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好上司的兩個元素 / 徐緣

即將離開工作了七年的公司,接受事業上另一個挑戰。遞信請辭那刻,回想七年光陰,心裡五味雜陳,但到離職前一周的今天,思緒沉澱所留下的,是無盡的感激。

曾經聽梁文道說過台灣文化人詹宏志的一句打工仔格言,大意是「不要於在任時說現任老闆的好話,也不要在離職後說前任老闆的壞話。」我深表認同。作為一個討厭擦鞋的人,我更討厭被人視為擦鞋仔,所以過往很少談及上司。但在臨近離職的這刻,我想好好表揚我的兩位好老闆:Hay 與 Anita。在他們身上,我學到怎樣做一個好上司。

Hay是我的直屬上司,他以身作則所展示的好上司元素,是胸襟。要面對我這類意見多多兼有強烈主見的下屬,不是件容易事。尤其在營銷廣告這一行,很多決定都沒有絶對的對與錯,例如選擇那種推廣手法才有效,往往出了街才知結果,情況好壞受當時市場狀況與競爭對手的回應影響,即使效果理想,也不代表被棄用的方案欠佳,因為把它放到市場驗証,又可能會引起另一番的競爭互動。對一個廣告創意的美感及功效判斷,則更無絶對準則,大家往往綜合個人品味、過往經驗及市場解讀做決定。是故公司內部可以對同一個創意,有強烈的正反爭論。

記得有一次,與Hay就一個廣告設計看法迴異。他所喜歡的設計,我認為大有問題,感覺老舊,我很擔心會影響品牌形象。大家相持不下之際,Hay問:「咁你想點?」我說:「我接受唔到出咗街啲人當係我做嘅,既然我地互相說服唔到對方,不如Call off整個廣告投放,慳番啲錢當Profit。」換來爽快一句:「殺你。」那廣告所推的是一個小品牌,抽起廣告對整體生意影響有限,矛盾就此解決,但我的當面頂撞,可能換來更深層的矛盾。但事件過後,一切如常,Hay沒放在心上。一段時間後我重提此事,他這樣解釋他的想法:「你對個廣告有堅持,其實代表你對件事、對公司上心,係好嘢嚟嘅。若果我要一言堂講曬話曬事,以後啲同事就唔會敢向我提唔同意見,我就好容易有盲點。」

有如此氣度的上司,我也對下屬特別包容,如非預視他們的提案有災難性後果,我都會讓他們嘗試,從實踐中的得與失中學習。而我這種鼓勵嘗試的管理方法,其實源於Hay對我的包容。

至於大老闆Anita身上所體現的好上司元素,是品性。Anita有很強親和力,說話溫文爾雅,很重人情。遞信請辭後我與她談了很久,說到答謝她的一瞬,她感概落淚,我也忍不住眼泛淚光,以往從來沒有想過,辭職會這麼感性。我跟Anita說,我這刻能夠做,以報答妳們知遇之恩的,是為妳們找一個好的替代者。我問:「請這個人妳有冇特別要求?」Anita印著眼淚回答:「幫我搵個好人,一個心地善良嘅人。能力當然緊要,但品性更加重要。」Anita重視品性有其道理,我們做生活用品的營銷,產品往往影響大眾生活,商業良心不能缺少,否則損害的不單是公司的商譽,更甚是傷害到平民大眾。善良的人也較少搞辦公室政治,更懂尊重及欣賞別人,而這是吸納人才的關鍵。Anita曾跟我分享,過往事業常得貴人相助,員工團結,完成了很多的不可能,我認為成事背後除了天命運數以外,她的良善品性有很大的助力。

一間公司的文化,是由老闆的性格演化而生。是故這家我效力了七年的公司,富有氣度與良善的基因。唯有時接觸一些員工,或因性格怕死,或礙於曾受其他公司的洗禮,總喜歡胡亂揣摩上意,言論自我審查,難得公司有這樣的兩位好老闆,也如此畫地自限,令人婉惜。若果她們能真切感受到Hay與Anita的開明,就會能更放膽地表達五花百門的建議,或跟老闆們多作溝通,在計劃開展期先釐清方向,減少捉錯用神重做工作的機會,亦避免做定萬七個方案供老闆選擇,但過程卻耗費了大量金錢時間,這樣是方便了老闆,但對公司卻做成一種浪費。

智利劇作家 Alejandro Jodorowsky有句名言:「Birds born in a cage think flying is an illness.」感謝Hay與Anita,過去七年讓我展翅傲翔,希望其他籠中鳥,也珍惜他們兩位為大家所創造這個可以自由飛翔的天空。

分類:生活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