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

動新聞勸不退大媽‧廁所驚現禁制令 / 譚蕙芸

晚上十一點,隨朋友私家車駛入將軍澳工業區,路上遇上警察 block,我從車窗探頭一望,交通警點頭示意我們可前進。我和同伴也奇怪:不知道這些 block 是否要來阻止旅遊巴把示威者車進壹集團。我笑說:「我們的樣子不像大媽,所以放行?」

壹集團位處偏僻,車裡有一位壹集團前記者帶路,也兜了一會路才找到,可以想像,示威者要入來要有多大「誠意」,若沒有旅遊巴接載,根本沒法成事。甫下車,警察就查問我們是那間傳媒的記者(態度尚算不錯,似乎是擔心我們有事多一點)。

IMG_5649

走近人群,我呆了,這個畫面我從未見過。幾十個中年男女,通通戴口罩,坐在馬路中間,中間隔著薄薄的一條警察人鍊(警察的眼神彷似說:「我覺得而家呢個位置做緊既嘢好無聊」),由一圈年輕人反包圍(相信是蘋果日報的記者和職員),包圍者說:「收工未呀?」「咁夜番屋企啦?」被包圍的中年男女,雙手緊緊抱著頭摀住臉。我從未見過示威者有這種身體語言,既不是理論,也沒戰鬥力,只是咬住牙關死守的樣子,但又隱隱透露出一種羞辱感。不少人見過都忍不住說:「好似警察拉賣淫集團的景像。」偶爾一個維園阿伯勇武起來向包圍者爆粗,有零星火藥味。

蘋果日報外有兩條L字型的馬路,駿盈街駿發街,示威者分兩組,分別堵塞兩邊路口。走近大樓,懸掛在牆上的喇叭發出雙語廣播,重覆又重覆:「我地代表蘋果日報通知你地,禁制令內容如下,不得干擾進出蘋果大樓的員工,違反有機會監禁…」廣東話那把女聲,正是平日常聽到的動新聞配音員,最搞笑係佢個語調,雖然強裝嚴肅,但難免令人諗起動新聞那種尾音吊起的 tone。那個普通話版,氣勢強很多,也是女聲,最後一句好荒誕:「潮潮厘敏,呢至呢 kai,呢至呢 kai(求求你們,立即離開)。」當然,你有你播佢有佢坐。

駿發街尾正是 tvb 電視城,遠望可見,昏黃街燈下 TVBUDDY 擺出招牌扭屁股姿勢,再回看面前的示威人堆,我的同伴忍不住說:「真係好似拍戲咁。」講落又真係幾似,接近壹大樓那邊數十個示威者坐在地上,無厘神氣,就好似在橫店影城拍古裝劇幾十蚊人仔聘回來的咖喱啡的工作態度,唯一是領頭人「霞姨」比較激動有戲。人堆前面拖著一條大 banner,上面用簡體子寫著「黎胖子漢奸走狗」;示威者手持標語,也有獨特的修詞風格:「肥佬黎禍港漁利,人神共憤」「毒蘋果蠱惑占中,學生當炮灰!」我在香港生活咁耐,都未聽過「黎胖子」如此 cutie 的稱號。

我和同伴走進示威者堆裡,細聽他們的話。大部份時間他們都是用疑似是潮洲話溝通。偶爾和蘋果員工衝突後,大媽激動用歪歪的廣東話申訴著:「啲坑簡人(香港人)話我地係大陸人,你地唔係大陸人嗎,香港人唔係都係中國人嗎?」「香港本來好繁榮安定都給你搞亂啦!」講講吓就會有黎胖子出現:「佢阿媽同阿妹肯定畀黎智英瞓過。」(眾和議)沉寂了一段時間,一位激動大媽覺得大家死氣沉沉,用普通話鼓動:「我們站起來!(和敏爭齒lai)」怎知大部份都寧可呆坐著。我看到,有部份年紀老邁的婆婆,帶著櫈仔在呆坐,一臉茫然。一位衣著光鮮,一頭白髮恤得像陳方安生般整潔,戴朱二盛珍珠項鍊,優雅地抱著不知是真假的名牌手袋,她的臉如死灰。我們問:你累嗎。她答:不累。一些中年男索性戴著口罩倒頭在路邊大睡,旁邊有一箱礦泉水和一袋菠蘿包。

數十警察在場,但蘋果職員和示威者偶爾也會有衝突。就像一個「迷你金鐘佔領區」,你會看到大媽拍打記者相機,便有人舉手包圍她,等好久才有警方處理。幾個火爆阿伯到處挑機,與男記者扯來扯去,也見怪不怪。他們看到單反相機就敏感:「你做乜帶呢個嘢,係咪假記者?」

在群眾中,清楚可以領頭人物,他們拿着擴音器,與三兩個中年男人圍著討論。我靠近聽到他們說:「截稿….印刷」。據蘋果員工說,示威者每晚校正十一時到場,一直待到凌晨五時,為的是阻止載在報紙的車離開。星期一,大部份蘋果日報沒法面市。昨晚蘋果把出廠時間提出,算是突圍了一天。

我是一個前記者,看到行家要提早交稿,犧牲了晚間採訪時間;又或者要放下採訪工作,走上街勇武反包圍示威者,爆發語言肢體衝突,覺得很悲涼,更是荒誕,一位在現場「抗爭」的蘋果港聞行家說:「入行廿年,我無諗過原來真係要上街保護份報紙出版囉。原來新聞自由不只是嗌兩句口號,寫吓新聞稿,或者靠記協出聲明,一定要企出來才能出版一份報紙,諗都未諗過。」一位我認識的男記者,早前被大媽老屈非禮,請他再道出辛酸,他很難委地說:「唔好講啦,二次傷害呀。」又感嘆:「做咗廿年記者,呢幾晚簡直『超想象』『超幻象』。」

更難想像的事還有。我看到示威者魚貫走進附近另一工廠大樓,細問之下,原來旁邊是「美亞影碟」的廠房,該大樓把廁所開放,方便示威人士。我和同伴都表示人有三急,需要用廁,看守的人竟釋出善意:「警察我地都讓佢用,女廁上三樓啦」。於是我就和大媽示威者,一起上三樓,走過了「一代宗師」「性工作者十日談」的電影海報,行入女廁,洗手時赫然發現,在洗手盤旁邊的一個洗地拖用的兜裡,發現了一份由蘋果日報發出給示威者的香港高等法院的禁制令。我想,應該是有人把禁制令交給示威者,示威者「黎手」把它扔進廁所。香港的法治,如今已被遺棄在溝渠。

10679531_10152395900523244_5782152734013919993_o

廁所裡的禁制令

分類:傳媒, 佔領

4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