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佔領】島嶼一夜天亮,人呢?/吉暝水

雨傘革命來到第二十一日。警方不斷清場,佔領者改作游擊策略。國家機器一出,市民又出來響應抗爭。這段日子,日常工作也難以集中。每一次動員,來來回回,都叫大家精神繃緊。累了,不光是身體上的疲倦,也是心理上的膠著。留守的人少了是不爭的事實,然而我相信這一場運動走下去是質變多於量變,質變也不爭朝夕,而是長期的功夫。

午飯時間來到金鐘,海富中心對開人頭湧湧,不比晚上少。眼下上班族比學生多,他們拿著飯盒或者快餐,坐在石壆上一邊吃一邊聊天,畫面十級震撼!有如外星人登陸地球。試想像,戶外曬、石壆髒,兩者幾乎都是「典型香港人」的大忌。現在大家好像很享受陽光,「離地」上班族不介意「貼地」。離開校園多年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紛紛加入小組討論。留守者的帳幕一路鋪開,綿延近五百米。區內有物資站、小食檔、晾衣站、教會、圖書閣,服務設施有救護站、社工輔導處,儼如小社區。在干諾道西走來走去,跟互不相識的人搭訕不再是奇怪的事。這種生活模式,土生土長的我在香港也未嘗遇見。

DSC_0523

昨日跟「村民」聊天時,我們說到走到今天,不知運動可以怎樣走下去。佔領者不斷要求對話,但政府一直未有展開討論。清場手法愈演愈烈,佔領者也演變出種種新奇有趣的不合作行為。但這些其實都不是我們最想要的──對話呢?公民廣場呢?普選呢?當日上午,旺角幾乎完全清場,我說「今日旺角俾人清左場」,鄰居指正我:「不是清左場,是嘗試清場,不是ed」。雨傘革命走了二十一日,香港人見識過胡椒噴霧、催淚彈、群眾鬥群眾等等,一波又一波的考驗之下,大家還是一次又一次站出來。每每想到這裡,總會覺得那是香港人不屈不撓精神的最佳例子。

你問我,運動會怎樣繼續?我不知道,但我對於政制讓步並不樂觀,然而就像另一個朋友所說「這次是公民教育速成課」。事情每天瞬息萬變地發展,我們從來沒有如此熱切地關心新聞,也從來未嘗如此接近土地。「灣仔紅十字會」、「金鐘道就快失守了」、「今晚有人衝龍和」……過去很多陌生的街名,現在都成為大家生活的一部分,進而納入記憶。因為佔領,大家前所未有地與我城發生如此親切的關係。黃色雨傘下,人與地、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讓我們經歷一次超真實的香港可能。

最近,我偶然聽聽台灣太陽花學運的歌曲,尤其喜歡黃建為的《三郎,我可不可以靠著你的肩膀》,寫在學運的第十五天,集會的人開始減少,也下著大雨的時候。容我以一段副歌為文章作結:

「島嶼的天色一夜亮了,不代表
島嶼上的人,從此就改變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