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佔領】何時撤離與不合作運動/蔡錦源

10736219_10152479117452862_892329828_n去年10月15日,蘇錦樑以「一籃子」因素,宣告港視不獲發牌,引發10月20日10幾萬人遊行,連續多晚集會, 留守政總。只不過沒有電視看吧!但市民看到的是政府黑箱作業,一人話事,行政會議連紀錄也沒有,不依規矩不交代原因,否決一個完全符合條件的申請。一個電視牌照丟失了港人對行政機關的信心。絕大部份民意要求立法會議員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發牌真相,卻遭建制派阻撓,公義無法彰顯;到財委會吳亮星粗暴通過東北發展臨時撥款,市民對立法機關徹底失去信任(這個不信任包括泛民在議會再無所作為)。87顆催淚彈加上7警毆打社福界選委曾健超,司法系統的執法機關形象盡喪。一個號稱國際城市的地方,行政、立法、司法三權都失卻市民的信任,在任何時代,都是革命先兆,但香港只有和平的雨傘運動。

佔領行動以超乎所有人的想像爆發,橫跨港九,連綿20天甚至難以預計期限,無論是啟動者、反對者、打壓者以及當權者,都沒有一個退場的方案:沒有誰有能力勸說誰,沒有誰有器量跟隨誰。跟留守佔領區的人談話,不難發覺,大部份人都有一道氣:「胡椒噴霧食過,催淚氣體捱過,露宿了那麼多天,一點成果也沒有就撤退,如何嚥下這口氣?」

為意氣而抗爭其實很危險,雖然大家走出來的本意並非這樣。現在的困局是,沒有人有幻想兩大訴求(梁振英下台及人大撤回決定)會獲得回應。明知不會有回應卻又不願撤,都在等一個退場(或說下台階)的理由,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

其實,撇開對當權者的訴求,留守在佔領區,以致每天來支持的參與者,對這場運動有一個心中的訴求,能滿足這個訴求,大家都想回家。那就是:告訴我運動下一步怎樣走。當整體都接受公民抗命的概念,說著這只是個開始,會開展全民不合作運動,那告訴我如何不合作吧。「不合作運動」只是同一個概念(公民抗命)的另一個名字,大眾需要具體的行動,就如爭取普選時大家要求的時間表和路線圖。不需要等待政府或中央的回應,已經沒有期待,現在只要有個不合作運動的路線圖和時間表,大家就會帶著希望回家,重整裝備,等待呼喚,按時間路線抗爭。

當然,跟不義政權對抗的持久不合作運動,時間表和路線圖並非一時三刻所能制定。雨傘運動是一場民主運動,何不就在雨傘廣場以民主方式,循公民提名選舉「不合作運動籌備委員會」,制定行動綱領、時間表和路線圖。確定了這三件事,再經投票獲得雨傘廣場佔領者的授權,相信沒有人反對是安全撤離的時候了。那時,大家也不能再說「誰人不代表我」、「我沒有同意」的話,因為聚集廣場既是支持民主爭取民主的人,沒有任何理由反對經 由民主方式產生的方案。撤離後,甚至進一步作民間普選「不合作運動」議會,制定具體行動,全面公民抗命跟極權對抗。

分類:政治, 佔領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