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香港民化藝穗節 2014] 民化起動 – 社運時代的《藝民節》/程沛

(藝托邦x藝民節媒體計劃系列)

(按:這篇文章寫於三星期前學生嘗試重奪公民廣場之時,因某些原因誤了稿期,因此沒有評論雨傘運動最新發展,請諒。)

PPL's fringe 1

無論你抱著先天下之憂而憂的情懷看香港前途,還是以剝花生的心態對待無日無之的政客愚民騷,近日政治低氣壓是不爭的事實 。但與此同時,這個低氣漩卻大大催化了公民社會成長。從兩年前反國民教育靜坐,到今年八十萬人公投、遊行、預演佔中、新一輪罷課、重奪公民廣場,由上而下、遍地開花成了新一輪角力模式,並同時在政治以外的系統運作著:媒體界有以新聞策展爲主線、博客文章爲副線的前《主場新聞》和其他大大小小的網媒,在藝術界則有來到第三屆的《香港民化藝穗節》(下稱《藝民節》)。這樣看來,我們身處最壞的時代,卻同時窺見最好的時代。

《藝民節》的抗命精神

相對於像《香港藝術節》和《巴塞爾藝術展》等大型官方藝術節,《香港民化藝穗節》(Hong Kong People’s Fringe)並不為人熟悉。這個節於 2012 年成立,完全由民間主導,不受任何官方機構資助。各種形式的藝術團體在社區不同地方表演,場地包括café、餐廳、酒吧、烏冬店、工廈、教堂。這些地方大都自發成為場地夥伴,以低價或拆賬形式供表演者表演。節目不經大會篩選,表演者盈虧自負。藝民節大部分活動票價定在五十元左右,這一來,想表演的人有機會,想看表演的人能夠負擔,沈悶的城市角落一下子火花四濺。「今年,紅木手打烏冬專門店會協辦《韓雁 - 空》畫展,KUC Space 會有木偶戲,薄扶林村會有建築系學生的口頭報告。民間辦節,事情比較有機。中產搞藝術,很多時搞得很 neat,management (管理) 主導,門欖很高;官方資助的節目,又有很多框架,好像中西區區議會本來想給我們撥款搞巡遊,但未搞成已經開會開到我們怕怕。我們覺得有另一個方法 - 以遍地開花的形式,辦一般市民能夠負擔、能夠共享的藝術。」陳曙曦說。「有時,我們覺得香港這個城市很悶,忍不住要搞點東西給自己玩玩。」莫蔓茹笑著補充。

由民間藝團辦的《藝民節》,除了夠大眾化,還帶點抗命不服輸的精神:「藝穗文化」最早起源於愛丁堡 - 1947 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愛丁堡為了提高城市的文化氣息,舉辦了「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當時,八個不獲官方邀請的藝團自發表演,其後這種藝團數目不停增長,最終形成當今世界最大的「愛丁堡藝穗節」,單是今年,就有超過 3500 藝團參節。藝穗,英文原文是 「fringe」,意指邊際的東西。妹仔咬實牙根最後大過主人婆,不是抗命是什麼?

努力三年 環環相扣的支持

3

不過,妹仔要大過主人婆,光靠理念無用,必須以腦力和實力取勝。《藝民節》雖然走「社區藝術」路線,但表演質素絕對不差。「很多人認為社區藝術質素一定次一等,專做給老人家看。我們覺得很奇怪。藝術本來就屬於大眾,由社區出發的藝術,更近民生,理應更具感染力。」本著這個信念,《藝民節》三年下來累積了一定的口碑,找上門的資源越來越多,雪球越滾越大。民間辦節,「錢」是很大的問題。今年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行政總監茹國烈仗義相助,在facebook 盛極一時的「冰桶挑戰時期」,發起「藝民節籌款挑戰」 。接受挑戰的朋友每捐一元給《藝民節》,他就對應捐一元,上限一萬元。就這樣,今年大部份經費就有著落了。另一方面,參節者也各司各法,籌得參節款項。舉例說,「劇場工作室」善用網上Fringe Backer集資平台籌夠錢參節。場地方面,很多去年合作過的場地對藝民節印象很好,今年甚至邀請同行友好一同支持做場地夥伴 。莫蔓茹起初戰戰兢兢問場地負責人能不能給參節者打折,負責人豪氣地說:「打左啦!仲問?」

除了在本地發揮影響力,藝民節也吸引外國團體的注意,去年節目完畢不久,莫蔓茹即收到希伯來文電郵查詢參節詳情。雖然很多外國藝團最後因為資金不足,不能成行,但今年依然有日本、台灣、奧地利和菲律賓等國代表,形式涵蓋畫展、舞台、甚至戲曲翻騰技術,讓人非常期待。藝民節能辦到第三屆,除了因為搞手魄力無窮外,還靠民間表演者、場地、觀眾摸索出一種互相支持的方法。反觀近期社運,道理不也一樣? 這種環環相扣,互相扶持前進的精神,正正是社運催生的新趨勢,也是《藝民節》特別的地方。

文藝在社運時代的角色

諷刺的是,雖然得到多方支持, 今年《藝民節》規模卻明顯比去年小,氣氛也沒那麼熾熱。陳曙曦坦言,這和社會低氣壓有關。「2014 年實在發生太多讓人失望的事情,很多人對社會失望,另有打算,自然沒那麼積極搞活動、投入社會發展。無論做什麼行業,這時最關心的都是社會發展。我們開始籌備節的時候,不能遇計十月佔中罷課的情況,因此不想在街頭搞太多活動,以免搶去焦點。去年《藝民節》以大巡遊開幕,今年也選擇不搞了。」訪問當天距離藝民節開幕大約一個月,參節項目有 46 個,跟去年的八十多個有一段距離。「不過,去年有人投訴節目太多,眼花繚亂,今年正好測試少一點節目是否會好一點。」他樂觀地說。

訪談至此,我們的話題多次回到社會環境與社運。一般認為,文藝能獨到地揭示社會繆誤,引發群眾反思。歷史上多部巨著,如近期常有談及的小說《1984》就是很好的例子。不過,在即時運動上,文藝的「功效」卻非常有限。文藝不能阻止政府通過狗屁不通的政策,不能讓警察釋放示威被捕學生。筆者不禁請教兩位搞手:怎樣看藝術在大時代的角色?文藝創作打著警世之名,真的能夠回應社會當下所需嗎?

「對,這是文藝工作者一定會想的事情。首先,我們相信越是動盪的時代,文藝創作理應越蓬勃,因為能回應的議題實在太多。而且,社會運動是環環相扣的。早前我們跟學者搞了一個講座系列,談及本土化的議題,我們獲益良多。聽聽不同領域的東西,比我聽一個藝術講座的得益還多。這班學者可能沒有去衝政總,可能不是行動者,不過他們卻很有條理地分析問題,讓行動者參考。同樣,文藝創作可能是行動者行動者的backup,是支持他們的衝勁。文藝,的確感動了很多人去做點事情。事實上,你讓的我去做行動者,可能搬野又冇力,打交又唔識,反而越幫越忙。」他打趣說。

「這幾年,我們在坪輋搞戲劇,認識了當地村民,也認識了新界東北議題。他們也因而認識了城市中的藝術創作,有時候也出來看戲交流,所謂城鄉共生,由認識開始,這是很美麗的事情。(筆者按:早前新界東北抗爭,很多文藝界人士也非常活躍。大時大節,文藝界人士和村民也時有聚會。) 」 誠然,文藝對於改變政策,未必有即時功效。然而,的確有人因著文藝作品,了解本來陌生的議題,或受感動做出相應的行動。人最美麗的地方,在於有不停吸收、反思的能力。文藝,就是反思過程的養分。我們永遠不知道做過的事情最後感動到甚麼人做怎樣的事情。然而改革之路,不是要每分每秒驚天地泣鬼神,而是謹守崗位,互相扶持走下去。

完稿之際,學生罷課升級成重奪公民廣場行動,警方施放胡椒噴霧,佔中正式起動。《藝民節》最後會在甚麼環境中舉行、以什麼狀態舉行,仍然是未知數。不過轉念想想,我們誰又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獨善其身呢?這一來,《藝民節》比起很多天塌下來都能如期舉行的藝術節,竟然多了一份親切。 也許,這就是它過人的地方。

相關文章:【《2013 藝民節》專題】要辦下去啊,《藝民節》!– 陳曙曦莫蔓茹訪談

http://chingmia.blogspot.hk/2014/09/blog-post.html

 《藝托邦》x 藝民節藝評/媒體計劃

網上平台《藝托邦》將成為本屆藝民節媒體夥伴,現誠邀大眾成為藝評人/作者,寫寫對《藝民節》節目感想,文章將於藝民節期間於《藝托邦》網上平台 hkartalk.com 刊登。如有興趣,請聯絡《藝托邦》編輯程沛:m@getmewrite.com

第三屆香港藝穗民化節

2014 年 10 月 18 日 到 11 月 15 日

地點:全港各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