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倫敦金匠的「創意實踐」/姚少龍

 

Goldsmiths College

 

到英國不知不覺經已一個月,難得現在終於有空,讓我用文字整理一下這一個月的點滴、疏理自己的情感,卻對香港的現況懷著不安的心情。這兩個幾星期以來,我為了緊貼香港最新的狀況,使我從英國時間調回香港時間,早上硬著皮頭上內容繁重的課,晚上便緊貼Facebook的資訊,追溯香港當日下午至晚上所發生的事,分享凌晨至早上期間最新的突發消息,成為經典的「鍵盤戰士」。

說回正題,我現在所就讀的大學,是位於倫敦東南部New Cross的倫敦大學金匠學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而我所選讀的科目,是屬於音樂系,叫做「創意實踐」(Creative Practice)的一科音樂碩士。無論在香港還是倫敦,每當我介紹自己所就讀的科目時,都需要解釋一番。也許讀者也未必想到甚麼是「創意實踐」,其實跟據課程簡介,「創意實踐」就是一門綜合科目,除了由「創意實踐」主導導師上畢業習作指導課外,「創意實踐」並沒有自己專屬的科目,而是和其他主修科目,例如:流行音樂、音樂學、聲音藝術、演奏等碩士班分享主修和選修科目。以我為例,我選擇了Studio Practice為我的主修,選修Sound Agendas、Interactive and Generative Music和Composition and Movie Image Media三科,然後經導師同意,旁聽及參與Critical Musicology & Popular Music、Contemporary Music: Practices and Debates和流行音樂創作(Popular Music Composition)三科。

我想我是一個貪心的人,在時間表許可底下,總想選修和旁聽所有自己有興趣的科目,甚至可以的話,去旁聽別個學系的課,甚至有一次,我去了倫敦藝術大學旁聽那邊的公開講座。倫敦的確是一個能夠培養藝術人材的地方,每個月都幾乎會有各種的藝術節、音樂節舉辦,每一週都會有各式各樣的展覽、研討會、講座進行,每一天都會有音樂會、表演節目和獨立電影放映會舉行。獨立藝術空間分佈整個城市當中,它們又會以某些協會型式進行通訊和宣傳,而這些協會均得到Arts Council England支持,我不敢說英國的藝術政策特別好,但僅僅是這個月,倫敦的文化藝術活動早已使我忙碌無閑。

至少,直到我離開香港之前,香港的文化活動並非如想像中少,特別是最近幾年,各式各樣的展覽和表演越來越多,通過有效的渠道,總沒有可能錯過,但相比起倫敦,實在是小巫見大巫,然而我認為香港的文化藝術水平絕對不會不見得人,相反地,香港人總能夠在有限的空間底下,發揮其最大的價值,可是一直以來,我們總覺得香港人欠缺了一種能夠驚動世人、推動世界的膽量。終於在這兩個幾星期,香港人用手中的雨傘,輕輕觸動了整個世界神經。面對著一個深不見底的政權,抗爭到底需要有幾大的勇氣?我們到底有甚麼本錢去對抗?我不知道,只知道走上街道上的人裡,有我的朋友、舊同學、前老闆等等,他們都不過是手無寸鐵、愛好和平的平常人,他們沒有任何本錢、權力去議價,他們唯一有的就是其血肉之軀,他們都是希望明天會更好,他們甘願為了所有香港人追求真民主。只知道無論以後局勢變得更嚴峻都好,他們對得住自己的良心,他們已經改變了香港,改變了我,香港從此不再一樣。

p.s. 本來希望摘錄更多關於倫敦的生活軼事,不過小弟覺得臉書該留為發佈消息之用,唯有擇日再刊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