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誰迫瘋了差人/YuenYan

STN03-01

pic by Stanley Ng

我不明白,為何暴力如此誘人

清場難免使用暴力,但為何將示威者抬至暗角痛施拳腳,為着一己的快感?報復被搶龍和道之仇?還是以秩序之名,行暴力之實?施行暴力的警員跟大家年紀相約,受同樣教育,生於相同的社會,為何忍心,痛打伏在地下的人,良知與惻隱之心安在?

剩下只有謊言

暴力一方,自命正義,美化一己的劣行,用「撤路障」,「舉高雙手不代表和平」等謊言,扭曲真實,警方公告對象不再是市民,只是跟同僚對話,維繫內部士氣。謊話說一千篇就代表事實,代表真理?當警方面子和尊嚴淪為草芥,餘下只是警方是「光明磊落」等廢話,全民挖苦許sir, 警方的說只剩下訕笑的意味。文明建立需要人人尊合的規範,不是一朝一夕,警方處身政府與市民的中間,不是易事,面對壓力,政府逃跑掉,剩下警員活在惶惶不安,政治上警方無能為力,只有暴力是其出路,跟抹黑,謊言成最後的避難所。

政治事,政治了

當中央說對話是最大讓步時,政府何時肯承擔責任,開展對話。

不要讓67暴動後,辛苦建立的警隊威名盡喪,也不要再讓建制派醜態百出。這兩星期,我學會不少新詞語,「加固」、「路障」…順民社會消失了,進化為公民社會,昔日很多做不來,不敢做,也踏出來,耗下去,消磨不是民間,只是政府的公信力。

警隊淪為警犬,施行暴力,康民署拒借維園等場地集會,政治不再中立,理由變作藉口,禮崩樂壞,百年香港,突然千瘡百孔。有權力者瘋狂揮舞權力,向無權者張牙舞爪,掩藏內心的恐惧和無力,時代已變,暴力帶來的懼惧,不復有效,只是抗爭者的催化劑。懦弱的CY和高官迫瘋警方,示威者雖受皮肉之苦,法律追究,政府卻面對長期失控和失效。CY憑689票斷送百年香港,請用文明處理政治問題,暴力只能遣生衝突,學聯要求是卑微,只望政府公正提交港人普選意見給中央人大。台灣23日的太陽花運動有3次對話,而香港至今18天的雨傘革命,對話卻屢被回絶,請政府用文明和對話解決普選問題,不要撕裂香港。

分類:抗命時代, 政治

Tagged as: ,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