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佔領裡的社會撕裂可以歸咎給誰?/張國棟

近日社會裡人們多講撕裂,說佔領令社會撕裂。有些人更說,他們其實愛好民主與和平,也很愛護學生和青年,但學生和青年太激進了,衝擊警隊,被打也是應該的了。作為一個研究知識論和智性責任(intellectual responsibility)的人,我會建議各位嘗試從一個知識產生機制的角度想一想。步驟很簡單,如下:

甚麼撕裂

首先要弄清楚,這裡講的所謂社會撕裂,指涉的至少包括社會大眾對佔領者的評價差天共地。

評價基礎

接著,憑空猜想、妄顧事實的話,是不用理會的。社會大眾對佔領者的評價需要建基於事實認知。例如,當你的事實認知是有很多佔領者動武,他們的行為已經算得上為暴徒,即使警方的處理手法是當他們像暴徒地追打,你自然會傾向認為是合理的。

資料來源

那麼,人們從甚麼來源獲取消息,以求確定發生了甚麼事呢?剛好,日前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蘇鑰機教授發表了〈媒體分眾的世代鴻溝〉,該文談及他與同事做的一項民意調查,指出不同年紀和不同教育程度的市民獲取社會政治資訊的媒體和途徑原來有不少差異(參考),字裡行間暗示,各媒體內容不同,人們選用不同媒體後,便有迴異的意見。誠然,現在的傳媒表達了很不同的圖畫。舉個今天的例子,有些報章和臉書群組說昨晚示威者衝擊警隊,所以被打,被打者受的傷是在前額或眼角(參考),但在另一些傳媒裡,卻有圖片顯示傷者是後腦被打,這可會是傷者轉身逃走時被追打所致(參考)。

撕裂源頭

當我們知道太陽體積比月亮大,我們無法相信月亮體積大過太陽。當我們知道某人原來平日愛講大話,而且不是白色大話,我們不會相信他是一個很有誠信的人。同理,當我們對一事件的事實認知不相同,我們對那事件的評價自然也會不相同。基於我們的資料來源,如果我們不為意要質疑資料來源的話,我們甚至會覺得自己很理性地推論出自己所持守的評價。

整體討論

那麼,如果社會出現這方面意見上的分歧,到一個地步構成撕裂,我們要歸咎的,有兩件事。

第一,為甚麼媒體表達出來的圖畫那麼不同,令社會裡不同人士之間對事實掌握有嚴重落差?各媒體背後有甚麼鬼主意、有甚麼利益考慮、有甚麼政治壓力?說到這裡,有些人可能立刻想說:「這豈不正是外國勢力在搗亂!」且慢,這裡還有很多可能性。不要忘記,劉進圖被斬傷只不過是八個月前的事,那不似是外國勢力所致吧?也同樣是八個月前的新聞,從「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可見,香港新聞自由排名連跌四年,「由2010年的34位,跌至今年61位。」而該報告亦不諱言,香港新聞自由排名下跌是受到中國影響(參考)。如果看到這些,你還是要認為那只不過是全世界傳媒共同炮製出來的大陰謀,堅持要把香港傳媒裡一切各說各話的現象歸咎在外國勢力在搗亂,這恐怕會是一個偏執妄想(paranoid)的看法,難以成理。

第二,細心的讀者或會已經想到,人們接收新聞資訊,並不像眼睛接收視覺影像那麼機械化和被動(留意,我無意暗示是完全的機械化,那只是相對來說而已)。最明顯的是,人們可以選擇多看不同傳媒資料,以求找出較全面的事實真相,而不是被動地任由某一傳媒塑造自己對事實的認知。這就是為甚麼上文第 (4) 點寫到最後,我寫了一個條件句──「基於我們的資料來源,如果我們不為意要質疑資料來源的話,我們甚至會覺得自己很理性地推論出自己所持守的評價」。那麼,撕裂背後的相關認知分歧的原因之一,可會是有些人從沒想過要多看不同資料來求證,或各人多看不同資料的手法極不相同。這裡很可能會出現某種意義的智性上的不盡責(intellectual irresponsibility)。

結語

若不是為了建構政治輿論戰,而是想理性和認真地面對社會人士對佔領行動的意見分歧及其引伸出來的撕裂,我們要追究的,一方面是今天的傳媒為甚麼變得越來越各說各話,另一方面是人們究竟如何對待不同資料來源,當中手法是否負責任。

假如每個人都接收類似的資訊,對事情真相有相近認知,他們最終會有南轅北轍的想法,是幾近不可能的。[1]但我不樂觀,因為這兩個條件在當下情況很難出現,並且,我們也不應排除另一類可能性,就是有些人即使認知和相信某命題P,他們還會因著其他偏見和利益考慮而故意不承認P,但這已超出了本文的知識論和智性責任的範圍,不贅。[2]

 

 

[1] 喜歡哲學的朋友不妨查看信念不由自主(doxastic involuntarism)的說法。

[2] 順便一提,按我這一段裡的觀點,在道理上, agree to disagree 的講法並不容易成立,但在現實裡, agree to disagree 卻是人們常常訴諸的解決紛爭的權宜手法。

分類:佔領

2 replies »

  1. 「基於我們的資料來源,如果我們不為意要質疑資料來源的話,我們甚至會覺得自己很理性地推論出自己所持守的評價」

    很感謝筆者教導怎樣認真看資料,令我發現了筆者本身正在積極示範怎樣玩弄新聞資訊!細看所提到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後有一些有趣發現:

    1. 為什麼要比較2010至2014呢?原來2010的34是香港近十年最高排名(排名包括170-180國家/地區)!文內當然不會提到我們2006-9排名順序是58,61,51,48!因為這樣便不能達到某主觀目的。其實,若你只關注最近的表現,那麼你也應該有興趣知道美國同期的跌福(20-46)比香港還大。可能也是受到中國影響吧!?
    2. 筆者當然也不會指出香港從2002有這「世界新聞自由指數」開始從未跌出亞洲頭四!以下是長期位於頭四國家/地區近十年排名(由2004順序,2011-12只有合計排名):

    日本: 42-37-51-37-29-17-11-22-53-59
    南韓: 48-34-31-39-47-69-42-44-50-57
    台灣: 60-51-43-32-36-59-48-45-47-50
    香港: 34-39-58-61-51-48-34-54-58-61

    根據文中本身引用參考中筆者不提的數據,香港的新聞自由狀況真的如筆者所説般差嗎?

    1. 你可能問那麼新加坡呢?不是經常聽到香港應學新加坡這樣或那些?以下是新加坡及一些其他行使「民主制度」的亞洲國家的近十年排名:

    印度: 120-106-105-120-118-105-122-131-140-140
    菲律賓:111-139-142-138-139-122-156-140-147-149
    馬來西亞:122-113-92-124-132-131-141-122-145-147
    新加坡:147-140-146-141-144-133-136-135-149-150

    由此可見,民主制度是不一定能確保新聞自由的。

    我對筆者十分失望,因為這文章以看似引用參考和聽落十分深奧理論裝成很客觀值得信任的論點。亦不滿他即使認知和相信某命題P不全是事實,他亦因著其他偏見和利益考慮而推P。不知他是故意玩弄資訊或是他自己𣎴止「從沒想過要多看不同資料來求證」而是同一份資料也看得不夠認真?

    近年那麼多這樣的極主觀扮客觀文章,難怪排名會下滑!(對不起,這沒有數據支持。)

Joe Wong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