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四十年後回家去/聯合國難民署

攝影:©UNHCR / Brian Sokol

望穿秋水,回家的一天終於到了。

40年前,由逃離家鄉的一剎那,安東尼奧一直期待著回家的一天。當年安哥拉發生內戰,他逃到當時屬於葡萄牙殖民地的剛果民主共和國,一直滯留在異鄉。2002年,安哥拉內戰終於停止,但國內局勢不穩,難民仍未敢回去,現在,安東尼奧終於可以回家了。

回家的前一晚,66歲的安東尼奧坐在搖椅上,前後地輕晃著。他在金沙薩(Kinshasa)租來的單位裡回憶着他的過去,他的妻子、妹妹和孫女圍在他身旁細聽。安東尼奧難掩他的興奮與期待,他說:「我一想到將要回家就感到快樂無比。在自己的國家做公民總好過在他國做難民。自由是無價的。」

今年8月19日,攝影師Brian Sokol跟著這個四人家庭,從金沙薩出發,踏上回家之路。

安東尼奧一家先坐了七小時火車到達下剛果省的小鎮Kimpese,然後乘搭巴士到達邊界。一路上的喜與樂,沿著火車軌,奔向充滿希望的安哥拉。

從2002年開始,聯合國難民署推出「自願返回計劃」,鼓勵安哥拉難民返回家鄉。最後一輪的回家者約有三萬名前難民,包括安東尼奧一家。雖然他們一家在安哥拉將會面臨許多新挑戰,但他們的喜悅遠超過擔憂。「在抵達邊境的時候,我一定會興奮得手舞足蹈。」安東尼奧的妹妹瑪麗亞說。

安東尼奧一家人帶同他們所有行囊,包括滿滿的行李箱、塑膠箱和床墊。他們將不再需要的物品送給仍在當地的親友。他們是在最後階段「自願返回計劃」中第一批自願返回的前安哥拉難民之一。

安東尼奧一家人帶同他們所有行囊,包括滿滿的行李箱、塑膠箱和床墊。他們將不再需要的物品送給仍在當地的親友。他們是在最後一輪「自願返回計劃」中第一批自願返回的前安哥拉難民之一。

在準備返回安哥拉的前夕,安東尼奧和他的妹妹瑪莉亞在金沙薩租住的家裡收拾細軟,回望著多年的住所,太多感觸湧上心頭。

在準備返回安哥拉的前夕,安東尼奧和他的妹妹瑪莉亞在金沙薩租住的家裡收拾細軟,回望著多年的住所,太多感觸湧上心頭。

安東尼奧(黑衣者)推着載滿行李的卡車穿越金沙薩的街道,前往聯合國難民署和其合作機構的集合點以預備返回安哥拉。

安東尼奧(黑衣者)推着載滿行李的卡車穿越金沙薩的街道,前往聯合國難民署和其合作機構的集合點以預備返回安哥拉。

瑪莉亞和其他前安哥拉難民在剛果民主共和國首都金沙薩等待登上火車。第一段旅程是七小時的火車之旅,火車會將他們送抵下剛果省的Kimpese。瑪莉亞說:「能夠回家,我感到十分激動,我實在止不住眼淚了。」

瑪莉亞和其他前安哥拉難民在剛果民主共和國首都金沙薩等待登上火車。第一段旅程是七小時的火車之旅,火車會將他們送抵下剛果省的Kimpese。瑪莉亞說:「能夠回家,我感到十分激動,我實在止不住眼淚了。」

安東尼奧11歲的孫女法利亞正在金沙薩車站等待登上火車。她從未到過安哥拉,但對她對未來在那裡的生活寄予厚望。「我希望能成為一名醫生,因為我在安哥拉的叔叔和嬸嬸都是醫生。在我的家庭裡有很多醫生。」她想了一會,補充說:「但我從未見過他們。」

安東尼奧11歲的孫女法利亞正在金沙薩車站等待登上火車。她從未到過安哥拉,但對她對未來在那裡的生活寄予厚望。「我希望能成為一名醫生,因為我在安哥拉的叔叔和嬸嬸都是醫生。在我的家庭裡有很多醫生。」她想了一會,補充說:「但我從未見過他們。」

前安哥拉難民擠滿了金沙薩東站,部分人甚至坐在火車軌上。他們正等候登上前往Kimpese的火車,到達後會在中轉中心逗留一個晚上。

前安哥拉難民擠滿了金沙薩東站,部分人甚至坐在火車軌上。他們正等候登上前往Kimpese的火車,到達後會在中轉中心逗留一個晚上。

列車即將開動,幾個載着前安哥拉難民的車卡離開剛果金沙薩。他們都是在聯合國難民署「自願返回計劃」的安排下回家。這趟旅程全程約36小時,分別以火車和巴士將他們送抵安哥拉邊境。

列車即將開動,幾個載着前安哥拉難民的車卡離開剛果金沙薩。他們都是在聯合國難民署「自願返回計劃」的安排下回家。這趟旅程全程約36小時,分別以火車和巴士將他們送抵安哥拉邊境。

安東尼奧從火車窗口向外眺望。該列火車會向西行220公里到達Kimpese,在那裡他們將轉乘巴士到邊境。

安東尼奧從火車窗口向外眺望。該列火車會向西行220公里到達Kimpese,在那裡他們將轉乘巴士到邊境。

法利亞眺望火車窗外的景色。她將回到安哥拉──她祖先的土地上,並在那裡開展新生活。此時此刻,她五味紛陳。

法利亞眺望火車窗外的景色。她將回到安哥拉──她祖先的土地上,並在那裡開展新生活。此時此刻,她五味紛陳。

夜幕籠罩着這搭載了數百名前安哥拉難民的列車,正由金沙薩離開前往Kimpese。

夜幕籠罩着這搭載了數百名前安哥拉難民的列車,正由金沙薩離開前往Kimpese。

40 年後,安東尼奧抵達金巴古,在獲得放行至安哥拉的邊境之前,安哥拉的官員會先在這裏檢查他們的證件。 「我的根深紮在安哥拉。我的祖先也生於斯,回來一定更好。」安東尼奧說。

40 年後,安東尼奧抵達金巴古,在獲得放行至安哥拉的邊境之前,安哥拉的官員會先在這裏檢查他們的證件。
「我的根深紮在安哥拉。我的祖先也生於斯,回來一定更好。」安東尼奧說。

瑪莉亞(圖左)和法利亞準備登上巴士,這部巴士將會載著他們從剛果的Kimpesi到100公里外的安哥拉。

瑪莉亞(圖左)和法利亞準備登上巴士,這部巴士將會載著他們從剛果的Kimpesi到100公里外的安哥拉。

安哥拉的邊境官員已審核了馬莉亞的證件。馬莉亞拿着塑膠水桶,正準備登上這部跨境巴士。

安哥拉的邊境官員已審核了馬莉亞的證件。馬莉亞拿着塑膠水桶,正準備登上這部跨境巴士。

安哥拉官員核對身份後,跨境巴士越過邊境,送前難民返回安哥拉──他們的家。

安哥拉官員核對身份後,跨境巴士越過邊境,送前難民返回安哥拉──他們的家。

 

為何回家要等40年?

Map No. 4045 Rev. 7 UNITED NATIONS November 2011

Map No. 4045 Rev. 7 UNITED NATIONS November 2011

在戰火連天的情況下,前難民如何得知何時是回家的好時機?難民署的工作人員在兩地進行評估,確保在停火後前難民能順利歸家,並在回家後不會受到迫害的威脅。當局勢穩定的情況下,難民署便會啟動「自願返回計劃」。

是次「自願返回計劃」開始後首四星期(8月20日至9月16日期間),共1,972名前安哥拉難民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啟程,踏上回家之路。難民署預計,逾三萬名前難民將在計劃內回家。除剛果民主共和國外,近一千名回家者也從贊比亞(Zambia)啟程,返回安哥拉的家。我們會繼續統籌「自願返回計劃」,並協助當地政府負責協助難民的部門,包括安哥拉的社會保障及重返社會部難民處(Refugee Department of the Ministry of Social Assistance and Reintegration (MINARS) )及其他相關組織,以保護每一名因戰亂逃亡,現在終能回家的平民。

 

閱讀更多:

非洲地圖

安哥拉人道救援情況

難民署在安哥拉的工作

 

整理:覃詠欣-聯合國難民署公眾教育及傳訊主任

編輯:成淑嫻-聯合國難民署高級籌款經理

分類:社會, 難民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