學生學成不歸,誓要成為美國人,我們是否會因為這是「外部勢力」而不去學不去交流?外部勢力好離譜,他們有抗爭經驗、有民主人權的實踐經驗、有公民社會的動員思考,他們舉辦研討會工作坊,我們會否因為這是「外部勢力」而不去學不去交流?有機會的話,為何不去看看他們葫蘆裡賣甚麼藥?

美國佬想全世界實行民主,就等如偉大祖國在世界各地成立孔子學院宣揚禮義廉一樣。如果美國佬幾下散手,就搞得到香港雞毛鴨血,煽動到整個佔領運動,梁振英與中聯辦要好好檢討一下自己,為何操控大部分主流媒體下,仍然不能煽動全香港人站在你一邊。

自己香港自己救,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歷史悠久,心意堅定,而且資訊流通,有獨立思考,又豈可能受到外部勢力影響?

至於「外國勢力」資助物資之說,則笑爆嘴,香港人最缺民主、缺尊嚴,最不缺的就是錢;只要有心人到佔領區任何一個物資站,坐半日,看看是甚麼人送甚麼東西來,你自然會收回這等荒唐的說法。

至於為何建制派把「外部勢力」掛在口邊,樂此不疲?無他,治港無方,民怨沸騰,「外部勢力」就是卸責藉口,向老闆的老闆交代;再者,同步挑起普通老百姓的民族情緒,同仇敵愾。這個標簽,陰險卑鄙,但好使好用,「外部勢力」一出,誰與爭鋒。

外交角力,狡詐陰險,美國佬不介意敵國的城市陷入混亂,我理解我明白;但是香港的當權派,卻不介意自己的城市步入混亂,閘亂落,催淚彈亂放,樂意一步一步激化矛盾,這種狡詐陰險,才更令人心寒。

***   ***   ***

相關文章︰

外國勢力干預明證

也是人外部勢力︰堆填區一夜︰這樣的示威你見過未?

分類:佔領

7 replies »

  1. 但是香港的泛民派,卻不介意自己的城市步入混亂,議會內閘亂落濫用拉步,不合作運動亂啓動,樂意一步一步激化矛盾,這種狡詐陰險,才更令人心寒。

    更更令人心寒的是泛民竟說不理民意如何,必杯葛政改咨詢及投反對䅇。

    • 對,所以最重要是令議會衹有一把聲音,少爭議,一切政策政府說了算,快快上馬,人民安居樂業。議員因為反對聲音長期受到壓制而使用激別手段?沒關係,香港人最理實,又善忘,衹要在議會議席上再做手腳,增加多些建制人手,再打壓他媽個十年八載,定能打造出一個冇混亂、冇拉布、冇不合作、冇予盾、更不會令人心寒的議會。
      同志,共勉之!

    • 一個選票有大多數,得到的議席卻是少數的議會,如此的不公平、不公義,它所議決的,有多少是符合大多數人的意願?

      所以不合作只是官逼民反的行動。

  2. 這些議員是普選出來的,如果你認為他們不跟你的意願去表決議案,大可不投票給他們,這就是民主,不知你有何要批評之處,你真不知所謂!

  3. No wonder these people get elected when there are people out there who believe their only civic duty and particpation in democracy is voting during election times.

    My criticism comes from their hypocracy of claiming that they represent the public on the one hand while conveniently abandoning the public’s view on the other while it may not align with their objectives.

    My ciriticism comes their claims that only they can, and no one else, represent the public because they have “public mandate" because they are directly elected. At present, there are 18 directly elected “pan-democrats" Legco members under the geographical constituency while there are 17 directly elected “pro-establishment" Legco members. Without the 6 indirectly elected functional constituency (excluding the 3 “super District Council" FC seats), the pan-democrats wouldn’t even have enough for their two-thirds to veto the political reform proposal. Also, there are only 103 directly elected “pan-democrats" District Council members while there are 301 directly elected “pro-establishment" District Council members.

    Rhetoric is cheap, we all know that, but what is really “chilly" is that it can also mislead.

    I DON’T support the pro-establishment camp but I cannot stand the incompetence of the pan-democrats who claim to represent me, for my own good, yet failing miserably.

    • 你能肯定選他們的人跟你的立場一樣嗎?如果他們真的有違投票給他們的人的意願,選民下次就不會選他們;投票給保皇黨的人就不同,他門有部份是因為小恩小惠,有部份是為了份工作,這些人都不介意被保皇黨出賣,例如工聯會對勞工權益的議題諸多推搪,民建聯贊成年過七十的長者都需要通過資產審查才可領長者生活津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