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佔領】入侵品種與外部勢力/戴緻賢

筆者除了保衛郊野公園系列外,甚少寫作其他系列文章,尤其是直接評論政治有關的。奈何自雨傘運動於九月下旬展開後,港共政府及其官員表現及應對手法拙劣,又每日爆出不同種類貽笑大方的笑話,令香港人苦中作樂。筆者也在這時刻分享文章,好讓讀者從添馬公園的自然生態一看入侵品種與外部勢力。

溫室蟾;英文Greenhouse Frog
溫室蟾;英文Greenhouse Frog

事緣在10月18日星期六的晚上。日間時份筆者與友好到香港公園閒遊,觀賞一下在香港本土落地生根的小葵花鳳頭鸚鵡,日落時候再到金鐘佔領區的夏愨邨探訪一下雨傘運動。在連儂牆及添美道一帶漫步後,想着經添馬公園再前往金鐘的商業區晚膳,不料開心大發現就在此發生了!

傘塚陣,距離小蛙被發現的位置不遠

傘塚陣,距離小蛙被發現的位置不遠

當步至門常閉門框對落時,筆者視覺上察覺草地有生物異動。可能筆者為一個業餘生態導賞員,在野外活動時常感受到身邊有生物移動時產生的異樣而非常敏感。那種生物是啡綠色,直徑只比一毫子硬幣大一點。後來被筆者發現牠的芳蹤了,是一隻很細少的蛙,不過當時未知品種。筆者小心奕奕地把牠誘到手中,影幾張特寫作紀錄存檔,拍照後確保牠安全便把牠放回草地。

入侵種的溫室蟾融入本土生態環境

入侵種的溫室蟾融入本土生態環境

在筆者的認知中,並未在市區公園發現過如此細小的蛙,於是便馬上請教導賞員行家,不過彼此間有些不同意見。筆者唯有輾轉請教有關本地生物研究的專家,好讓大家交流一下。其實筆者一直不敢太張揚,怕小蛙被廣範關注後生境地及其安全受威脅。如果是罕有的新品種,保育機構更有責任把小蛙帶到不受人為威脅的地方棲息,得以有效的保育。

到今日終於得到了答案,原來小蛙是溫室蟾(Greenhouse Frog),是外來入侵品種,經入口植物無意中依附在植物上來到香港繁衍,而且最近在香港市區的公園不難發現,即是已變成了外來入侵並在本地成功紮根的物種。筆者十分高興,與此同時又產生寫作本文的念頭。

添馬公園草地及門常閉 (Photo credit: Daniel C)

添馬公園草地及門常閉 (Photo credit: Daniel C)

689在最近的電視訪問中,表示有外來勢力入侵從而促使雨傘運動的組織及動員云云。從小蛙的故事,筆者又有另一番見解;香港是一個國際知名城市,資訊、物流、航運、經濟與國際其他國家交流頻繁,地位既然如斯顯赫,如果有這麼漂亮的一場民主運動,就算吸引到其他國家傳媒報導、國際社運人士來觀摩,正常不過吧。小蛙經植物入口貿易,不經意地流入香港,再在本土生態環境生存再成功繁衍,其實一切在於巧合、緣份以及其物競天擇之適應力。當然,有言論認為外來入侵的對本土均構成威脅。那視乎情況吧! 如果是微甘菊、又或者是阿馬遜食人鯧等,當然有遺害,只可是有很多植林區的樹種;如台灣相思、紅膠木、白千層等,對本地次生林的演進,都扮演過相當重要角色的。現在郊野公園管理部門,推行優化植林計劃同時,都不會「明刀明槍」反駁從前使用外來樹種是錯誤,最多是強調改用本地樹種而有利本地生物多樣性演進吧。甚麼外來入侵、外部勢力之說根本站不住腳。香港的地質公園是世界級,世界地質公園網絡的成員國中之公園會員又會久不久有交流會議、觀察聚會。本港都有派官員對外交往,難度這又是什麼外來勢力影響? 告訴大家吧,香港世界地質公園在2011年入世後對整個網絡的水平都有正面地提高吧! 不要以為必然是人家影響自身,地質公園故事這幾年的事例就是香港正面地影響着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大陸!

添馬公園草地與彩虹 (Photo Credit Daniel C)

添馬公園草地與彩虹 (Photo Credit Daniel C)

溫室蟾給筆者最奇妙的反射,是批評外來入侵的人,竟不知道在他們辦公室的樓下草地,正正就有外來入侵的生物! 溫室蟾在本地大學文獻中,並未有對本地物種產生威脅的證據。我們假設小蛙對香港生態環境沒害,牠又可能成為本地肉食鳥類提供食物,或者有貢獻都不定呢。

黃絲帶成了雨傘運動的標誌之一

黃絲帶成了雨傘運動的標誌之一

大家在添馬公園草地紮營留宿時,不妨在夜間留意一下這些外來入侵的「老友」,在抗爭之餘同時進行靜態交往吧!

分類:Green, 政治, 佔領

Tagged as: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