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佔領路段重開反見擠塞 低排放區重整運輸系統/健康空氣行動

自佔領行動開展以來,政府在每天的聯合發佈記者會,總會向市民發佈佔領堵塞交通的訊息,強調上班及上學的大眾如何受到堵路的影響。

事實是否如此?除了訴諸個人的主觀感覺以外,我們或者可以從另一角度分析有關講法。

IMG_6922

佔領部分路段重開後當晚告士打道大塞車的情況

其中一個考察道路交通繁忙程度的指標,便是路邊空氣質素的變化,一般而言,當道路上的車輛越多,排放出的車輛廢氣便會越多,相關的空氣質素指標就會上升。

健康空氣行動早前於10月1日,曾於金鐘至中環、銅鑼灣及旺角等三個的佔領地段,量度路邊PM2.5懸浮粒子的空氣污染濃度,發現三地的空氣污染水平,都比世衛的建議水平低或相若。近日政府於金鐘道及銅鑼灣等地拆除路障清場並開放部份佔領路段,對空氣污染的水平又有什麼影響?

健康空氣行動於10月15日,重新走一次10月1日曾經探測過的路段,實地考察清場行動對該路面的空氣污染水平的影響。我們發現,三地的PM2.5污染物的濃度均大幅飆升。在局部通車的銅鑼灣、金鐘及中環的路段,PM2.5的平均值,分別上升了325%及344%!Graph1

或者會有讀者質疑,空氣污染水平上升的主因,是因為香港整體的空氣質素惡化,而不是因為政府重開部分中區及銅鑼灣路段。無可否認,10月15日全港的空氣污染的濃度,比起10月1日時的相關數據,總體而言顯著上升。昨日多個監測站的空氣質素健康指數,均達到甚高的水平。

然而,假如我們把昨日旺角、金鐘及銅鑼灣三個路段的資料作橫向比較,我們會得到不同的結論。由於旺角的佔領路段基本上和10月1 日時變化不大,因此可作為三地空氣污染水平變化的基準:旺角的PM2.5濃度上升幅度是三個地方之中最低的,只有261%。我們可以推論,旺角PM2.5的濃度變化已經反映了香港整體空氣質素變化的影響,而讓佔領路段局部恢復行車,就是導致金鐘及銅鑼灣PM2.5濃度上升百分比較旺角更多的主要變項,可見重開路段對空氣污染質素確有嚴重的影響。

讓我們再參考不同的佐證。就在重開佔領部分路段的第一晚,告士打道路面已經立即出現嚴重的交通擠塞;相反,曾親身走過佔領區的居民,會發現原來由西環跑步到金鐘上班,比乘巴士還快十五分鐘[i]。根據運輸署的數字,港島的平均車速長期維持在20km/hr,和單車的一般車速相若,政府是否應該重新思考,以車為本的交通運輸系統,已經到了要改變的時候?

城市本來就應該有更多樣化的交通運輸網絡,市民的時間不應該大量浪費於通勤之上。政府可考慮設立低排放區,並以電子道路收費的方式,禁止高排放量的車輛進入交通繁忙的市區核心地段,提供誘因讓有關車輛改用其他較不繁忙的道路,甚至於核心商業區設立行人專用區及專用單車道,以解決市區因車輛過多而引致的交通擠塞問題,還市民一口清新空氣。

表一:「遮打運動」佔領路段PM2.5數字比較(2014年10月1日)

chart1

表二:「遮打運動」佔領路段PM2.5數字比較(2014年10月15日)

chart2

表三:「遮打運動」佔領路段PM2.5數字百分比變化(2014年10月1日及15日)

chart3

[i] 例子轉自明報,《街知巷聞﹕佔領開拓馬路的可能》,2014年10月12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